柏林牆倒塌前:必須汲取北京事件的教訓(圖)

柏林牆倒三十年——共產主義興亡

2019-11-11 07:55 作者:陳奎德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參觀者在1989年柏林牆照片前(Sean Gallu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11日訊】萊比錫的燭光點燃歷史聖火

1989年6月4日,中國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中國學生與市民的犧牲及中共的殘暴震驚了東歐,震驚了全球。人們對共產主義已經徹底絕望了。

此前,戈爾巴喬夫的新政以及波蘭團結工會的先例表明,蘇聯已經缺乏意願甚至也缺乏力量去幹預東歐國家內部的變革和獨立傾向了,這就極大地鼓勵了這些國家人民的勇氣。

在東歐諸國中,匈牙利揚鞭在前。自1986年起,它加快了經濟自由化進程。並且,或許來自一戰前奧匈帝國幽靈的暗示,匈牙利拆除了與奧地利之間的邊界(警報)障礙。這是一個訊號,意味著東西歐之間的界限第一次鬆動。

就在同年8月,東德人獲准自由到匈牙利旅遊,很多旅客藉此渠道進入西德駐匈牙利的大使館或領事館申請政治庇護。9月,匈牙利邊界完全開放,捷克斯洛伐克也緊隨其後配合,於是,小股人流匯成了洪流。三天之內竟有一萬兩千東德人湧向了西方。這是東德崩潰的前兆!

1989年10月6日,東德慶祝「建國」40週年及其所謂「社會主義的勝利」;與此相對照,東德的防暴警察正同各個城市聲勢浩大的反政府示威民眾發生激烈衝突。這些抗議活動是由著名的反對派組織「新論壇」以及路德教會領導的。正當此時,戈爾巴喬夫抵達東柏林訪問,他告誡驚慌失措的東德首腦昂奈克「只有抓緊時機進行改革才有出路」。

由佛瑞爾牧師主持的萊比錫的聖.尼古拉教堂,成為東德的自由心臟的起搏器,東德對共產主義說不的第一聲吶喊,由此噴湧而出。

1989年10月9日,面對當局事前嚴重的恫嚇和威懾,萊比錫的祈禱者們個個手持蠟燭默默走出教堂,走進人群,燭光遊行沿途擴展,愈益壯闊。途中有7萬6千名德國軍人嚴陣以待,槍口森森。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恐怖與血腥氣味……。

不足半小時,遊行人數已增加到七萬,除卻老幼弱病殘,規模相當於傾城而出。

隊伍經過萊比錫消防總隊的時候,消防隊長剛好接到東柏林來電,問詢萊比錫情況。啞然失語的消防隊長乾脆把電話聽筒直接對準了窗外,密集的人流正緩緩通過街面,東柏林當局從聽筒裡聽見了萬眾一心、三聲一組的重錘反覆砸響:「我們——就是——人民!」

當時東德的黨與國家領導人埃貢.克倫茨(Egon Krenz)認為,"必須汲取北京事件的教訓,絕不能對示威民眾使用軍事鎮壓手段。"他對萊比錫當局的回答明確果決:不要開槍!而且,撤下軍警。

7點30分,萊比錫黨部大樓哈肯貝格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大作,守候在一旁的哈肯貝格抓起電話,聽筒裡傳來了柯倫茨的指示:避免與人民發生任何衝突,撤離所有軍警武裝。

蘇聯共產黨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那時說了一句警世名言:「生活將懲罰那些遲到的人!」在接下來的東德民主浪潮期間,他將蘇聯十萬東德駐軍按兵不動,這一明確默許,對共產東德是一個直接信號。

那次週一遊行之夜,「是耶穌精神之夜,因為那一夜無以成敗論是非,無以輸贏論高下,無人被打翻在地,無人丟失顏面」。弗瑞爾牧師的感覺超越個人利害、超越群體利益、甚至超越教會「肢體」,涵蓋對立的雙方及至全體:「那是一種巨大的被拯救的感覺」。自今夜起,東德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東德了」。

柏林牆轟然崩塌

次日,10月10日,一位東德外交官,內褲裡藏著謝夫克在尼古拉教堂鐘樓頂錄下的遊行實況錄像帶,平安離開了東德。

第二天,萊比錫七萬人和平遊行的畫面傳遍世界,燭光照亮東德更多人的靈魂。同日,波蘭政府宣布,拒絕把試圖經由波蘭離開東德的市民送回東德。

10月13日,東德幾乎所有被囚禁的良心犯獲釋。

10月16日,東德宣布取消前往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蘭的旅行限制。東德各地效法萊比錫,爆發了更大規模的週一和平遊行。萊比錫週一遊行的人數再度翻倍為15萬。

10月18日,昂奈克被迫下臺並被軟禁。此後,德國各政治反對派和政黨應運而生。東德各大城市此起彼伏爆發了空前未有的更大的示威浪潮,要求民主化、新聞自由和真正的選舉。

11月5日,一萬多東德人有的開汽車、有的坐火車、有的步行經捷克到達了西德。

11月7日,東德民眾湧入西德的速度達到每小時120人,這些移民大都相對年輕,有技術,懂專業,東德實際上已出現國家動脈大出血!在此嚴峻形勢下,東德黨政領導集體辭職。嗣後,黨內改革派主掌了政權。

11月9日,偉大的瞬間降臨!東德被迫放棄了邊界管制,如春潮洶湧,數以萬計的東德人進入西柏林,歡欣雀躍的人們搗碎柏林牆,登上勃蘭登堡大門。從此,矗立了數十年的鐵幕的象徵——柏林牆倒塌了。它進入了歷史的煙塵之中。這一天,成了標誌共產主義失敗的歷史性日子!

東德的與其他東歐國家不同之處在於,它的民主轉型是與東西德的重新統一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因此,它獲得了同胞的熱情聲援。

類似波蘭與匈牙利,東德的各政黨與組織於1989年12月8日召開了「圓桌會議」,與會的有德國統一社會黨(即共產黨,後更名為民主社會黨)、以前的民主黨派、「新論壇」和教會代表等。會議決定,於1990年5月6日舉行真正自由的人民議院選舉。

1990年1月28日,東德總理與「圓桌會議」各政黨與組織代表達成協議,選舉提前於1990年3月18日舉行;之前,參加「圓桌會議」的在野黨各派一名代表參加政府,而政府派一名部長參加「圓桌會議」;地方選舉仍於90年5月6日舉行。

1990年3月18日,東德舉行了40年來首次自由的人民議院選舉,主張統一的親西德的基督教民主聯盟取得勝利,獲得40.8%,加上盟友共52%的選票,而原共產黨只得到16.4%選票。這一結果,不僅標誌著人們對共產主義的唾棄,也標誌著對東德的唾棄。於是,8月31日東西德簽署了統一協定,德國的統一已經勢在必行了。

1990年10月2日,兩德正式統一,原共產東德的疆域並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版圖之中。經過40年的分離對峙後,一個統一的德國重新屹立在歐洲的心臟地帶。

德國的前面展現出一個強大而光輝的前景。然而與希特勒德國崛起時不同,這次它的鄰居們並沒有表示出恐懼與敵意。因為西德作為民主的西歐之一員,它對二戰的德國歷史有極深的懺悔,同時它也已經積累了40年的民主憲政經驗,並且構成了它的強固傳統了。各國希望統一的德國在世界經濟和政治舞台上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