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指標顯示中國經濟寒冬已至 80後最慘 一切或許已太晚!(組圖)

原標題:中國經濟寒冬已至為什麼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最慘?

2019-10-27 07:00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28
    小字


寒冬(Pixabay/CC0)

【看中國2019年10月26日訊】中美貿易戰已經持續一年半,時而硝煙瀰漫,時而偃旗息鼓。近日,中美雙方就第一階段協議達成初步共識。10月15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又使中美貿易協議的簽署再次蒙上陰影。很多朋友都憂心忡忡,他們在問中國經濟到底情況如何?今天,我就與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10月18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今年第三季GDP同比增長6%,這個數據創下了自1992年中國有GDP季度記錄以來的最低記錄,也低於預期的6.1%。但儘管如此,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還是認為GDP數據被嚴重高估。

向松祚指出,即使按照官方數據,今年5月至9月全國財政收入一直是負增長,企業利潤增速大幅下降和負增長,居民收入也沒有快速增長,個稅收入前三季度下降近30%,這些加起來就是GDP。這幾項都是低速增長或負增長,加起來的GDP怎麼還增長6%?他分析說,如果是減稅導致財政下降,GDP依然維持6%的增速,那麼,要麼企業利潤快速增長,要麼老百姓收入快速增長,但這兩者都沒有出現。向松祚去年12月也曾公開質疑中國官方的GDP數據造假。他說,中國統計局GDP的數據仍然是6.5%,但據一個非常重要機構的一個研究小組內部報告,一種測算是,2018年中國的GDP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另外一種測算是負值。

縱觀中國的經濟形勢,繼續強勢崛起之說已成笑談。經濟下行、衰退是客觀事實。從目前我們看到的各種指標,無論是GDP、工業增加值,社會消費零售總額,或者非常具體的,比如房地產的銷售,汽車的銷售等等,都證明了經濟下行的事實。

關於中國經濟危機,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女士早已發出警告,那就是中國人要做好經濟泡沫破滅的準備了。她在清華大學金融學院舉行了2018年畢業典禮上說:中國人在經濟泡沫中狂歡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卻後的準備是每個國家、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中國資產泡沫越來越大,不止是房地產,其它行業也出現泡沫化的現象,尤其是金融行業。當資產泡沫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破裂,其結局就是呼嘯而來的金融風暴。

第一、我們談談外資企業撤離的問題

目前幾乎所有知名外資服裝品牌和運動品牌包括阿迪達斯、耐克和優衣庫均已關停國內的直屬工廠,代工企業都在紛紛撤離中國。而消費領域,幾乎所有的外資零售企業都在逐步離開中國。更為可怕的是,電子信息製造業龍頭外企三星和富士康也在加速撤離中國。


富士康工廠外的工人(AFP/Getty Images)

雖然外資企業佔全國企業不足3%,但創造了一半的對外貿易、30%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30%的稅收收入。在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四大城市中,廣州的外企佔據全市工業總產值規模的62%以上;在上海,外資貢獻了2/3的工業總產值;而外資對深圳的經濟貢獻高達70%。可以說,是外資企業撐起了四大一線城市的藍天。外資撤離直接影響數以億計的百姓就業問題。

有數據表明,2013年,在外資(含港澳臺)企業就業人數達到2963萬人,到了2014年和2015年,在外資企業就業人數分別為2955萬人、2790萬人。到2016年,外資企業就業人數更是下降到2666萬。按照官方估算的數據,中國全部外商投資企業吸納的直接就業人數遠遠不止兩千多萬,而是超過了4500萬。國內還存在大批依靠外資生存的供應商、上下游企業,粗略估計受影響的人數應該是數以億計。

外資企業的撤離預示著中國已存在嚴重的失業問題。

第二、再看看實體經濟

國家統計局最新的數據顯示:

2019年1至8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1.7%;8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2.0%。

經濟發達地區的工業企業利潤出現兩位數下降:北京下降14.4%、河北下降11.2%,山東下降13%。中國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上海則下降19.6%。江蘇、廣東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10月14日,海關總署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9月中國出口同比下降3.2%,進口同比下降8.5%。

據浙江統計信息網最新統計信息顯示,1至8月,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僅2.8%,而全國平均水平則出現負數,同比下降1.7%。

中國外貿出口大省廣東下降0.4%,而被稱為中國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上海則下降近兩成,下降19.6%。實體經濟不振顯示出中國經濟已陷入困境。


經濟大省集體跳崖(STR/AFP/Getty Images)

第三、政府和居民債務

財政部2019年1月23日發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83862億元。政府債券180711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3151億元,總共政府債務餘額大概是36.60萬億。截至2018年末,如果以債務率衡量地方政府債務水平,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率為76.6%。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GDP初步核算數計算,政府債務的負債率為37%。2017年以顯性債務衡量的結果來看,就有7個省的債務超過了100%的警戒線,如果加上隱性債務,全國除了海南和西藏,其他29個省的債務率都超過了100%的警戒線。

據社會科學院相關部門的統計,2018年中國的居民槓桿率水平為53.2%,而在2008年負債率不到20%。杭州、廈門、深圳、珠海、廣州、南京、合肥、蘇州八座城市的居民平均貸款數額已經超過了存款數額。上海財經高等研究院一份報告稱,2017年中國家庭的負債率,就已經高達107.2%。高房價佔據了很多人未來20-30年一半的收入。

政府和居民的高債務意味著什麼?意味中國的經濟泡沫隨時會像肥皂泡似的破滅。


(網路圖片/法廣RFI)

第四、貨幣超發

中國債務猛增與貨幣超發有著必然的聯繫,在1990年的時候,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也就是我們常說的M2發行量是1.53萬億,截止到2018年3月,中國的貨幣M2發行量達到173.99萬億元,這意味著28年的時間,人民幣的發行量增加了100多倍!而中國的GDP和國民人均收入卻遠遠沒有達到這個驚人的增長水平。如果按匯率來折算,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M2)是27.67萬億美元,這個數字已相當於「美元 + 歐元」M2總量。

到2019年9月,中國的貨幣M2發行量已經超過195.23萬億。過去幾年,中國應對經濟困境的方法就是拖字訣,一出現GDP增速下降的跡象,就立馬狂發貨幣,只要經濟一下滑,就開動機器大印鈔票,就開始降息,就開始寬鬆。但狂發貨幣的基礎是實體經濟在同樣保持快速增長,這樣才能把企業貸款變成利潤來支付本金和利息,否則就變成憑空印鈔,只會讓貨幣出現貶值預期。如此印鈔速度確實堪稱恐怖!


(Scanrail/Adobe stock)

第五、房產稅

時寒冰先生認為:「2018年1-6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104331億元,同比增長10.6%。其中稅收收入91629億元,同比增長14.4%。而今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8%,其中,二季度同比增長6.7%,對比一下就知道了,稅收收入的同比增速是GDP同比增速的兩倍多,而這種狀態已經存在了很多年。

問題是,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已經逐步顯現出來。投資、出口和消費,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當出口面臨貿易戰阻礙的情況下,以有關部門的行為習慣來看,加大投資幾乎是促進經濟穩定增長的唯一選擇。但投資需要龐大的資金,錢從哪裡來?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尤其是當貿易戰給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日益顯現出來時,加大投資的迫切感與焦慮感急速上升,就必然會推出房地產稅。如果開徵房地產稅,毫無疑問,會影響到房價。持有房產開始面臨著成本壓力,在房地產本身就已嚴重透支民眾財富的情況下,房價出現調整也是順理成章的。房價調整的幅度取決於房地產稅怎麼征,稅率的高低等等。」房價如出現暴跌乃至崩盤,中國經濟就會像多米洛骨牌一樣倒下。

為什麼中國經濟會衰退的如此之快呢?

向松祚教授認為,企業家信心不足是經濟加速下行的關鍵原因。如何讓民營企業家安心,順心,放心,願意長期投資,不想移民,不想轉移資產?這個必須從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產權,保重民營企業家各項權利才能實現。另外一項重大改革就是國有企業,這個大家都知道。今天國有企業有真正的改革嗎?除了一再強調加強黨的領導之外,還有哪些真正能夠激發企業家活力的改革?

不僅如此,杭州市還向100家民營企業派駐政府事務代表,對民營企業進行全方位監控。9月20日,聯想控股公司董事長柳傳志不再任聯想控股(天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公司董事。柳傳志是繼馬雲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長、馬化騰9月19日卸任騰訊旗下「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後,又一個重量級的民營企業家卸任相關職務。

有學者指出,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可以依靠貨幣放水、土地壟斷、政治因素所促成的房地產盛宴,支撐起經濟的長遠發展。當實體經濟凋敝,外資企業紛紛逃離,這片土地最終只會增加更多的失業人口在飢寒和絕望中掙扎。危機的發生,可能像灰犀牛一樣,突然迅速扑到你的面前,當你察覺的時候,或許一切都晚了。

經濟學家高善文去年曾經感嘆道:我老了,也財務自由了,靜觀其變。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最可憐,如果這次主政者走錯了路,年輕人這輩子就只能洗洗睡了。

面對中國經濟的困境,中國當權者還在忽悠「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大多數中國人還沉浸在大閱兵的震撼和「厲害了我的國」的狂想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