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山打牛與「飛翔豬」

2019-10-24 08:15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9年10月24日訊】中美貿易摩擦已經持續了一年多,在中美之間尚未形成最終結果之前,一眾殉葬者卻已經產生了,相當於兩位拳擊手還在台上你來我往,但圍觀者卻「咕咚、咕咚」地倒下了。

改開初始時期,中國對很多國家和地區都可以實現貿易順差,這很容易理解,因為當時中國的生產要素價格比較低。但隨著經濟的不斷快速發展和資產價格泡沫的膨脹,貿易順差就會逐漸走低,現在主要的貿易順差就集中到了美國和歐盟身上。

貿易順差實際就代表了財政收入和就業機會,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髮展和美國內部社會問題的不斷加劇,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也就開始了,這是一種歷史的必然性,不必奇怪。

最終,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髮展和經濟增長方式的轉型,貿易順差總會走向收縮甚至出現逆差,這是經濟規律,一切都是趨勢使然。

人民幣本質上是外匯本位制,其實,所有非美貨幣都是外匯本位制,一旦國際收支出現長期逆差,本幣的發行機制就難以長期穩定運行,這包括歐元日元等貨幣。可當國際收入減少之後,如果人民幣無法繼續快速擴張,就會對債務和銀行體系產生巨大的威脅,這顯然是不准許的。此時,就需要維持國際收支的基本穩定以滿足人民幣適當擴張的要求。這就要求在出口增速放緩之後,要適當抑制進口,以維護國際收支基本平衡。2019年9月以美元計的中國出口同比-3.2%,進口同比-8.5%。1-9月出口累計同比-0.1%,進口累計同比-5%。出口增速與進口增速之間的裂口反應的就是這種控制國際收支平衡的基本需求。對於中國這個高速發展了20多年的經濟體來說,現在所出現的一系列現象都不奇怪,都是經濟發展的必然過程。

中美貿易摩擦之間的焦點之一是貿易不平衡,如果未來削減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就會繼續擠壓到進口。而中國進口遭到擠壓(即控制資本輸出)就會對那些對中國貿易(和資本)的順差國產生衝擊,形成了隔山打牛的效應。

在中國的貿易逆差國或地區中,首當其衝的是一個被世界銀行稱作「Other Asia」(亞洲其他地區)的地方。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7年中國對該地的逆差額達到了驚人的1120億美元。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在中國身上賺走了這麼多錢?但基於是一家人,也基於對岸統計的數字只有三百多億美元(與世界銀行所統計的數字差距甚大),就沒法細說了。

第二位可不是一家人,從去年開始隨著該國出口的不斷下滑成為了倒霉蛋,經濟萎靡不振,這個國家就是韓國。2017年,韓國從中國這裡賺走了748億美元,2018年為556.8億美元,2019年1-6月為116.4億美元,當對中國出口下滑之後,加上世界經濟的低迷,韓國出現苦日子也正常,韓國總統文在寅「咕咚」倒下了。貿易順差

第三位是澳大利亞,2017年通過貿易從中國賺走了536億美元,同時它又是中國資本的主要接收國。2018年澳大利亞對中國的貿易順差降為320.9億美元,2019年1-6月為242.7億美元。對澳洲來說,接受來自中國的資本意義重大,彭博曾援引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數據表示,來自中國的投資正呈現出自由落體般的下降趨勢:從2016年158億澳元的峰值逐年下降,2017年跌至96億澳元,2018年更直接被腰斬至48億澳元。這就從貿易和資本兩個方面打壓了澳洲經濟。所以,澳洲聯儲今年在降息的道路上一馬當先,甚至現在就已經預期負利率,也屬於形勢所迫。澳大利亞總理莫裡森也「咕咚」倒下了。

那麼,未來是否還會有圍觀者倒下?應該還有,那就是第四位,2017年在中國賺走了299億美元,這個國家是巴西。2018年巴西更進一步,在中國賺走了311億美元,更重要的是2018年巴中貿易順差佔巴西總貿易順差583億美元的53.3%,一旦巴中貿易順差減少,日子更夠嗆。

巴西向中國出口的主要商品為大豆、原油、鐵礦石、紙漿和肉類等,與美國欲向中國加大出口的原油、天然氣、農產品、肉類等有很高的重合度。一旦中美之間達成貿易協議,預計巴西的貿易順差很可能需要比較大幅度地壓縮。也就看到了最近巴西雷亞爾的走勢,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很可能是下一個倒下的傢伙。如此,大概也就知道他為什麼將於10月24日至26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主要還是為了錢吧。

可以說,「巴西雷亞爾」在以忐忑不安的心情圍觀中美拳擊賽,一旦形勢不妙,就會立即臥倒。美元兌雷亞爾只要越過了1:4.25,就是一馬平川了!

韓國、澳大利亞、巴西都是世界上的明星經濟體,在中國經濟轉型和中美貿易摩擦的大戲中,作為圍觀者很難受。還有很多小經濟體,其耐受力更差,就不再細說。

當然,這些經濟體的問題不能全怪中國,還與今年世界經濟大局有關。在全球經濟增速回落的情形下遇到一系列問題也算正常。但資本傳導與貿易鏈條的傳導作用,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分析各國經濟問題的方向。

這實際就是投資,因為可依此預計央行的做法。年初(是三月)的時候,我預計美聯儲會在今年降息,當時美元標價的貴金屬價格還比較低迷,絕大多數人並不敢在這種低迷時期介入,這是可以理解的。但美聯儲的降息行為徹底激活了貴金屬市場,如果預計到美聯儲在今年會降息,就有膽量根據技術圖形在年初介入(現在關注貴金屬市場的,已經不是先知先覺,而是屬於抬轎子的)。如果預計到韓國、澳洲、巴西央行的舉動,當然也就比較容易對投資活動進行決策。未來,如果可以預計天朝央媽的升降息行為,自然也就掌握了投資活動的大綱,讓投資活動可保不敗。

方法最重要。

今天的最後想提一個問題:基於中國政府正在大張旗鼓地鼓勵養豬,多數人就預計明年中期這個行業會逆轉,豬肉價格會回落,這種情形會發生嗎?這裡有一個疑問,如果大家都是這種預計,那些中小規模的養殖戶會不會在農曆新年前後、依托現在豬肉的超高價格退出市場?終歸這是千載難逢的退出良機,一旦繼續養殖到明年中之後,隨著需求淡季的到來和供需局勢的逆轉,養殖戶再也難以實現現在的高利潤,甚至可能又會陷入長期的虧損(2018年以前四年的情形應該還歷歷在目)。如果明年中這個行業將出現逆轉,又不在農曆新年前後退出的話,自己可就真成了豬了。一旦農曆新年前後有養殖戶大規模退出市場,明年中期豬肉的供需局勢還能得到有效的緩解嗎?所以,現在不要急於對明年中期的豬價下結論。多數人的預期注定永遠是錯誤的,這個問題到農曆新年前後應該可見端倪。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