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粉身碎骨」何所懼 問西藏人就知道(圖)

2019-10-17 12:43 作者:《上報》李濠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民眾14日晚集會中抗議警察暴力。(看中國 李天正攝影)

【看中國2019年10月17日訊】就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尼泊爾,利用和該國總理奧利的會談強調,「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還說「任何支持分裂中國的外部勢力只能被中國人民視為痴心妄想」。香港歌手何韻詩隔天就在紐約為「反送中運動」開唱,演唱會題為:We are here,We are alive。這已不只是強權、弱者,或是石頭和雞蛋的對比,那已是人類文明和野蠻的清楚對照。

香港局勢發展至今,從遠因到近況,本質上「搞分裂」和「外部勢力」的成分本來就不高,一切是從對中共的不信任起始,更多的是之後連月來,因共黨控制下暴警的種種惡行,不斷節外生枝,自我堆疊仇恨,「反送中運動」才直至步步演化成「光復香港」。

就像當年中共指控美國CIA協助達賴喇嘛逃往印度,但時序上,即便CIA中期確實曾介入訓練西藏志士,以反抗中共暴政,那也是中共在西藏地區每日進行逮捕、追捕、折磨西藏人,在被抄家之下,迫其自殺、逃難等等摧殘之後的事,故意錯置時序因果,一直是中共對內、對外尋找辯詞的故技。

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曾在自傳中描述自己和中共週旋的經驗,他發現,中國的官員好像永遠都懷疑別人在背後搞鬼,如果有人拂逆其意,他們就會勃然大怒,而且對全世界都疑神疑鬼的。因而西藏人有句俗諺:「西藏人毀於希望(太過天真),漢人毀於猜忌。」

近期香港抗爭期間,美國現任最年輕參議員霍利(Senator Josh Hawley)自拍短片,聲言:有時候,一個城市的命運足以代表整個世代即將面對的挑戰。30年前是柏林,今天輪到香港。因此,整個自由世界都把目光放在為自由而戰的香港人身上。

霍利這席話,自然成了挺共人士「逮到外國勢力介入的另一例子」。但霍利的現身,卻一樣是中共自己請出來的。就如同當年國際社會對西藏縱有同情,起初實際的支持行動卻非常少,而印度就算給予達賴喇嘛政治庇護,但也從未支持西藏在聯合國提出任何議案,美國暗中支持西藏,惟公開發言皆採取含糊其辭的立場。

達賴喇嘛,及至各地流亡西藏受到更多真正的關注,無不在一幕幕血淋淋、活生生的畫面傳遞出來之後,所有外國勢力的支持才化做具體行動。(包括中共士兵故意褻瀆西藏人經典,例如把經書丟在地上,再用穿著靴子對其猛踩猛跳。西藏寺院過去拿來燒茶的大鍋子,被解放軍用來裝馬飼料,寺院種植的青稞、供酥油燈燃料的奶油,被中共拿去餵牲口,徒讓西藏變成了一個中共治下巨型的集中營。)

而今,中共在香港抗爭以來的「平亂」行動,等同於在另一個治理土地上再一次製造傷痛經驗,而其傷痛,正快速轉換成一代人的記憶,這記憶當然絕對無益中共接下來的統治。習近平愈是高壓的提出警告,愈是採用如「粉身碎骨」般的措辭,只是愈加證明中共統治的挫敗。今日香港,真的也沒有比過去西藏好到哪去。

1959年西藏人群起反抗中共統治,不只因為他們備受壓迫,關鍵還在中共的出現,擺明是企圖摧毀他們一直深信且熱愛的生活方式。當年情況就如同嘉樂頓珠所說,他們站出來揭竿起義,並不是他們真的認為可以把中國人趕走,就算不計抵抗的後果,很多人也不真的認為有打贏的勝算。

可以理解,明知打不贏還反抗,正因為憤怒早已轉成怨恨中共。只是接下來,在CIA的救援下,提供了中共一個可以大舉屠殺反抗鬥士和西藏人的藉口,西藏人民為此死亡枕藉、血流成河,此恨當然綿綿無絕期。

60年代中葉,嘉樂頓珠曾特地前往香港,當時香港還是英國殖民地,卻因中國文化大革命「撈過界」,一度把狂熱之情傳到香港,讓香港也陷入動盪,當時他選擇停留香港的原因,在他體悟到中國和西藏的命運怎樣都分不開,兩國問題如何解決,答案全靠中國,所以才想藉香港一地,進一步瞭解中國的各種面貌,瞭解中國的邏輯、思想,看清楚中共的對外關係和內部治理的來龍去脈。而今,對他來說當初或許尚有一絲喘息空間的香港,看似正步上西藏後塵,恐怕也是唏噓不已吧。

所幸,自聲援反送中以來,香港人創意活動不斷,連儂牆立起而被破壞,被破壞後又再開展,紐約亦復如是,面對當地中國挺共人士的挑釁,屢仆屢起,如今,再由何韻詩紐約開唱,他們能做的,又確實比西藏多了許多。和西藏的纏鬥未止,中共還得另外再對付香港,「粉身碎骨」何所懼?問問西藏人就知道。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