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棄的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自述(上)(圖)

2019-10-04 13:15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川普節目《誰是接班人》的收視率大獲成功,NBC曾邀請特朗普在2006年的艾美獎頒獎典禮上演唱《綠色的田野》(Green Acres)主題曲。(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唐納德.川普:美國第45任總統,世界聞名的商界精英、億萬富豪、暢銷書作家及媒體人。《川普自傳——從商人到參選總統》譯文為《永不放棄——川普自述》。

*  *  *  *  *

在我成長過程中,父親弗瑞德.川普對我的影響最大。從父親那裡我學會:棘手的生意要強硬,激勵別人很重要。我還學會了做生意的四個步驟:進入、動工、做好、退出,每一步都要講方法、講效率。

我很早就意識到自己不會做父親做的房產生意。父親原來在皇后區和布魯克林區出租廉租房,面向低收入人群。雖然他的生意很成功,我卻覺得這樣賺錢太慢,我想做大型、刺激、有吸引力的生意。我不希望別人提到我時,只會說:「那是弗瑞德.川普的兒子。」

我要走出去幹一番自己的事業,創造自己的知名度。好在父親自己將生意打理得不錯,這樣我就可以放心地在曼哈頓闖蕩。無論在哪,我都不會忘記父親教給我的東西。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父親說,人最重要的是熱愛自己從事的事業

父親是艱苦創業的典範,他1905年出生於新澤西州。我的祖父幼年時代從蘇格蘭來到美國,經營一家旅館,生意還不錯。祖父患有肝硬化而且酗酒成性,他在父親11歲那年去世了,祖母伊麗莎白為了養活三個孩子,做了一名裁縫。父親在家裡排行老二,作為家裡第一個男孩,理所當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擔。父親開始打零工,什麼活都干,他去水果店運水果,也給建築工地的搬運工擦鞋。父親對建築業很感興趣,高中時,他開始念夜校,學習木工活,以及怎樣做規劃和評估,想學一門以此為生的手藝。父親16歲時,已經有了第一件木匠作品——為鄰居建的一座容納兩輛車的車庫。那時中產階級的人剛開始買車,很多人家裡沒有車庫,父親便開始做可拆卸車庫的生意,每個車庫要價50美元。

1922年,父親高中畢業,因為要養家就沒有繼續上大學,他去皇后區給一位建築師的木匠做了助手。父親手藝精湛,其他方面也很在行。雖然剛入行,父親卻表現出了幹這行的天資。即使現在,他還能心算5縱行數字相加的結果。通過夜校學習加上自己的悟性,父親進步很快,他給自己的工友們傳授了很多幹活的巧辦法,比如用鋼曲尺做椽子。

另外,父親是個專注而且很有理想的人。很多工友只滿足有個工作,父親卻要把工作做精做好,期望得到提升。從我記事起,父親就跟我說:「人最重要的是熱愛自己從事的事業,因為這是唯一一件你能做出成就的事情。

高中畢業一年後,父親建了第一所房子,那是一處單戶住宅,位於皇后區。建房花了不到5000美元,父親以7500美元賣出。父親的第一家公司名為「川普母子公司」,因為建公司時他尚未成年,很多法律文書都要祖母代簽。成功賣出第一處房子後,他用賺的錢又蓋了一所,就這樣一個接一個地蓋了起來。房子都位於在皇后區的工薪族社區,對於一直住在又小又擠的公寓房裡的工薪階層來說,父親建的磚房價格公道,又有別墅風格,向住戶傳達了新的生活理念。房子賣得非常好,幾乎供不應求了。

出於本能,父親打算將生意做大。1929年,父親開始建造大一點兒的房子,面向稍微富裕一些的人群。與小型磚瓦房不同,父親這次建的是殖民風格、都鐸王朝風格、維多利亞王朝風格的三層小別墅,地點在大家後來熟知的皇后區牙買加小區,我們的第一個家也建在這裡。經濟大蕭條時,房價下跌,父親轉而做起了別的生意。他買了一家破產的貸款公司,一年之後將其賣出,賺了一些錢。父親還建了一家自助超市,成為比較早開始做超市生意的人。超市剛建好,當地的肉店老闆、裁縫、鞋匠就紛紛前來租賃地方。各類商業集中在一起,方便了消費者,超市生意也很成功。沒過一年,父親想轉回房地產生意,於是把超市高價賣掉了。

川普總統與第一夫人梅拉妮亞。
川普總統與第一夫人梅拉妮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敢於挑戰父親的權威,他也很尊重我

1934年,大蕭條基本結束,可貨幣還是沒有升值,於是父親打算建低價房屋。這次,他選擇了布魯克林區,那裡地價便宜,父親覺得會有很大開發空間。他再一次預感正確。三個星期裡,父親賣出了78棟房子。後來的十幾年裡,父親在皇后區和布魯克林區建了2500多棟房子,成了一名成功的地產商人。

1936年,父親跟我親愛的母親瑪麗.麥克勞德結婚了。父親自己沒能上大學,經濟富足之後,就資助他的弟弟上了大學。

在父親的資助下,我的叔叔,約翰.川普不僅上了大學,還獲得了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學位。現在他是一名物理系教授,也是全國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也許因為沒上過大學的緣故,父親總帶著一種敬畏感去看那些上過大學的人。其實我覺得父親根本就不比那些大學教授差,如果有機會上大學,父親一定是個優秀的學生。

我的家庭非常傳統。父親是一家之主,負責在外打拼,養家餬口,母親是個典型的家庭主婦。我們家一共有五個孩子,母親既要照顧我們,還要做飯、洗衣服、做手工,同時,她還在當地一家醫院做慈善。我們家房子很大,但我們兄妹幾個從不自詡為富家子弟。從小父母就教育我們錢來之不易,還讓我們懂得艱苦奮鬥的重要性。我們家庭成員的關係非常親密,直到今天,我和家人都是最親密的朋友。我的父母從不愛慕虛榮,父親的辦公樓自1984年建好後就一直沒搬離過。

我的哥哥弗雷迪,性格豪放,對生活充滿激情。父親很希望哥哥能子承父業,但是弗雷迪偏偏對經商毫無興趣。弗雷迪的性格決定了他在貪婪的承包商和態度粗暴的供應商面前,總是強硬不起來。由於性格迥異,父子兩人難免有衝突,多半以弗雷迪的失敗告終。

最後,我們都明白了強扭的瓜不甜,於是讓弗雷迪如願做了他喜歡的事情——到環球航空公司做了一名職業飛行員,那段時間也許是弗雷迪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了。我比弗雷迪小八歲,有一次,我居然對他說:「弗雷迪,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在虛度你的人生。」現在想起這件事,我感到非常後悔。

我那時還小,沒有意識到我們都誤解了弗雷迪,把他想成了一事無成的人。其實,他能開心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也許是因為始終得不到家人理解,弗雷迪變得灰心喪氣,他開始酗酒,情況急轉直下。在他43歲那年,弗雷迪離開了這個世界。他本可以生活得很幸福,卻苦於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或許他曾經找到過,但是家裡人卻沒有給他追尋的機會。我真希望自己能早點想明白這一切。

我則比較幸運。我很早就開始接觸商業,而且是自願的,這一點跟很多迫於父親壓力去經商的人不同。我敢於挑戰父親的權威,他也很尊重我,我們之間更像是一種公事公辦的關係。有時我會想,如果我沒有走上經商這條路,我和父親會不會相處得這麼融洽。

2004年,川普節目《誰是接班人》海報挂在川普大廈外。
2004年,川普節目《誰是接班人》海報挂在川普大廈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不怕你,但是非常尊敬你

上小學時,我就表現出了自信、好勝的特點。小學二年級時,我居然給音樂老師來了個「熊貓眼」,因為我覺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音樂。為此,我還差點被學校開除了。我並不是以此為榮,只是以此向大家說明,我確實是在很小的時候,就不害怕勇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現在長大了,我會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拳頭去反擊別人。

從小我就是個孩子王,不過,跟現在一樣,當時也是有人喜歡我,有人討厭我。我在我們那個小圈子裡挺受歡迎的,其他孩子總喜歡追隨我。少年時期,我喜歡搞惡作劇,可能骨子裡就是有愛惹事的基因吧。我把氣球裝滿水亂扔,把唾沫吐得老遠,在運動場和生日會上搗亂。我並無惡意,只是想證明自己很大膽。

13歲那年,父親決定把我送到軍事學校,認為軍事化管理對我有好處。我對這個決定感到毛骨悚然。不過,事實證明父親是對的。從八年級開始,我開始在紐約軍校唸書,一直讀完高中。那段時間我學會了嚴以律己,還學會了要把好勝心用在取得成績上。高中期間,我曾被授予隊長一職。

有位老師對我影響很大,他就是西奧多爾.杜比安斯。老師原是海軍一名軍官,身體素質相當強。他戴著護帽將足球頭槌射門,能把球門柱撞斷,但是他的頭卻安然無恙。他不允許任何學生頂撞他,特別是那些有特殊背景的學生。如果誰敢不聽,就會很嚴厲地教訓他。我很快就發覺,自己在身體上不是他的對手。有一部分學生不服他,結果最後都被收拾了;大部分同學都對杜比安斯唯命是從,成了膽小怕事的人。

我既不屬於那小部分人,也不屬於大部分人,而是「第三類人」:以智取勝,討他喜歡。而且,當時他是學校棒球隊教練,我是隊長,我的表現也讓他很滿意。同時,我還知道了怎麼跟他相處。

我讓他知道,我不怕你,但是非常尊敬你。這是一種微妙的制衡。像杜比安斯這樣強勢的人,如果你跟他對著幹,一旦他發現你的弱點,就能輕而易舉擊敗你。但是,如果你也很強勢,但是你尊重他,他就會真誠對你。這不是我冥思苦想的結果,而是一種直覺。明白了這一點,我們相處得非常愉快。

美國總統川普。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軍校我是一名優秀的學生,但我並不是最用功的那一個。我對學校作業不感興趣,好在它們比較簡單。很早我就明白,學校教育只不過是為人的終身發展起到打基礎的作用。

有些東西是從小培養的,大概我會走路的時候,就跟父親一起去建築工地了。我和弟弟總會在工地揀很多飲料瓶,回家攢起來賣掉。上學時每次放假回家,我都跟父親學做生意,學著跟承包商週旋,參觀樓盤,討價還價,等等。

父親出租的房子都是受房租管制條例保護的,他雖然堅持不懈、吃苦耐勞,可是得利很少。這種生意要想賺錢,只能努力降低成本,所以父親是個很有成本意識的人。無論面對拖把和地板蠟供應商,還是大項目承包商,父親都會狠狠講價。父親知道每樣東西的價格,這是他的一大優勢,沒人騙得了他。比如,父親知道安裝一套建築物的自來水管道系統需要40萬美元後,就知道怎麼跟承包商講價了。這並不是說要把價錢講到30萬美元,承包商總要賺一點的,但是,起碼可以把價格控制在60萬美元以內。

父親講價時還有一個優勢,就是人很實在。比如,雖然把價格講的比較低,但是父親會告訴承包商:「你看,跟我幹活,你可以按時得到全部報酬,別人誰能這麼跟你保證?」父親還會告訴承包商,跟他幹活效率很高,不會耽誤他們接下一份活。因為父親的建築項目很多,他總能說服承包商以後繼續為他效力。

同時,父親也是位嚴格的僱主。每早6點,他都會去工地親自指揮,這幾乎是他的個人專場秀。如果覺得誰做得不好,父親就會親自上陣,因為所有活他都能上手。

下回: 永不放棄的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自述(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