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金融家對打敗中共 十分上心(圖)

原標題:第二次冷戰開始了嗎(之二)

2019-10-02 07:58 作者:魏京生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美國金融家索羅斯(免費圖片/維基百科/CC0)

【看中國2019年10月2日訊】著名的金融家索羅斯最近多次發出聲音,告誡西方社會和美國:中國「是最富有,最強大,技術最先進的專制政權」;「我對打敗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關心。」

這位老先生是從共產黨統治下的匈牙利逃出來的,對共產黨的本質認識得很清楚。而且不同於只關心賺錢的資本家,他知道該把賺來的錢花在重要的地方,多年來支持世界各國的民主自由事業,特別是反對共產黨的事業。

他對打敗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關心。這句話表達了他對共產黨的真實看法,也表達了對西方短視的政治家和資本家的不滿。話說得很溫和,政客們僅僅是對美國國家利益關心嗎?錢包和選舉等等個人利益,不是他們更關心的嗎?

美國的國家利益,除了短期的經濟利益外,更重要的就是民主自由的長遠利益。美國之所以不同於那些壓迫剝削的社會,就在於它的民主自由的價值觀,和在這個價值觀的原則指導下建立的社會體系。

那麼這個社會的敵人是什麼?就是那些奉行壓迫剝削的專制社會。別人的自由幸福的生活模式,是對喪失人性的專制奴役的生活模式的最大顛覆和號召。自由和幸福的存在,就是專制奴役的天然敵人。你不認為它是敵人,那只是你自己欺騙自己,就像寓言故事裡的鴕鳥那樣。

價值觀念和由此產生的社會體制的敵對,是根本的敵對,也是不會消失的敵對。除了消滅對手之外沒有根本的解決辦法,歷史就是這樣告訴我們的。

因為專制奴役的社會面對的是兩個敵人,一個是自由幸福的外部敵人;一個是追求自由幸福的內部敵人。所以專制對自由的戰爭中,專制的一方消滅對手的動機更加強烈。一小撮壓迫者時刻都在警惕被追求自由的內部敵人推翻,他們不相信和平共處的謊言。所以他們對內對外隨時都處於戰爭狀態,隨時都準備著進入熱戰或者冷戰。讀一讀共產黨的報紙就不難理解這種瘋狂的心理狀態了。

歷史上,相對自由的社會也會帶來比較好的經濟發展,即自由又富裕的社會對其外部的人們永遠都具有很強的吸引力。自由富裕的國家就成為逃離奴役制的人們嚮往的目標,也就成為奴役制國家的最大敵人。不消滅這個造成奴役制國家最大問題的原因,奴隸主們就無法穩定自己的政權和利益。所以只要不傻,奴役制國家永遠需要消滅自由的國家。

中國古代社會相對於周邊的奴隸制國家,就是這樣一個相對自由和富裕的國家。除了寒冷飢荒等階段性的原因之外,長期受到周邊野蠻國家和部族的侵略騷擾,根本原因正是相對自由和富裕造成的吸引力,動搖了奴役制社會的基礎。

所以在野蠻國家比較弱的時候,他們就屈服討好中原大國。在中原大國由於自身的原因不夠強大的時候,他們就擄掠人口財富,既增強他們的實力,也打擊先進國家的實力,並最終消滅自由幸福的先進國家。這就是兩千多年來中國社會朝代更替的主要原因。

但是落後的社會制度很難長久維持,佔領文明社會而又維持野蠻制度的國家都是短命的王朝。只有最後一個野蠻王朝學會了改變自己原有的野蠻體制,才維持了一個正常王朝的三百年時間。這就是中國最後的王朝:大清帝國。

為什麼總是野蠻王朝推翻文明社會呢?和我們現在的事情有什麼關係呢?我在下一回再和大家一起分析這些問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