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香港人都在經受暴力的洗禮(組圖)

2019-09-30 06:34 作者:顏純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
香港反極權遊行,警方清場(龐大偉/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9月30日訊】《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因為在機場被扣表現英勇,得到胡鍚進頒予的十萬元人民幣獎金,以表彰他在香港反送中鬥爭最前線,維護黨國權威的大無畏精神。付國豪只受了一點驚,卻得到愛國的榮譽和一大筆獎金,他這一回的投資,回報真是不低。

付國豪是聰明人,知道在這種場合怎麼樣的表現最討好,因此被綁後爆出豪言壯語,說:「現在你們可以把我打死了!」

他真的不怕死嗎?當然不是,他只是聰明地判斷,這些圍著他的香港抗爭青年,絕對不會暴力到把他在現場活活打死,他這個判斷很準確。

當時香港勇武派還很斯文,換了今天,付國豪敢不敢再來一次,就站在銅鑼灣街頭,大喊一聲:「現在你們可以把我打死了!」他敢再這樣表演一次,我才當他是真漢子。因為今日勇武派,已經與一兩個月前不可同日而語。

梁振英很有錢,動輒懸賞百萬元抓勇武派,建議梁振英懸賞一百萬給付國豪,請他再來表演一次,一則大振國威,二則梁振英又表現了愛國心,三則讓付國豪賺一大筆,一家便宜三家著,值得考慮。


香港反極權遊行,警方清場(龐大偉/看中國)

但我們不要忘記,在付國豪「受傷」進了一天醫院,被藍絲英雄式歡迎出院的同時,有多少香港抗爭的青年,被黑警暴打受重傷,躺在醫院重症病房急救,有的處於危殆的狀態。誰更暴力,誰更文明,通過這個小小的對比就能明白。

今日勇武派,在黑警的暴力啟示之後,已經「進化」了,勇武派的暴力,隨著黑警的暴力而有所提升,不但破壞政府設施,而且懲罰那些膽敢來挑釁的藍絲——而不管勇武派如何提升暴力,他們比起黑警,也還是小巫見大巫。

弔詭的是,香港人每日目睹警察的暴力,目睹勇武派的回擊,我們竟慢慢習慣了滿街的暴力行為。

筆者最先目睹暴力,是連儂牆那個被的士(出租車)司機連打十三拳的年輕人。我問朋友,他為什麼不還手,朋友說,他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啊!我說,法律規定不能打人,但沒有規定人不能自衛啊?自衛沒有犯法啊?當時旁邊還有三個青年人,只要他們合力,就可以制伏那個狂徒。

黑警暴力在先,元朗白衣黑社會繼之,北角福建幫也一度喊打喊殺,在警黑合作欲置勇武派於死地的情況下,勇武派就沒有權利自衛嗎?

不久前有一個抱孩子唱國歌的男人,在反送中市民集結地挑釁,稍微受了一點懲罰;日前兩個中年藍絲,先追著黃絲來打,後來反被打得頭破血流。這些在街頭群眾運動中想表現自己「英勇氣概」的藍絲,受到適當的懲罰,他們以後大概會收歛一點了。


香港反極權遊行,警方清場(龐大偉/看中國)

但,我們對勇武派的暴力,又作何感想?

我們正在習慣雙方的暴力,但我們要分清楚,誰最先把暴力升級?不是別人,恰恰是林鄭政府指揮的黑警。在勇武派還在用雨傘的時候,警察已經用催淚彈布袋彈,在勇武派揭磚的時候,警察已經把他們打得重傷垂危。如果政府用暴力殘害市民,那麼市民的暴力便是對政府暴力的抵抗,政府對市民施暴,市民都把雙手背起來,任由警方和暴徒打殺,天下有這樣的情理嗎?

黑社會無差別攻擊,勇武藍絲也窮凶極惡,反送中的市民該如何自處?我們還要永遠的和理非,永遠打不還手,讓政府很容易收拾我們,讓大家都害怕了,躲回家去,然後讓林鄭來收拾戰果向上領功?天下有這樣的情理嗎?

暴力是中性的,為什麼而暴力才是問題的實質。為保專政獨裁施加暴力,與為爭取全民的共同利益還以暴力,這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古時有英雄聚義「替天行道」的暴力,法國大革命也以暴力來完成。暴力不是好事,但有時候,平民以暴力還擊統治者,這在歷史上,是一種正義的行動。

筆者當然不主張暴力,但我近來時常自問:如果我現在二十歲,目睹政府的冷血強暴,我的兄弟姐妹被人打得頭破骨折,被捕受虐待,有的兄弟死得不明不白,而那個專制巨靈,正威脅我自己和我的子孫的生存,那我會站在哪裡?我會在勇武派背後指責他們不夠斯文,還是我會直接走到他們中間去,和他們生死與共?

當然,我也想勸勇武派年輕人,反抗是必須的,但要保護好自己,靈活走位,不要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不要打無辜的人,對前來挑釁者稍微懲罰就好了,讓他們知道作惡的代價就夠了,不要把打人當作一種發泄,因為暴力發泄也會損害你們自己的心靈。

我們都在接受暴力的洗禮,這是很無奈的事,但香港人,我們沒有退路,我們不能躲過這一關,我們只有勇敢地挺過去。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鉤作者專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