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智慧 虛心納諫從善如流的智慧

2019-09-21 03:03 作者:陸文農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是中國人堅信不疑的格言。大凡能建功立業,稱雄一代的英明君主,其不可或缺的智慧之一,在於虛心納諫,從善如流。他們對敢於直言勸諫,排除國家隱患和壅塞的忠臣豪傑,極為尊重,因而其耳目心志,都通達寬廣,能防患於未然,成就一代偉業。與此相反,也有拒絕直諫,堵塞言路的君王,必然落得個國破家亡,身敗名裂的下場。多少興亡盛衰的歷史,由此演出。

管仲陪齊桓公喝酒,至日暮時分,桓公喝得興頭正濃,欲上燈再喝。管仲勸阻說:「我只占卜過白天能飲酒,沒有占卜過晚上能接著飲酒。君王您可以走了。」齊桓公有點不高興地說:「仲父(管仲)您年事已高,我還能與您快樂多久呢?何不晚上接著痛飲?」

管種直言道:「君王錯了。貪婪美味者,則德性淺薄;沉於享樂者,到頭來必然憂傷。壯年倦怠,則坐失良機;老年鬆懈,必喪失功名。我從現在開始對您勸勉,不能沉湎於酒啊!」在君王面前,敢如此直言,可見管仲之忠誠而勇敢,亦可見桓公的大度。齊桓公能受此直諫,史書認為,這是他能成就霸業的原因。

楚文王得到茹黃獵犬和宛路短箭,到雲夢澤打獵,三月不返。得到丹地美女,淫於女色,整年不上朝聽政。名申的太葆(即葆申),上諫說:「先王占卜以我為太葆,屬吉利之卦。如今您沉於田獵女色,期年不朝,此罪必須施以鞭刑。」楚文王申述道:「我自小就位於諸侯之列,請換一種刑罰,不要鞭我。」

葆申說:「我受先王之命,不敢廢棄。不對您施鞭刑,就是廢棄了先王之命。我寧願獲罪於您,不敢獲罪於先王。」

楚文王於是遵命,拉來席子,伏下身子,準備挨打。葆申捆起50根荊條,跪著放在文王身上,再拿起,又放上,反覆兩次,做完鞭打的動作。對文王說:「您起來吧!」文王要求道:「反正已經有了受鞭刑的名聲,索性就打我一頓吧。」

葆申解釋:「我聽說,對君子,只使他受恥辱;對小人,才使他受疼痛。若受了恥辱不改變罪過,則受了疼痛有什麼益處呢?」葆申說完,走出朝廷,自己請求流放深淵,治以死罪。

楚文王說:「這是我的過錯,葆申何罪之有?」於是楚文王召回葆申,改變以往惡習,殺了茹黃獵犬,折斷了宛路短箭,放走了丹地美女,全心注於朝政大事,勵精圖治。後來楚國,兼併了39個小國,疆土開闊廣大,這裡自然有葆申直言切諫的一份功勞,也有楚文王納諫責己的一份智慧。

然而,亡國君主,不准臣下直言,其過失,無法自知,直諫忠臣不能到來,君主的言路,壅塞不通,滅亡的命運,也便即將降臨。最著名的例子,是西周國王周厲王。周厲王殘虐百姓,國人皆在背後指責他。卿士召穆公,將這個情況,告訴了周厲王,並轉告說:「百姓不能忍受您的政令了。」厲王派衛巫,監視指責他的人,抓住就殺頭。國人不敢再言,只能以怒目相視。厲王於是高興地對召穆公說:「我能消除人們的怨言了。」召穆公說:「這只是阻止人們指責,並未消除人們的怨氣。堵塞人們言論,比堵塞流水,危害更大。堵塞流水,一旦決口,傷人必多。堵塞人們言論,到時必有滅頂之災。善治水者,疏通阻塞,讓水暢流;善治國者,引導人們各抒已見。所以君王處理政務時,使公卿列士直諫,使好學博聞者,獻諷諫歌詩;讓樂官進箴言,讓樂師誦諷諫之詩;讓百姓的意見,能傳達上來;聽取近臣規勸,讓同宗近戚,監察君王的政務,以便及時彌補過失。這一切都要由君王謹慎言行,斟酌取捨。這樣,下邊就沒有遺漏的善言,上邊就沒有過失的舉止。如今,您堵塞百姓的言論,就會鑄成上邊的過錯,恐怕這將成為國家的憂患。」厲王對此,不予理睬,結果三年之後(紀元前842年)國人造反,把厲王放逐到彘地去了。直至死在那裡。

納諫從善,虛心聽取別人意見,隨時更改失誤過錯,無論治國治官、處世為人,也無論過去、現在、或者將來,都是極為重要的智慧。

(源自《呂氏春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