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勇士任俠除歹徒 

2020-01-23 23:47 作者:陸文農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明代髙啟,在《書博雞者事》一文中,寫道:

【原文略,今譯如下】

有一個鬥雞賭徒,是袁州人,一向游手好閑,不從事生產勞動,終日抱著雞,招呼小青年,在市集上賭博。其人任性放肆,喜歡打架,所有稱得上鄉里俠士的人,都讓服他。

元朝至正年間,有位袁州長官,做出許多對人民有利的政績,百姓很愛戴他。這時,上級派來一位姓臧的使官,是剛提拔起來的,將要巡察各路,來到袁州。袁州長官仗著自己年高德劭,輕視這位臧使官,聽說他來了,笑笑說:「一個姓臧的人啊。」有人把這話告訴了臧,臧使官大怒,就想用法律制裁這個袁州長官。恰逢袁州有個土豪,曾經受過袁長官的棍刑,他得知臧使官,心裏懷恨袁州長官,就誣告袁州長官,接受過自己的賄賂。於是,臧使官,就逮捕了袁州長官,逼迫他服了罪,罷了他的官。袁州人民對此大為氣憤,可是沒有什麼辦法來對付。

有一天,鬥雞賭徒,在市上遊逛,人們知道他有辦法,於是,故意責備他說:「你一向以勇氣聞名,可是只能欺侮貧窮軟弱的人罷了。那土豪仗著他的錢財,誣陷逼走了我們的好官長,袁州人民等於失去了父母。你如果真是男子漢大丈夫,難道不能為我們的官長,揮一下臂,進行援救嗎?」

鬥雞賭徒聽了,說:「嗯!」立即到窮人聚居的地方,招呼那些素常勇猛健壯的小青年,共有好幾十人,在路上攔截那個土豪。

土豪正巧穿著華麗的衣服,騎著馬,後面跟著一群奴僕,奔馳而來。鬥雞賭徒,逕直上前,去把土豪揪下馬來,提拉著揍他。奴僕們大吃一驚,一個個奔逃而去。鬥雞賭徒,就剝下土豪的衣服,自己穿上,再獨自騎上土豪的馬,指揮著眾人,把土豪押解在馬前,反綁著雙手,

在街上示眾,逼他自己喊;「身為百姓,膽敢誣陷官長的,諸看我這個樣!」走一步,喊一聲,不喊就用棍打他的脊樑,脊樑全打傷了。土豪的兒子得知父親的災禍,糾集了親戚家的一百來個奴僕,打算在路上攔截,把人搶奪回去。

鬥雞賭徒就對他說道:「假若想叫你父親死,你就上前決鬥,否則回家關上門,好好等著,我遊街結束了,就叫你父親回家,保證平安無事。」

土豪的兒子,害怕當即打死他的父親,不敢動手,慢慢地集合眾人回去了。這時,袁州的老百姓,聚集一起,跟著觀看,歡呼叫好聲,震動了全城。城裡的民事官,對此事非常害怕,跑著去報告上級官府。官府裡的管事官員,卻對此事感到痛快,暗中縱容,不予過問。

快黑天的時候,鬥雞賭徒,來到了土豪家,揪著土豪,叫他跪下,數落他說:「你身為百姓,自己不老實,冒犯了我們的好官長,當時他打了你,這是執法。你竟敢因此產生怨恨,還趁機誣陷我們的官長,使他被罷了官。你的罪惡,應當處死。現在暫且饒了你,今後若不好好改過自新,並且再胡言亂語,我必定燒了你的房屋,殺了你的全家!」土豪聽他講得有據有理,氣焰一點也沒有了。用頭碰地,哀告不敢。這才放了他。

鬥雞賭徒接著,問大家說:「這樣足夠報答我們的好長官了不?」

大家說:「你幹的這事,的確令人痛快;然而我們官長的冤枉,沒有昭雪,對百性仍然沒有什麼益處。」

鬥雞者說:「是。」隨即用紙粘連成一張巨大的橫幅,有兩丈寬,上面寫一個大「屈」字,用兩根竹竿,撐起來,舉著它,前往御史臺申訴。可是御史臺長官,不予受理。他就和那夥人,每天張著「屈「字橫幅,在金陵街上遊行。御史臺長官慚愧了,追認、接受了他的申訴狀,結果為他們恢復了袁州長官的職務,並且貶了臧使官的職。

從此以後,鬥雞賭徒,以俠義聞名於東南一帶。

高子(原文作者高啟自稱)評論說:我在史館的時候,昕陶翰林——天臺縣的陶先生,說到鬥雞賭徒的事。看那袁州長官,雖然得民心,但他沾沾自喜,輕視上級,(這就必然自己招禍,)他的禍患不是從外面來的。臧使官濫用法律,來報復一句話的仇恨,他原本就是個殘暴狠毒的傢伙。但是在上的當權者,不能明察下情,致使老百姓捋起袖子,成群結夥起來伸雪他們的怨憤。有見識的人,由此可知元朝政令的紊亂廢弛和變亂,從下面興起的狀況,逐漸擴大了。

【賞析】

這篇文章歌頌了一位博雞者懲暴除惡、伸張正義的事跡,暴露了元朝末年政令紊亂松垮,賊戾橫行不法的黑暗現實。「多惠政,民甚愛之」的袁守,是當時為數寥寥的清官,可是因為一句話得罪了「新貴」的臧使官,便招致了罷官之禍。儘管人民怨憤上告,而上級監察機關,對於這種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的案件,公然不理。只是由於民憤不平,目睹事態擴大,才被迫作了處理。由此可見元末社會政治的腐敗,作者沒有就事論事,停止在這一事件本身的敘述,而特意仿效史傳文的寫法,藉此事,於篇末,發表議論,把這一局部地區匹夫攘袂群起伸憤的行動,與整個社會自下而上廣泛興起的人民起義鬥爭,聯繫起來,說明這種「變興自下之漸」的統治危機,乃是「元政鬆弛」的結果。表現出清醒銳敏的政治見識。這對明初的統治者,不無警告之意。

文中博雞者,是一位有勇有智、敢做敢為的俠士形象。他和那種素蒙禮義之教、為人恭謹嚴肅的英雄人物不同:他「素無賴,不事產業」「任氣好斗」,頗有城市流氓無產者的特點。這種人在行動上一般表現為放蕩不拘、恃勇任性,不受人們的歡迎;但是由於其政治經濟地位的低下,他們內心卻潛藏著一種樸素朦朧的正義感和反抗性,這是這種人性格中的可貴之點。這種內含的正義感和反抗性,一旦得到正確的引導和激勵,便可能使他做出卓越不凡、超群出眾的事跡。博雞者正是這樣!

袁守之賢、豪官之惡,他平時不能沒有感受;袁守銜冤、袁民之憤,他也決不會無動於衷,只不過是沒有促成行動罷了。所以當他一聽到眾人對自己的讓責和啟導,便立即應諾,對豪官進行了嚴懲;緊接著,又接受了人們進一步的期求,為袁守伸雪冤屈,最終博得了「義聞東南」的名聲。從寫法上說,歌頌英雄事跡的文章,未嘗不可以略去人物平素的缺點。但是作者沒有以「為賢者諱」,而是實事求是地寫了博雞者平時如何「無賴」,從而使筆下的人物,具有自己的性格特點。特別是文章一開頭就點出博雞者「素無賴」,而後大書特書其俠義行為,這從藝術效果來看,也可以形成今是昔非的對比,使讀者對人物棄惡從善的表現,產生一種特殊的欽敬之情。

博雞者對土豪嚴懲、為袁守伸冤,表現了非凡的智勇。他率子弟一舉擒得了土豪,卻沒有將這個死有餘辜的惡霸打死了事。他似乎考慮到,對一個土豪施以極端的手段,可能招致眾多的豪民拚死反撲,所以採取了遊街示眾的作法,這對所有的土豪無疑是十分有力的懾服和警告。面對土豪子聚眾欲斗的不利形勢,假如他拚死決鬥,後果將不堪設想。在緊急關頭,他克制了自己「好斗」的性情,機智應對,終於以人質威脅住了對方。在為袁守伸冤上訴之前,他想到首先要引起官府對此案的重視,所以特製了二丈「屈」字橫幅夾揭之,「臺臣弗為理」,他就施以社會輿論的壓力,「日張『屈』字游金陵市中,在當時,這些作法,比較懲罰土豪,實在需要更大的智力和勇氣。

整個文章,沒有出現「智」、「勇」二字,而通過人物上述一系列的行動、表現,一位「智勇雙全、行俠仗義」的博雞者形象,卻栩栩如生地站立在讀者面前。

正是:

武昌起義先例在,

忠肝義膽聲澎湃。

先賢開道展旌旗,

無限勇士跟上來;

多多鐵肩擔道義,

烈烈春風展襟懷。

滅盡惡魔清環宇,

笑迎佛光樂開泰!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