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一招不慎 滿盤皆輸 (數文)

2019-09-19 09:19 作者:文煥章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君子外出,應慎居處 

北宋初年,朝廷派陶谷,出使南唐,以借書為名,實是窺探虛實。丞相寫信告訴他的老同學---南唐大臣韓熙載,說:陶谷甚為自尊,請你好好接待。陶谷到了南唐,果然是一副凜然正派的神色,連宴席上都不苟言笑。但韓熙載告訴親信,陶谷並非真正的古板君子,他有辦法拖他下水。陶谷把六朝書,抄寫完畢,在驛館中,住了半年之久。暗地裡收集了若干情況。與此同時,韓熙載派歌女秦弱蘭,扮作驛館士卒之女,穿破衣,戴竹釵,早晚為陶谷打掃衛生。秦弱蘭是絕頂美女,宮廷中都無人可以相比,陶谷終於墮入情網,與秦弱蘭有了一夜風流,分手之際,還寫了首詞送她。過了幾天,南唐中主李璟,宴請陶谷,用玻璃大杯,倒滿酒,請陶谷喝,陶谷照樣十分威嚴,不為所動。正在這時,秦弱蘭出現了,唱著陶谷送她的詞,勸酒。陶谷又羞慚,又高興,捧腹大笑,頭髮上的帽飾幾乎掉地,不得不喝。喝完了別人又灌,直到醉得嘔吐,南唐君臣還不放過他。這一來,陶谷威信大損。回宋朝的那天,南唐有關部門相當怠慢他,只派幾個下級人員送了送。以後,北宋朝廷,也不再重用陶谷。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君子外出,應慎居處!

(《玉壺清話》)

二、許攸輕狂,以言殺身

魏武帝曹操字孟德,小名阿瞞。南陽人許攸,年輕時與曹操、袁紹有交情。官渡之戰時,許攸勸袁紹不要和曹操作對,袁紹不聽,許攸舍袁紹而投曹操。袁紹敗走,冀州被曹操奪得,許攸對曹操有大功。許攸恃功自傲,常常與曹操半真半假地開玩笑,在大庭廣眾中竟直呼曹操小名:「阿瞞要沒有我,如何能得冀州?」曹操笑應而銜恨在心。後來許攸出鄴城東門,對同行的人說:「曹家如果不是得到我,就不能出入此門。」有人把也的話告訴曹操,於是招致殺身之禍。

做人要穩重謙謹,不可輕狂傲慢。許攸輕狂,以言殺身。士子應以許攸為戒!

(《小名錄》)

三、宋太宗的馬,忠誠皇主

宋太宗的御馬廄中,有一匹馬,名叫碧玉霞,它的口角處,有花紋像青綠色的雲霞,一直延伸到絡頭兩面。飼養員餵此馬時,稍微怠慢不恭,它就踢咬吼叫,怒不可遏。

宋太宗曾騎著它,隨征太原,上下山岡坡路,如履平地,下山時,它伸前腿屈後腿,登高時則相反。太宗對它甚是喜愛。皇上酒杯中剩下的酒,有時讓它喝,它就嘶鳴喜躍。後來太宗駕崩,此馬悲傷過度,以致於形銷骨立。宋真宗讓它隨宋太宗的車駕,到了熙陵,幾個月後,允就死了。宋真宗皇上,於是下令,用舊幃,把它裝殮後,埋在桃花犬的旁邊。

(《玉壺清話》)

四、中箭不死,確有神靈照護 

王輿是江南楊氏軍中的一名小軍官,為人忠誠勤懇,年輕時曾經隨軍包圍潤州,被巨弩射出的箭,穿進右耳,又從左耳穿了出來,並且又射死了他旁邊的兩個人。

王輿本人,臥床百餘天,就痊癒了。到老了,耳朵也不聾,也沒留下什麼疤痕。奇人奇事,默契中蘊涵著天理:確有神靈照護!

(《玉壺清話》)

五、張詠讓巾帶吃餛飩

張詠在蜀中時,盛夏的一天,他卻一家飯店吃餛飩時,脖子上的頭巾帶子,總是垂落到碗裡,他不得不用手把握住。但是,巾帶老是這樣掉到碗裡,他便把把頭巾帶子摘下,放進碗中,說:「你實在想吃,就讓你吃吧!」說完,就放下杓子,站起身來,走了。

過了兩天,傳來消息說:「前天在飯店吃餛飩的幾個人,都大吐大泄,病了一場。」張詠獨自無恙。冥冥之中,確有神助。

張詠順其自然,讓巾帶吃餛飩的事,竟傳開了。

(《玉壺清話》)

六、段氏鸚鵡,真情感人 

有一個姓段的大商人,養了一隻很聰明的鸚鵡,能背誦隴客詩以及李白的宮詞和《心經》,每當客人來到,它就喊人:「倒茶!」問客人:「安否?」寒暄一陣。主人對它很珍惜,精心餵養。後來,段氏因事入獄,半年後,才被放出,他一到家,就到籠子前問鸚鵡道:「鸚哥,我在獄中半年不能出來,從早到晚只想著你,你還好吧,家人有沒有不按時餵你?」鸚鵡回答說:「你在獄中只幾個月就受不了了,和我在籠中禁閉這麼久,沒有什麼區別。」

商人一聽,很有感觸,於是就答應他說:「我要親自送你回家。」

於是,商人特意準備了車馬,帶著鸚鵡到了秦、隴一帶,揭開籠子哭著放了它,並對它祝願道:「你回以前的窩去吧,好自珍重。」那鸚鵡整理著羽毛,徘徊流連,似乎不忍離去。後來聽說這鸚鵡經常在官道邊的樹梢,做巢停息,凡有吳地的商人,驅車進入秦地,它就在巢外鳴叫,並且說道:「客人回去後,去看看我的段二郎,是否平安。」又悲鳴著道:「如果見到他,就對他說:鸚哥很想念二郎。」

人們都很受感動,說:「這鳥比人都更有情義!」

(《玉壺清話》)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