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的 乞出師札 忠義精粹 感人至深 

2019-11-24 03:26 作者:陸文農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作者介紹

岳飛(紀元1103—11142年),南宋抗金名將。字鵬舉,相州湯陰(今河南湯陰)縣人,祖輩世代務農。少年即力量過人,後從師習武,善射,精技擊。北宋末年應募從軍,後受知於張所、宗澤,歷任統領、統制。曾從王彥渡過黃河,進攻金軍,孤軍轉戰太行山。建炎元年(紀元1129),金兵渡江,佔領建康(今南京)、臨安(今杭州)等地,岳飛移軍宜興等地,堅持抵抗。次年,金兵在江南軍民打擊下北撤,他攻擊金兵後隊,收復建康。紹興元年(1131),從張俊討滅流寇李成,降張用,升任都統制。以後又討滅流寇曹成。四年,收復襄陽府六郡。六年,破鎮汝軍,收復商、虢二州。十年,收復蔡州、潁昌、淮寧、鄭州、洛陽等地,大敗金軍於郾城、潁昌。終因孤軍深入,被迫遵命班師。歷任制置使、宣撫使、節度使、少保、太尉,封武昌郡開國公。次年,趙構解除其三帥兵權,任樞密副使。因極力主張抗金收復失地,反對議和投降,被趙構、秦檜誣陷殺害。紹興三十二年復職,以禮改葬。後追封鄂王、謚武穆、忠武。

今人鄧廣銘,著有《岳飛傳》、王曾瑜著有《岳飛新傳》。岳飛為人質直、堅定,自奉菲薄。所率軍隊紀律嚴明,戰鬥力強。所寫詩詞散文皆慷慨激昂,但多因遭冤獄散失。其孫岳珂著《金陀粹編》等,收集了一些遺文;明徐階據以編成《岳武穆遺文》,清、民國有翻刻本,或名《岳忠武王文集》,互有增改,真偽難辨。通行本為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本《岳忠武王集》。

原文

岳飛:《乞出師札》

臣自國家變故以來,起於白屋,從陛下於戎伍。實懷捐軀報國、雪復仇恥之心,幸憑社稷威靈,前後粗立薄效。陛下錄臣微勞,擢自布衣,曾未十年,官至太尉,品秩比三公,恩數視二府。又增重使名,宣撫諸路。臣一介賤微,寵榮起躐,有逾涯分。今者又蒙益臣軍馬,使濟恢圖。臣實何能?誤辱神聖之知如此,敢不晝度夜思,以圖報稱!

臣竊揣敵情,所以立劉豫於河南而付之齊、秦之地,蓋欲荼毒中原生靈,以中國而攻中國。粘罕因得休兵養馬,觀釁乘隙,包藏不淺。臣謂不以此時稟陛下睿算妙略,以伐其謀,使劉豫父子隔絕,五路叛將還歸,兩河故地漸復,則金賊之詭計日生,浸益難圖。

然臣愚慾望陛下假臣歲月,勿復拘臣淹速,使敵莫測臣之舉措。萬一得便可入,則提兵直趨京、洛釘,拓河陽、陝府、潼關,以號召五路叛將。則劉豫必舍汴都而走河北,京畿、陝右可以盡復。至於京東諸郡,陛下付之韓世忠、張俊,亦可便下。臣然後分兵浚、滑,經略兩河,劉豫父子斷可成擒。如此,則金賊有破滅之理,四夷可以平定,為陛下社稷長久無窮之計,實在此舉。

假令汝、潁、陳、蔡堅壁清野,商於、虢略分屯要害,進或無糧可因,攻或難於饋運,臣須斂兵還保上流。賊必追襲而南,臣俟其來,當率諸將,或挫其銳,或待其疲。賊利速戰,不得所欲,勢必復還。臣當設伏邀其歸路,小入則小勝。大入則大勝,然後徐圖再舉。

設若賊見上流進兵,並力來侵淮上,或分兵攻犯四川,臣即長驅搗其巢穴。賊困於奔命,勢窮力殫,縱今年未盡平殄,來歲必得所欲。亦不過三、二年間,可以盡復故地。陛下還歸舊京,或進都襄陽、關中,惟陛下所擇也。

臣聞興師十萬,日費千金,邦內騷動七十萬家,此豈細事?然古者命將出師,民不再役,糧不再籍,蓋慮周而用足也。今臣部曲遠在上流,去朝廷數千里,平時每有糧食不足之憂。是以去秋臣兵深入陝、洛,而在寨卒伍,有飢餓而死者,故臣急還,不遂前功。致使賊地陷偽忠義之人,旋被屠殺,皆臣之罪。今日惟賴陛下,戒敕有司廣為儲備,俾臣得一意靜慮,不為兵食亂其方寸。則謀定計審,仰遵陛下成算,必能濟此大事。

異時迎還太上皇帝、寧德皇后梓宮,奉邀天眷,以歸故國,使宗廟再安,萬姓同歡,陛下高枕無北顧之憂,臣之志願畢矣。然後乞身還田裡,此臣夙昔所自許者。

伏惟陛下恕臣狂易,臣無任戰汗。取進止。

說明

此文又稱《乞出師札子》。紹興六年(紀元1136),偽齊劉豫大舉進攻南宋,手握重兵的南宋大將劉光世,怯戰退縮,幾乎斷送了南宋淮右(長江以北)地區,後又在追擊時,遭受伏擊,損兵折將,本人也險些做了俘虜,因而受到朝野指責,高宗也不再信任他了。劉光世自請解除兵權,高宗就把他罷免了。岳飛則因收復了商、虢二州,並在陳、蔡,擊退了敵人的進攻,受到高宗讚賞,被提升為「太尉」(非泛稱,而為當時最高武官官階)。出於對金人和偽齊軍事鬥爭的需要,高宗曾一度想把劉光世指揮的軍隊,交給岳飛指揮。這一設想,如果付諸實施,加上自己原有部隊,岳飛就擁有了當時南宋大部分軍隊,完全可以實現他的報國大志了。這一決定通知到岳飛,岳飛喜不自勝。在紹興七年(1137年)三月,他向高宗寫了這份奏札。據《金陀粹編》記載,高宗閱後,親筆批示:「有臣如此,顧復何憂?進止之機,朕不中制。惟敕諸將,廣佈寬恩,無或輕殺。」可惜後來高宗因自己的投降傾向和擔心將領勢力太大,威脅皇位,而變卦。岳飛的一腔熱血,付諸東流。

今譯

臣下我自從國家遭受靖康之難以後,以一個普通百姓的身份,參加皇帝您率領的軍隊,確實立下為國捐軀、報仇雪恥的決心和志向。有幸憑藉國家的聲威,前前後後大致立下了些許戰功。皇帝您褒獎臣下我這微不足道的功勞,不到十年,把我從一個普通百姓,提拔到太尉官階,級別和三公一樣,恩遇和二府長官等同。又增封多重使臣的官職,任命我宣慰、安撫幾路地區。臣下我是一個出身低賤卑微的人,受到的恩寵和榮耀,已經超過了能有的程度。現在又承蒙增加臣下我的軍隊,受命完成收復失地的宏圖大業。臣下我實在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能耐,像這樣錯誤地辱沒您神聖的智慧,膽敢不晝思夜想,希望能稱職以報答您。

臣下我私下揣度敵人的意圖,金國侵略者之所以在黃河南岸,建立一個傀儡偽齊劉豫,把黃河南北的地盤,劃給他,大概是想殘害中原人民,用中原人,打中原人。粘罕因此得以休整軍隊,窺測有利戰機,隱藏有極險惡的用心。

臣下我認為如果不在這個時候,仰仗皇帝您的神機妙算,粉碎他們的陰謀,出兵切斷劉豫父子的聯繫,招還秦川五路被迫降敵的將領,逐漸恢復黃河南北的舊有疆城,那麼金國侵略者還會有新的陰謀,發展下去,就更難對付了。

臣下我希望皇帝您放寬時間要求,不再限制臣下我進軍快、慢,使敵人無法發覺臣下我的行動意圖。一旦得到有利時機,可以攻入敵佔區,臣下我就統率軍隊,直接快速進軍汴京、洛陽,佔據河陽、陝州、潼關,發號令召五路被迫降敵的將領反正。這樣,劉豫一定會舍棄汴京,逃到黃河北岸去,汴都一帶、陝西關中,可以完全收復。至於汴京以東淪陷區,皇帝您可以托付韓世忠、張俊二位,也能立刻收復。臣下我然後抽出軍隊進攻浚州、滑州,收復黃河兩岸,劉豫父子一定會成為階下囚。這樣全國侵略者將面臨被擊敗、消滅的命運,四面邊境可以平定。為皇帝您國家長治久安以至無窮考慮,確實應該這樣進軍。

如果敵人在汝州、潁州、陳州、蔡州一帶,修起堅固的壁壘、收藏好野外的糧食,在商於、虢略一帶,把守住戰略要地,臣下我攻城沒有糧食,可就地徵集,轉運糧食又很困難,就必須退兵襄陽、鄂州,防守長江中游地區。敵人一定會向南追擊,臣下我等到追兵來了,將率領各位部將出擊,或者迎頭痛擊,或者隱蔽奇襲。敵人利於速戰,不能速戰,一定會再次退兵。臣下我將布設伏兵,截斷敵人的退路。敵人進犯的軍隊少,我們就會有小的勝利,敵人大舉進犯,我們就將有大捷。此後,再從容佈置下一步行動。

假如敵人看見臣下我在長江中游地區進攻,集中軍隊進犯淮河流域,或者進攻四川,臣下我就長途挺進搗毀敵人的巢穴。敵人疲於奔救都城,局勢就無法逆轉,部隊戰鬥力就會下降。即使今年不能全部消滅偽齊,明年一定能夠實現。也不過二三年時間,就能夠收復全部失地。皇帝您是回到故都,還是進一步遷都襄陽、長安,請任意選擇。

臣下我聽說派遣十萬大軍,每天就需花費千兩銀子的軍費,國內七十萬家不得安寧,這難道是一件容易做好的小事嗎?但是古代聖賢能做到任命將領,率軍隊出征,不會為軍事行動向老百姓征派第二次勞役,也不會征發第二次軍糧,這是因為考慮週到而費用充足。現在臣下的部隊遠在長江中游,離臨安幾千里,無軍事行動時,就總有糧食不夠的擔心。因此去年秋天,臣下我的部隊遠遠地攻進陝州、洛陽一帶,而留守襄陽的部隊,有挨餓致死的,所以臣下我急忙收兵,以前收復的地方,有的又丟失了。使得偽齊統治地區效忠皇帝協助我軍行動的人,又遭偽齊屠殺。這都是臣下我的過失。現在只指望皇帝您給有關官吏下命令,更多地儲藏、準備軍糧,使臣下我能一心一意,考慮對敵作戰,不因缺軍糧而干擾謀略,那麼,我們的軍事計畫、措施,一定能及時確定,更加周密,能更好地貫徹皇帝您的既定戰略,這樣就一定能完成恢復故國的大業。

到勝利的那天,我們可以迎接太上皇帝、寧德皇后的靈柩歸來,並請皇帝您的其他親人,回到故國,使國家再次得到安定,人民安居樂業,皇帝您高枕無憂,不再擔心北方的侵略。臣下我所有的願望就都實現了。臣下我在這之後,將請求您允許我回到家鄉,做一個普通百姓,這是我很早就有的想法。

敬請皇帝您,原諒我斗膽進言的狂妄和輕率,臣下因此戰慄不已、汗流不止。請指示當否。

集評

岳珂《經進家集•序》:「其中心所蘊,謀略所施,往往見於表奏、題跋,吟詠之間,隨筆敷露,如《出師》一奏,天下士人,至今傳頌。」

鄧廣銘《岳飛傳》:「偽齊確已陷入窘急無援的情況下,完全可以用武力去征服。拿『躍躍欲試』這句話,來形容岳飛當下要出師北上的心情,大概是最為確切恰當了。」

王曾瑜《岳飛新傳》:「他在奏札中,提出全盤的軍事計畫,準備用二、三年時間,「盡復故地」。岳飛滿懷著決勝的豪情壯志,他唯一憂慮的就是軍糧,故在此奏中特別強調,希望引起皇帝的關注。

賞析

這是傳世岳飛文章中最長的一篇!比較集中地反映了他的思想風貌、軍事眼光和文章特色。首先是全文充滿愛國復仇的激情和克敵致勝的信念。其次是軍事眼光。岳飛有極高的軍事指揮才能,這不僅反映在他的赫赫戰功上,史稱他的論兵名言有:「陣而後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兵家之要,在於出奇,不可測識,始能取勝。」頗為後人稱道。

不同於一般良將,岳飛還具有一種胸中有全局的軍事眼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在這篇文章中,他分析敵我,瞭如指掌。並且對於戰爭變化莫測的形勢,有充分的估計,因此有精到的應對計畫。對於軍事全局的分析,作者首先提出應採取主動進攻的戰略。具體措施則是勿拘淹速,使敵莫測臣之舉措,得便即入,直趨京洛,然後收復京畿、陝右、京東和兩河。如果敵人防守嚴密,則採取誘敵深入截擊的辦法,先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再實現自己的戰略意圖。如果敵人在其他戰線發起主動進攻,就長驅直入,攻其必救,然後消滅疲於奔命的敵人。不論出現上述哪一種情況。只要出師採取主動進攻的戰略,二、三年間,一定能消滅偽齊,盡復故地。其戰略眼光,令人驚嘆!

再次,是文章分析的嚴謹精到,語言凝煉流暢。岳珂《家傳》稱其「為文初不經意,然辨是非、析義理若精思而得之者。」清朱歧

《岳忠武王集序》則指出:「其論兵,指度山川、險隘、形勝,歷歷聚米可數。」確係的評。同時,本文是作者在其事業的高峰期所寫的作品。當時他受到朝廷信任和人民擁戴,在眾口交譽的情況下,文章仍不失謙虛、謹慎的一貫作風,寫得精到、審慎、穩健,氣韻生動,琅琅上口。

(源自《唐宋散文精華分卷》)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