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報實錄 棄善投邪 陷害忠臣者 皆遭懲滅

2019-05-31 02:14 作者:嚴正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不冤殺別人,就是不冤殺自己呀

唐代,御史中丞杜式方,被委任為桂州觀察使。正值西原山賊反叛,便奉詔旨去討伐。接著,朝廷又命郎中裴某,受命招撫。及至路過桂州,杜式方派押衙樂生,與副將二人陪同。行至賓州,裴郎中命樂生與兩名副將,到賊軍中傳達詔命,並寫信給賊軍首領,招他歸順朝廷。

樂生本是個儒生,講信義。既至賊中,賊軍首領黃少卿,大喜,留下樂生,飲宴數日。他喜歡樂生的佩刀,懇切請求,樂生便送給他,而黃少卿,又用兩名小婢女,送他,做為報酬。

樂生,與副將二人,回來匯報覆命。副將與樂生不合,便向裴郎中誣告說:「樂生把官軍的虛實,都透露給賊帥,賊帥對他親昵,所以贈給他兩個女子。」裴郎中大怒,派人搜檢,果然發現那兩個女子,認定揭露屬實。

樂生詳細講述了事情本末,並說:「我這刀價值數萬,極為珍惜。由於奉有使命,賊帥懇求,不得不給他。他還我刀價。兩個婢女的價值,還不及刀價的一半。我有什麼罪過?」樂生本來就脾氣不好,此時辭色俱厲,裴郎中便更加憤怒,就把他囚禁,押到賓州獄中。裴郎中寫信給杜式方,並在文牒中,誣陷樂生為大罪,要求一定要殺死他。

杜式方由於自己是邊遠鎮帥,欽差說自己部下受賊寇之賄,此時正在討賊,不得不置之於法。但他心裏,也明白樂生是冤枉的,樂生也有書狀,具言端委。

杜式方便命使者,帶著公文押解樂生來桂州,並當面對使者說:「他如果要逃,你千萬不要管他。你把我這個意思,告訴他。」使者至賓州,向樂生轉達杜式方的意思。樂生說:「我沒有罪,寧願死;如果逃跑,反而證明我有罪了。」

樂生被押至桂州,杜式方便召入,問起來,樂生又評述緣由。杜式方,便把欽差裴某的書信和公文,讓他看,說:「今日之事,不是我不知道您冤枉,但已經無法可救了,怎麼辦?」便命人審訊。樂生問審訊者說:「杜中丞的意思怎樣?」答道:「杜中丞按照欽差的意旨,押衙您,恐怕要難免了。」樂生道:「中丞的主意既已如此,我還向誰去申訴?」便拿過筆,寫起自已接受賊帥贓賄的情況。杜式方很是憐憫,將要處死前,又領入府中,說:「我知道您很冤屈,有何後事托付給我?」樂生道:「沒有。」杜式方問:「您有兒子嗎?」答:「有一個。」問:「現任何職?」答:「能做個衙前虞侯就滿足了。」杜式方立刻發文,委任其子為虞侯,並贈錢一百貫,用作葬具。杜式方又問:「還有什麼要求?」樂生道:「我被誣死罪,必然不會逃跑,請除去我的桎梏,讓我沐浴,會見妻兒,囑咐家事。」杜式方都答應了。

到行刑那天,杜式方登上桂州城的南門,命人把樂生領出,與之訣別。樂生沐浴梳理,在門樓前拜啟道:「我今天要死了,但雖死也不算完結!」杜式方問:「你怨恨我嗎?」樂生道:「不,中丞是為欽差所逼迫。」杜式方灑淚,便命人領其到刑場內,準備下豐厚的酒食,用飯畢,樂生召來妻子告別,樂生問妻子:「買好棺木了嗎?要趕快去買,同時取紙一千張,筆十支,放在棺材中。我死後,當上訴於天帝之前。」

樂生又問監刑者:「現在是什麼時辰?」答道:「正是中午。」樂生道:「我中午死,到黃昏時便往賓州,捉取副將某。到明年四月,殺欽差裴郎中。」抬頭見執行殺他的那人,是個虞侯。樂生曾兼掌都虞侯,便對他說:「你是我的舊部下,我今天要死了,你注意:別折斷我的脖子。否則,我就是死了也要捉你!」那虞侯到這時,也顧不得聽信他,就用平常之法,拉著樂生的頭殺掉,然後笞杖,笞畢,把屍首拽到場外。這時,這個虞侯(殺頭者),忽然驚倒,面僕於地,而死。

過了幾天,賓州來報,副將在那天黃昏,突然心疼而死。欽差裴某,死於次年四月。這年十月,杜式方正在球場設宴招待朝廷使者,飲酒正歡,忽然抬頭瞪目道:「樂生,你今天怎麼來了?我也沒罪過呀!」要酒灑地祝禱,過了很久,又說:「我知道你冤屈,而竟殺了你,這也是我的罪!現在我明白了:不冤殺別人,就是不冤殺自己呀!」他涕泣流淚,抬到州衙,至夜裡,杜式方便死了。至今桂州城南門樂生死的地方,方圓丈餘,寸草不生。後來,凡是有到桂州為官的人,都見過這種情形,確實不假。

樂生的報冤、復仇,真是十分快捷,神異。

誣陷而枉殺人者,都是非常可惡、可恥、可恨、而又可憐的。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冤殺別人,就是不冤殺自己呀!

(出自《逸史》)

二、棄善投邪,陷害忠臣者皆遭懲滅

唐代,丞相宋申錫,剛開始當宰相的時候,很受皇帝恩寵,他也很「以致天下太平為己任」。當時,鄭注(邪臣)四處勾結奸臣,舉止放縱,以追求權柄。宋申錫想除掉他,便任命朋友王瑤,為京兆尹,暗自與他商定,讓他密訪鄭注不法事,然後獻上他的罪狀,由京兆府擒拿,用杖打死。雖已約定,但王瑤是個反覆無常的小人,他認為鄭注為宦官所喜愛,就想與他靠近,便把宋申錫的計畫,全都告訴了鄭注。鄭注便報告給宦官王守澄,沒過幾天,他們便偽造了宋申錫的罪狀,命人告發他,說他以詩文與諸王勾結,圖謀不軌;又以衣物金寳奇玉為抵押;並命人模仿宋申錫的手跡,都很逼真。

大獄成於宮內,公卿百官無不知其(丞相宋申錫)冤枉。三司以下的官員,都各自上奏皇帝:請求交付外廷核實。這樣,宋申錫才只貶謫為開州司馬。他到任幾個月,就不勝其憤,而死。

第二年,唐文宗降下恩詔,准許將宋申錫歸葬於京城。到了文宗大和九年春天,宋申錫的夫人,正午在堂前午睡,只見宋申錫從中門進來,不覺驚起。宋申錫用手招她,她便走下台階。宋申錫道:「你且隨我來,有一點兒東西,要讓你看。」便把她領出城,好像到了幾里外,一片荒墟上,有一個大坑,坑邊有小竹籠、小木匣各數個,都有封記,宋申錫便提起一個,讓夫人看,說:「這就是那賊子!」於是便憤怒叱罵。夫人問:「這是誰?」宋申錫道:「是王瑤,我的上訴,已被上帝批准了。」再問其餘那些是誰?宋申錫道:「很快你就會知道的。」說罷,宋夫人就灑然而醒,遍體流汗。夫人當即就告訴了家人和親屬,並用筆,記在衣箱中。到這年十一月,王瑤果然因「甘露之變」被腰斬於市,同時受戮者,還有數人,都埋在城外一個坑內。這才知道:宋公(宋申錫)的鬼魂,所說的奸臣叛徒,罪行纍纍,皆得受懲,不假!

那些棄善投邪,陷害忠臣者皆遭懲滅!

(出自《逸史》)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