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李白筆下的秋天 寒氣會這麼重呢?(圖)

2019-09-15 00:00 作者:瀟湘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才高八斗的李大學士竟然無一人肯用,廣遼青天該是多麼寂寞。(圖片來源:天外客/正見網)

李白的秋天最遼闊,也最寒涼。我們今天要說三首李白的秋詩,每一首選擇一句來體會。

一、「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

李白《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

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

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

何處是歸程?長亭連短亭。(連短亭,一作:更短亭)

遠山如黛,雲煙浩渺,瑤林瓊樹,一覽無餘,大氣磅礴,挺心臆開闊的全景開頭,一個「寒」一個「傷心」就把人遁入絕境,再抬頭,整座山都透著寒意,每一片草木都是憂思。這「傷心碧」是怎樣的一種綠色,被暮秋的寒露浸侵了,冷冷的泛著白光,從裡到外深深淺淺一層層一波波參差錯亂。

二、「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李白《秋登宣城謝朓北樓》

江城如畫裏,山晚望晴空。(山晚一作:曉)

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

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誰念北樓上,臨風懷謝公。

如果說《菩薩蠻》中的秋景過於黯淡,那這首《秋登宣城謝朓北樓》可是個秋高氣爽的天氣。詩的前兩句,「江城如畫裡,山晚望晴空。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你看,江城如畫,晴空萬里,水明如鏡,飛虹過橋。如此明媚的日子,李白心情應該大好了吧。

但這第三句「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又轉調了。人、煙、寒三字應是人世無意煙籠碧水寒氣逼人之意吧。就連那些色彩明豔的橘柚也沾染了冰冷之氣。更不用說梧桐葉落了一地,那種枯黃乾焦又蜷曲著的落葉趴在路面上,一腳踩上去碎片狀飛出去,無聲飛散去了。

一個「老」把李白在長安建功立業定心徹底打破了。

三、「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

李白《夜泊牛渚懷古》

牛渚西江夜,青天無片雲。

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

餘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

明朝掛帆席,楓葉落紛紛。(掛帆席一作:去)

李白一路周遊,走到安徽當塗採石磯時,又情緒難耐了。「牛渚西江夜,青天無片雲。」才高八斗的李大學士竟然無一人肯用。一絲雲都沒有的青天該是多麼寂寞。自己所期望仰慕的前代聖賢謝脁謝尚終無望再世。

這次安徽行留給李白的又是無奈和失望。

面對著採石磯的滔滔白浪,李白只想掛一葉白帆,出沒於風浪中。

而後一句「楓葉落紛紛」,更加哀絕。便是浪跡天涯,身後也無回味,只有落葉紛紛,枯索離愁,滿目蒼涼……

這就是遭遇挫折的大詩人李白的悲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