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共產黨資本主義VS福利資本主義(圖)

《美國工廠》觀後感(1)

2019-09-12 09:11 作者:《上報》何清漣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川普實現了他「將製造業帶回美國」這一承諾。
川普實現了他「將製造業帶回美國」這一承諾。(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12日訊】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投資拍攝的《美國工廠》放映之後,引發了無數評論。西方的批評者如《紐約時報》著眼於工人權益,《金融時報》則著眼於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國人與美國人、以及人與AI的衝突。中國觀眾的評價更是複雜,但都沒有涉及一個最本質的問題,這是中國的共產黨資本主義VS西方的福利資本主義——中國共產黨資本主義有兩部分組成:部分是國有企業代表的國家資本主義,部分是民營企業代表的非國家資本主義,後者比前者追逐利潤的本能更強大;二者的共同點是由黨委控制的工會代表勞方。

多數評論究竟在迴避什麼問題

這部影片好就好在非常直觀地展示了共產黨資本主義與福利資本主義的碰撞。共產主義自誕生之日開始,就以消滅資本主義為己任,無產階級(工人)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西方資本主義在世界各國的衍生品,例如東亞各國的裙帶資本主義與國家資本主義,拉美國家的在粉紅色浪潮之後的市場社會主義,從未在西方國家內部堅持自己的模式並用這套管理方式馴化該國工人。中國福耀玻璃公司的管理方式代表了中國模式(共產黨資本主義),這種模式的超強勞動與「低人權優勢」,一直被西方批評為「血汗工廠」並在本世紀前十年想用驗廠審查加以改變,儘管福耀到了美國入鄉隨俗改善了不少,但這種共產黨資本主義管理方式與習慣了福利資本主義的美國工人之間還是發生了不少碰撞,最強烈的控訴是「他們不把工人當人看」。

我很熟悉歐巴馬的理念及其經濟政策,特別研究過他想留給希拉里繼承的「歐巴馬政治遺產」。看了這部片子後,強烈地感受到歐巴馬心中未解的糾結。公平地說,作為投資者,歐巴馬只在這部片子裡展現了事實,將思考與判斷留給了觀眾。這點,歐巴馬比拜登要現實。後者今年8月在愛荷華州的演講中,竟然會說出「we choose truth over facts」(我們選擇真理而不是事實)。

歐巴馬的糾結:TPP因美國製造業反對而夭折

這部片子被一些輿論稱之為「歐巴馬為美國製造業開出的死亡診斷書」,這與TPP的夭折有直接關係。歐巴馬在進入白宮之初,連對華政策都由其委託制訂外交政策的智庫東西方研究中心發包給中國外交部屬下的國際政策研究所,對中國之友好前所未有。由於中國自身作為不當,歐巴馬在第二任期內對中國頗有戒懼之心,出於「不能讓中國等國家來書寫全球經濟規則」這一動機,他想建立TPP並用規則將中國排除在外,這些規則的方向就是限制中國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與努力(詳細分析請見拙文《TPP為何不帶中國玩?》,VOA,2015年10月6日)。

歐巴馬下決心建立TPP,通過放開美國市場,為TPP成員國減免關稅,增多工作機會,加強其產品競爭力等方式,提振這些國家的經濟,從而削弱其對中國的依賴,加強亞太國家對美國的向心力。但公平而論,對TPP成員國全方位開放的美國並未從中獲得經濟好處,也因此TPP計畫提出之後就在美國國內引發爭議,反對者主要是美國的製造業工會與中小企業。福特公司所代表的美國汽車業人士認為,TPP協議將嚴重影響美國汽車在像日本這樣的國家的銷售。在銷售業績受損的情況下,美國的製造業企業只剩下兩個選擇:要麼將生產移至海外,要麼徹底關閉企業。無論哪一種情況,傷害的都是那些依靠一份好工作來支付大學學費或儲蓄養老金的美國家庭。

美國工會勢力不像歐洲那麼強大並遍佈所有行業,但鋼鐵行業與汽車行業正好是工會力量最強大的行業,這兩大行業受到的全球化衝擊最大,工人失業最多。也因此,廢除TPP協議,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不僅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特朗普)聲言要廢除,就連聲稱要全盤繼承歐巴馬政治遺產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也不得不非常鮮明地表達當選後將廢除TPP協議。

歐巴馬對民主黨票倉厚此薄彼

美國工會與藍領工人是民主黨幾十年的鐵票倉,這一點延續到2016年。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是全球化的推動者,他支持中國加入WTO之後,美國製造業走上衰落之途,2000-2010年,美國製造業當中的每個部門都在流失工作崗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電腦和電子工業以及運輸設備工業。但此後製造業就業的增長一直集中在美國的特定地區。

中國則成了全球化最大的受益國。那10年,美國工會及相關NGO發起抵制中國製造的良心購買、在中國推動企業的社會責任標準(SA8000)認證,採購商要求中國企業開展驗廠審查,通過某些國際、地區或行業的「社會責任」標準認證,獲得資格證書,以此作為採購或下達訂單的依據,玩具、電子、服裝鞋帽、零售行業等均在驗廠審查範圍之內。所謂「企業社會責任」標準,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工作環境的安全體面。

《美國工廠》這部片子裡展現了福耀(美國)的工作環境有欠安全,比如長時期距離400度(華氏)不到1.8米的高溫作業、叉車負荷過重、工作環境不安全易引發工傷、流水線作業讓工人過於疲憊,等等,美國工人對這種工作環境很有意見,不斷反映並試圖讓勞工組織介入解決這些問題。曹德旺最後思謀出一個高招——組織美國福耀的管理層去中國福建總廠參觀學習,以改變效率低、產出低的狀態。當美國福耀的管理層去參觀中國的福耀時,才發現中國福耀的工作環境才是真正的不安全:揀選碎玻璃的工人未配備任何防護口罩與防割手套;流水線作業永不停息,工人們日工作12小時、週末加班是常態,普通工人的家人都留在老家——如果熟悉美國在中國推動SA8000這段剛過去不久的「歷史」,再看看美國福耀,不得不承認一個被西方剛認識到的事實:全球化不是讓第三世界國家變成了發達國家,而是讓發達國家第三世界化。

在中國推動企業進行SA8000認證,背後的支持者其實是美國工會。美國工會希望通過驗廠審查,增加企業成本達到削弱中國企業的低成本優勢,讓製造業回流美國。但這一切在歐巴馬贏得2008大選後結束了。歐巴馬與高科技跨國公司的親密關係,以及這些企業對他的政治捐獻,使得他所有的經濟政策都圍繞支持科技產業。歐巴馬除了在網路中立法案上一邊倒地支持網際網路公司之外,還支持有利於Facebook、雅虎以及微軟等科技公司的移民改革,譴責工會。他還推動谷歌和蘋果力挺的專利權改革。在2012年初,歐巴馬甚至支持科技產業反對好萊塢的民主黨同盟,阻止一部版權法案通過。凡此種種,讓歐巴馬當之無愧地成為美國第一位「科技總統」。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傑佛瑞.愛森納赫(Jeffrey Eisenach)認為:「在某種程度上說,我認為歐巴馬總統力挺網路中立、干涉獨立監管機構並非出於公心,他這樣做可能是為了支持朋友。毫無疑問,總統與矽谷的關係非常親密,就像小布希(George W.Bush)與石油和製造商的親密關係一樣,他們都成了後者的代言人。」

民主黨的基本盤——製造業工人不僅無法從全球化中獲益,反而成為利益受損階層。俄亥俄州做為美國重要的鋼鐵與汽車行業集中之地,工人幾十年如一日地支持民主黨,卻成了歐巴馬政府的棄兒,左派媒體還毫不留情地譏笑他們是跟不上全球化時代的低素質群體。2016年他們大多數都轉而支持川普,只因川普承諾「將工作機會和製造業帶回美國」,讓美國重新偉大。作為關鍵搖擺州,福耀美國所在的俄亥俄倒向川普,成為2016年美國大選的一個重要風向標。

川普實現了他「將製造業帶回美國」這一承諾。三年以來,美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不斷增加,福耀所在的俄亥俄州製造業就業崗位激增,但工資低於以往在福特汽車工作的日子。福耀的美國工人們非常懷念當年在福特汽車工作那時薪29美元的日子。但不得不接受時薪12.84美元的低工資。

歐巴馬投資《美國工廠》,不是因為他突然關心美國製造業。影片展現了美國製造業「流水落花春去也」這一事實,但給觀看者留下瞭解讀空間。每個觀眾根據自己的閱歷與對美國、中國工廠制度的理解,會有層次不同的解讀。目前,中美兩國觀眾說不出來的苦澀是:中國模式(共產黨資本主義)血汗工廠的低人權優勢遭遇東西方共同批判,中國工人的美好憧憬就是成為西方福利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工人,而他們憧憬的卻成了美國製造業工人無法返回的過去。

西方左派政客將自己的國家帶入(高)福利資本主義困境,歐美青年還認為福利不足,正嚮往社會主義,美國民主黨20位總統提名競爭者正向選民許諾更多的福利,並且認為這個方向是「真理」。美媒的相關評論努力迴避的就是這個核心問題,原因是無法否定自己堅持的政治正確。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連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