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盛行一種遊戲 卻被川普逐出白宮(圖)

2019-08-30 11:50 作者:夏聞 桌面版 简体 19
    小字

華盛頓白宮外景
華盛頓白宮外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30日訊】貿易戰為什麼能在今天爆發?又為什麼會一再升級到今天這一步?這是因為中美雙方高層對一場遊戲有了不同的態度。

中南海裡的遊戲

在過去的30年裡,共產黨意識形態早就徹底破產,從普通大眾,到中共高層,沒人真信馬列共產那一套。中共權貴們在台上高喊自信,台下卻在拚命搜刮財富,家人子女和錢財都準備好了後路,準備時刻在共產黨倒臺時跑路。

中共的所謂發展模式是透支環境、壓榨廣大「低端人口」,同時利用國際貿易漏洞換取大量外匯支撐海量印發人民幣。這種模式短期內看似有高速發展,但卻無法持續。

同時中共官員從上到下濫權違法嚴重,民間冤假錯案遍地。統治者無法解決問題,只能用越來越高的高壓,把問題壓住,這就導致危機不斷積累,離崩盤越來越近。

這一場遊戲的名字,就叫做「擊鼓傳花」,但這花卻是點燃了引信的炸彈。中南海裡的那幾撥人,一直在玩這種自欺欺人的遊戲。

幾任黨魁,都在玩擊鼓傳花的遊戲,他們目光短淺,只看眼前一己私利,只關心自己眼前的地位。

他們要的「自由貿易」是什麼?

前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8月23日在接受美國思想領導者(American Thought Leaders)採訪時說,每一位總統,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在面對中共時,他們都退縮了,他們允許了中共為所欲為,那就是為什麼我們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也就是為什麼川普(特朗普)要來面對這個問題,他不會退縮。他正在升華為一位偉大的總統。

在被問到為什麼之前的總統們在面對中共會退縮時,班農回答道,這是因為同樣的壓力,就是今天川普總統所承受的同樣的壓力。華爾街和美國的大企業會來到總統面前,說我們不能這樣做。在貿易談判期間,川普面對的最大反對者是來自共和黨內部的,他們說我們要自由貿易、自由貿易。川普告訴他們,我也是要自由貿易的,但我們現在有的並不是自由貿易,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唯物質化的極權系統,並且正在惡化,這是我反對的。

班農還以2017年的達沃斯論壇舉例說,這場悲劇和罪惡就在這裡,那些參加達沃斯論壇的精英們他們是最聰明的,畢業於全球最好的大學,他們的工作就是關於瞭解各方面信息的,他們知道世界上發生的所有的事情,他們是最聰明的。

他們知道達賴喇嘛和西藏的佛教徒們,他們知道維吾爾人,他們知道法輪功,他們知道地下基督教會和天主教會,他們知道活摘人體器官,他們知道所有這一切,但他們卻完全不關心。當他們看到習近平的時候,他們就像看到了英雄,為什麼?因為這意味著更多的錢,意味著更高的股票價格,意味著更便宜的奴隸勞動力。

這些精英們已經完全沒有了道德權威,他們把自己投進了一個完全腐敗的系統,他們完全知道。他們現在卻來嘲笑攻擊川普,說他瘋狂,說他在把系統搞砸。但血和罪惡卻是在這些精英們的手上的。所有那些在達沃斯為習鼓掌的人,歷史會讓他們為這個歷史時刻發生在中國的事情負責。因為他們瞭解這一切,卻把臉轉到另一邊,對此置之不理。

川普不再踢罐子

在美國白宮,在過去30多年裡,在如何對待中共不公平貿易的問題上,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擊鼓傳花。英文叫Kick the Can Down the Road。指把不想做或難做的事情不斷的往後推遲,Can在這裡是指易拉罐的意思,就像地上有個易拉罐,你不想撿,就把它不斷地往後踢,一直拖到最後不得不撿不可。

但現在川普總統卻決定要擔當起歷史責任,不要再做一個踢罐子的總統。

8月21日,川普在白宮草坪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從經濟上解決中國(中共)問題是我必須做的,因為中國(中共)在多年裡一直在佔我們的便宜。克林頓總統、布希總統、歐巴馬總統他們應該早就在我之前解決這個問題。我的日子會容易的多,儘管我喜歡做這件事,但我會過的容易的多。如果我說:‘就讓中國繼續佔美國的便宜好了’,那會容易的多,但我卻不能那樣做。有人說,這是川普的貿易戰,這不是我的貿易戰。這場貿易戰應該在很多年前就發生的,由那些之前的總統們去做的。」

川普接下來的動作更說明瞭他的決心,他說:「必須要有人這樣做。」隨後,川普抬頭向上仰望天空說,「我就是上天選派(做這件事的人)(I am the chosen one)」。他然後轉頭又重複了一句:「必須要有人這樣做」。

當下的美國,從白宮到政治精英階層,越來越多的人已經醒來,這場自欺欺人的「擊鼓傳花」,這個對血和罪惡刻意無視的時代,正在快速走向終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