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爲何不給劉伯承平反?(圖)

2019-08-31 01:10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粟裕、鄧小平、劉伯承、陳毅、譚震林五人合影。(網絡圖片)
粟裕、鄧小平、劉伯承、陳毅、譚震林五人合影。(網絡圖片)

中共文革後,很多電影電視都歌頌所謂「劉鄧大軍」,把鄧小平塑造成最高指揮員,把劉伯承鄧小平率領的129師及後來的中原野戰軍、第二野戰軍的戰績人為誇大,掩蓋了許多歷史問題。許多文章誇讚劉、鄧二人如何並肩作戰、親密無間,事實上,他們二人之間一直隔閡很深。中共建政後,劉伯承中共黨內被批判,直到他去世,鄧小平也沒有給他平反。

歷史達人文貝撰寫的《歷史疑點重重的「劉鄧」大軍》(簡稱《疑點》)一文,披露許多有關「劉鄧大軍」的歷史真相,並揭示了鄧小平不平反劉伯承的真正原因。

129師首任政委是張浩 劉伯承沒有推薦鄧小平

據《疑點》一文的講述,1937年8月八路軍第129師的師長是劉伯承,副師長徐向前,政訓主任是張浩,副主任宋仁窮。1937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團以上單位恢復政治委員制度,張浩改任師政治委員。但張浩患有頭痛病,後來病情日益嚴重,劉伯承便將情況向當時的八路軍總部和毛澤東作了匯報。於是,中共中央才決定由時任八路軍政治部副主任的鄧小平接任129師政委一職。

2006年6月山西老人報發表一篇以採訪劉伯承警衛員王泉雲並署名劉邦昆的一篇文章,聲稱當年是劉伯承推薦的鄧小平。然而,劉伯承的兒子劉太行,2006年7月20日在黨媒《人民政協報上發表的《從糾正幾個史實引出的對往事的回憶》一文公開闢謠說:「在鄧小平擔任129師政委前,他(劉伯承)沒有與之一起工作和生活過,他是不瞭解鄧小平的,他不可能提出讓鄧小平當129師政委。」

中共宣傳誇大129師的抗戰戰果過了頭

1938年2月15日,129師師部轉移到有太行山依托的晉冀豫地區。1945年8月成立由129師和115師合成的晉冀魯豫軍區,劉伯承任司令員,鄧小平任政治委員,下轄太行、太岳、冀南、冀魯豫4個軍區。中共官方曾大肆宣傳,聲稱129師部隊由出師抗戰時的9100人發展到抗戰結束時近30萬人。在八年的抗日戰爭中,129師殲滅日偽軍達42萬餘人。

但這個牛吹的有點過了,因為中國戰場整個抗日戰爭期間,殲滅日軍數量不超過45萬(不含最後日本宣布投降和蘇軍殲敵數)。投降日軍的偽軍在一百萬左右。

「挺進大別山」實為逃竄大別山

中共宣傳稱,1947年6月,由劉伯承、鄧小平率領的晉冀魯豫南征野戰軍(亦稱劉鄧大軍),「挺進中原創建大別山根據地」。這次軍事行動被定義為所謂「人民解放軍轉入反攻的開始」。

但實際上是劉鄧指揮的十三萬大軍被國民黨軍隊追著打,不得不跑向山區躲藏。裝備輜重都扔了,人員損失一半。即使這樣,也是在陳毅帶領華東野戰軍外線兵團的策應下才得以保全。自1947年8月27日進入大別山,到1948年3月28日主力轉出大別山,歷時7個月,換得的代價是13萬人挺進,不足7萬人出來。雖然有中央決策的問題,但戰場指揮員的失誤是造成這種結果的重要因素。所以,究竟是「挺進大別山」還是「敗退大別山」,值得研究。

第二野戰軍在「解放戰爭」中只是小角色

1948年8月劉鄧大軍從大別山出來進入豫西;1948年10月在毛澤東電報命令下,中原野戰軍才向淮海地區靠攏,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他們根本沒有參加。

1949年2月,中原野戰軍改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劉伯承任司令員,鄧小平任政治委員,張際春任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李達任參謀長。野戰軍轄第3、第4、第5兵團。

淮海戰役是在華東野戰軍氣勢正盛的時候展開的。此時由各軍區組成的十幾萬劉鄧大軍與粟裕指揮的幾十萬大軍沒法比,不僅曾經戰敗的陰影,而且裝備極差。不得不靠陳粟華東野戰軍的施捨過日子。在整個淮海戰役中,劉鄧的中原野戰軍實際上只是履行封堵打援的任務。

劉伯承的兒子劉太行後來回憶其父說過這樣的話:「淮海戰役主要還是華東野戰軍打的。我們中野武器裝備差,兵力少,打黃維時是瘦狗拉硬屎,幸虧有粟裕派來部隊及時支持,否則我們中野打光了也打不下來。」

鄧小平上臺主政後,129師就被中共的宣傳機構無限拔高,成了抗日和解放戰爭的主力。一些重新上臺的二野戰將們借鄧小平的威風,到處吹噓誇大戰果。一些電影電視主題都圍繞著鄧小平做文章,誤導了社會,使中國的抗日戰爭史和解放戰爭史走向了歧路。

比如關家惱作戰。129師幾個團上萬人圍攻敵岡崎大隊(營)600多人無法取勝,連彭德懷都稱之為敗仗。然而在彭德懷去世後,許多人把錯誤歸結到彭德懷身上。這些人也不想想,即使這場仗不該打,二十幾倍於敵的129師打不過日軍一個營,自損兩千人還被大部逃脫,在那兒也說不過去。

鄧小平與劉伯承隔閡很深常吵架

在鄧小平和其子女的回憶文章裡,他與劉伯承的關係簡直比親兄弟還親。然而許多文章都提及到兩人矛盾較深。

劉伯承與鄧小平在挺進大別山時隔閡就很深,鬧到不在一起吃飯的地步。據說毛澤東派陳毅擔任副司令時說「兩個四川人吵架,你這個四川人去勸勸。」(引自:上海文藝出版社《一個老兵心目中的陳毅元帥》第364頁)。

劉伯承在1958年反教條主義時受到批判,鄧小平是中央反教條主義的領導小組組長。是他組織和領導了對劉伯承的批判,而且直到1986年劉伯承去世,仍不給他平反。

據說劉伯承兒子劉太行曾說過這樣的話:「劉伯承58年在軍委擴大會議上遭到鄧小平、彭德懷等人的批判,幾十年不給平反,根子都是鄧小平。劉鄧之間的矛盾在進軍西南以後就公開化了。李達、蕭克在鄧小平再起後,寫報告給鄧小平要求平反,並讓劉伯承在報告上簽字。……劉伯承對李達說:我一不簽字,二不指望活著得到平反,你們是『蚊子釘菩薩』,找錯了人!果然,李達打了報告,鄧小平沒有同意平反。後來,楊得志、張震二人去找鄧小平,又碰了大釘子。鄧小平說:你們找來找去都沒搞清楚,58年是誰負責批劉粟蕭等幾個人的,那個會的組長、負責人是我!你們不要再找別人了!張震說:我們還能說什麼呢,只有到此為止了。」

一個來源於日本學者透露的消息被國內媒體以《劉伯承給華國鋒的「特殊遺囑」否則不進八寳山》報導出來,中心意思是劉伯承要鄧小平在他死後致悼詞。然而劉伯承的兒子劉太行卻闢謠說:「大家都知道,劉伯承是在301醫院逝世的,逝世前未提出過誰來當追悼會主持人的問題。」

劉伯承的女兒劉彌群說:「我父親是1986年10月7日去世的,去世前一直沒有平反。我母親提出,在我父親蓋棺定論前,一定要請組織給我父親平反,她說,這不是劉伯承一個人的問題,這是關係到跟我父親一起工作的許多人的問題,關係到今後院校工作怎麼搞的問題。當時我母親還說,全國連胡風都平反了,為什麼不給我父親平反。我們兄弟姊妹都支持我母親的意見,後來卓琳(鄧小平夫人)阿姨給我們打電話,叫我們做好母親的工作,要聽中央的話,就是讓我母親不再提平反的事。當時我們也得到另外的信息,在85年開軍隊院校會議前,張震和楊得志兩位領導同志感到軍隊只提革命化是不夠的,需要提現代化和正規化。給劉帥平反迫在眉睫,因此他們兩個人親自向鄧小平匯報,請示給劉帥平反事,鄧沉默許久後說:「我就是反教條主義領導小組的小組長!」他們兩人無言以對,鄧的意思非常明白,就是不能平反。」

所以,一直到劉伯承1986年去世,已成為中央軍委主席實權在握的鄧小平都沒有給他平反,估計劉伯承那只健康的眼一定閉不上。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