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前生定 古代有這樣一段奇妙姻緣(十一)(圖)

2019-08-27 07:31 作者:金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玉哥和早生記住老者的話「見智即拜,遇輪而修。」
玉哥和早生記住老者的話「見智即拜,遇輪而修。」(繪圖:志清/看中國)

且說早生朦朧中自覺飄飄蕩蕩來到一個所在。好大一片參天古樹中間有一座像廟不是廟,像宮殿不是宮殿的偌大庭院。院內的建築金碧輝煌,雕樑畫棟,沉香繚繞,鐘磬合鳴。聞之令人心清氣爽。

早生想進去看看玉哥是否在裡面,可是繞了一大圈也未見大門。正無奈時,忽見從院內穿過牆壁走出一位老者,這老者鶴髮童顏,神采飄逸,手中還拿著一本正看到一半的書。翻開的書頁在陽光的輝映下閃閃發光。早生見有人出來,趕緊過去行禮問道:「這位神仙,不知我家玉哥可在裡面?」

老者道:「你尋玉哥做甚?」

早生道:「他是我的丈夫,三年未見,很是想念。」

老者道:「既是見了,不過短短几個時辰,熱辣辣的就要分開,不見也罷。」

早生聽說,不覺流下淚來,哀求老者道:「我夫妻感情甚篤,多日不見,已讓妾魂牽夢縈,還請老神仙憐憫。」

老者嘆道:「既是如此,我這裡有一句話,你須記住轉告玉哥,九百年莫要忘記,或許你們還能長相廝守。」

早生道:「請老神仙賜教。」

老者道:「見智即拜,遇輪而修。切記,切記。」

早生又問:「玉哥現在何處?」

老者用手一指樹林外的那條小徑說道:「你看,他來了。」

只見玉哥騎著一匹快馬沿著小路在向這裡疾馳而來。早生顧不得向老者告辭,轉身迎了過去。此刻剛好聽到玉哥的呼叫聲。睜開眼睛看時,玉哥就坐在她身邊,不由臉上綻開笑容,微微說道:「郎君,想煞人也。」

便又昏了過去。玉哥急喚郎中,郎中早已等在門外,聽到招喚,進入房內道:「老爺,有何吩咐?」

玉哥道:「快拿方子我看。」

郎中趕緊將開好的藥方遞上來,寫的是:

桑葉二錢五分,菊花一錢,連翹一錢五分,薄荷,甘草各八分,杏仁,桔梗,葦莖各兩錢。

玉哥道:「此方太過平和,恐怕不濟。她是思慮過甚,急火攻心,外遇風寒所致。需加些降火之藥。」

郎中道:「夫人體弱,藥性太涼恐傷無辜。」

玉哥道:「救命要緊,其他慢慢調理滋補。」

郎中依言又開了些牛黃之類。藥煎好後,玉哥扶起早生,一杓一杓將藥餵下。此時彩鳳也乘車趕到,方信夢中所遇是實。延至下午,早生悠悠轉醒,發現自己正依在玉哥懷裡,復又將眼睛閉上。玉哥知她已醒來,便道:「夫人安心靜養,我不離左右就是。」

早生道:「你抓緊我的手,看是否疼痛,總是感覺像在夢中。」

玉哥道:「正因昨日我在夢裡見夫人病臥此地,才著急趕來,果真靈驗。」

這樣一提,早生猛然想起自己在夢中遇到那位老者托囑的話,連忙說道:「如此說來,我在夢中所見也是真的。」

便將夢裡找尋玉哥偶遇老者並所囑之話講給玉哥聽。但無論怎樣也想不起老者要轉給玉哥的上半句話,只記得下半句是:「遇輪而修。」

玉哥道:「你正在病中,先不著急勞神費力。愈後慢慢再想,反正有九百年時間。」

早生道:「若不能及時想起,有負老者重托,如之奈何?」

這時正好彩鳳進屋送水,說道:「多喝些開水,發出汗來最是要緊。」

玉哥接過水給早生喝下,才想起自己已一天沒吃沒喝了。

早生在店中將養數日後,玉哥將她接至郴州縣衙。此時已萌生辭官回鄉的念頭。恰逢家裡來人報知老父染病在床,玉哥便上表請辭,兩個月後獲准。和新任交割完畢,攜早生與彩鳳還鄉。欲知玉哥還鄉後其他瑣事,也許日後我能再寫。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