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惹人間糾纏 沒有出家卻懂佛學大義的奇女子(圖)

感悟紅樓薛寶釵(上)

2019-04-13 11:36 作者:秦順天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寶釵,《十二金釵圖冊》,清代費丹旭繪。(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命運浮沉,世事紛亂,她不慌不忙解開塵世的糾纏,無所沾滯,或被揚上高枝,或被拋入泥淖,她相信「東風捲得均勻」, 所以風雨陰晴,「任他隨聚隨分」。

寶釵的房間 雪洞一般清冷素淨

黛玉的繡房,詩意書香,比上等的書房還好,書架上壘著滿滿的書;探春的秋爽齋,名人字畫熱鬧滿當,毛筆多得如同樹林;妙玉的櫳翠庵裡,連喝茶的杯盞都是講究歷史與文化的,都是有情調的古玩奇珍。

衡蕪苑裡的寶釵房間,卻雪洞一般清冷素淨,一色玩器全無,僅一案、一床、兩部書,還有簡單的茶奩茶杯。裝飾物就是幾枝菊花,插在一個粗糙的土花瓶裡。

賈母看不過寶釵的衾褥和帳幔,樸素尋常得近乎寒酸,趕緊讓人去找飾有水墨字畫的綾帳子,要換了寶釵的青紗帳幔。

其實,大觀園姐妹裡,寶釵博學多才,不出閨門,她早就閱遍古今之書。只不過詩書於她,已然內化於心不現於外了。

寶釵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做針線活兒。「她穿著家常衣服,頭上只散挽著鬢兒,坐在炕裡邊,伏在小炕桌上同丫鬟描花樣子。見周姐姐一進門來,寶釵就放下筆,轉過身來,滿面堆笑禮讓:『周姐姐坐。』」

這就是寶釵的修養。對一個地位比她低的下人,她都能以禮相待。

她的修養裡 藏著她讀過的書

寶釵的修養裡,藏著她讀過的書,她的知書只為「達禮」,她的「禮」,不是繁文縟節的形式,而是通過自覺修正自己,以溫順謙柔,與外在圓融諧和。

一年三百六十日,對黛玉是「風刀霜劍嚴相逼」,同樣小心翼翼生活在賈府,隨分從時的寶釵卻如魚行水,遊刃有餘,人逢之也如沐春風。

對眾人瞧不起的賈環,她視如寶玉看待,賈環耍賴哭鬧,她好言哄勸,怕寶玉罵賈環,她又忙替賈環掩飾;送禮物也不忘給不被待見的趙姨娘;對賈母不喜歡的人,她也不會怠慢,一一放在心中。

她永遠考慮別人的感受,點熱鬧戲文,她是讓賈母舒心;她的可貴不止於樂於助人,而是她幫助別人也要讓人心裡舒坦,慷慨贈助史湘雲做東,她會考慮不能損害湘雲的自尊;為岫煙贖棉衣服,她也顧及人臉面,叮囑把當票「悄悄地取出來,晚上悄悄地送給你去」。

她配合探春和李紈管理榮國府,絕不蓋過兩人的光芒,光而不耀,功成不居。以「和其光」的平常心,居下守賤,低調做事。

元春差人送燈謎,寶釵故意裝作猜不出,不顯露自己的聰慧,她藏愚守拙,只是不願敗了大家的興致。

她不計較黛玉的嘲諷,反而替小性兒的黛玉著想,儘量少單獨接觸寶玉,不讓黛玉起疑。她不揭黛玉的難堪,最後連黛玉都稱讚她人好,承認「自己最是多心」,「往日竟是我錯了」,「只當你心裡藏奸」。

大觀園抄檢,儘管沒有波及寶釵,她卻有「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的清醒決斷,第二天就搬了出去,堅決遠離是非之地。她有原則,不和稀泥,絕不圓滑處世,而那時誰願意主動離開大觀園呢,除了進退有度的寶釵?

從來不喊出家 深切領會佛學大義

寶釵不吃齋念佛,從來不提修行,不喊出家,但深切領會佛學大義的就是她。

這位出身於「珍珠如鐵金如土」的富家千金,衣服半新不舊,不塗脂抹粉,不戴富麗閒飾,把該減的都減了,以戒「貪嗔痴」、「斷捨離」自律。她不僅對外物不以為意,竟也能把生死聚散看開。

她認為金釧之死,不過「前生命定」,重要的是要寬慰王夫人的愧疚之心,重要的是對其家人善後,銀子一定要給足,她也不計較把自己新做的衣服給金釧裹妝。

尤三姐和湘蓮的生死情事,轟轟烈烈,她卻漠然無感,「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也是他們前生命定。」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她勸傷感的母親:「如今已經死的死了,走的走了」,「也只好由他罷了」。

她被用調包計與寶玉完婚,也只是低頭不語,然後自垂淚珠。奉母命而嫁,她自己怎麼想都是不重要的,如果婚嫁的對象不是寶玉,她也會依禮順服。如同當年待選進京,她絕不反抗。

婚姻尷尬,她隨遇而安。知道寶玉心思不在己,她淡然處之,任勞任怨侍候寶玉,規勸寶玉。確知寶玉出家,她雖是痛哭,卻不失端莊模樣。她居然比任何人都能想通:「寶玉原是一種奇異的人。夙世前因,自有一定,原無可怨天尤人。」她離別亦能自安,而且還以大道理勸慰悲傷的老人。

小時就是「廉靜寡慾極愛素淡」,少時不喜「花兒粉兒」,紅顏老去她亦會平靜從容吧,不會「恨無緣」,而是恆無怨(「衡蕪苑」的諧音)。

命運浮沉,世事紛亂,她不慌不忙解開俗世裡的糾纏,無所沾滯,或被揚上高枝,或被拋下泥淖,她都相信「東風捲得均勻」,所以「風雨陰晴任變遷」,「任他隨聚隨分」。

而「萬縷千絲終不改的」,是她紮根深厚的定力;詩禮教化的修養,決定了她不會隨波逐流,不會委於芳塵。

凡夫所嚮往的「青雲」,也就是那塵世的高度吧,不外富貴榮華飛黃騰達,那肯定不是寶釵的「青雲」。曹公讚她為「山中高士」,穩於山巔之上,俯瞰萬丈紅塵,守得富貴,耐得寡淡;即便賈府坍塌,於陋巷中孤寡育子,她也能珍重芳姿,安之若素。無需出家,也有著「芒鞋破缽隨緣化」的意境了。

附:《紅樓夢》薛寶釵的詩

《海棠詩》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豔,愁多焉得玉無痕。

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柳絮詞》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捲得均勻。

蜂團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

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頻借力,送我上青雲!

 

《更香謎》

朝罷誰攜兩袖煙,琴邊衾裡總無緣。

曉籌不用雞人報,五夜無煩侍女添。

焦首朝朝還暮暮,煎心日日復年年。

光陰荏苒須當惜,風雨陰晴任變遷。

 

(原標題為:感悟紅樓薛寶釵(上)【文史】寶釵「恆無怨」 風雨陰晴任變遷)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