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酷刑造成的嚴重傷害及維權情況通報

2019-05-24 05:16 作者:鄭志鵬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因為被政府黑名單、被高壓防控的「不穩定分子」,因此:抓到這三地看守所裡邊後,我都飽受虐待、被打殘廢、被酷刑!儘管傷重而且是看守所的責任,但是無一例外他們都不處理事件不治療我還進行酷刑、以及捏造是非推卸責任;據透露他們也是為了響應政府制裁打壓我的政策規定。

【一】被羈押在「廣東廣州市越秀區(蘿崗)看守所」的遭遇:

2010年8月24,我在廣州拉橫幅維權曝光,當時亞運會在廣州舉行,全城在「清場、整頓」維穩,為了政府形象:因此我被「順理成章」抓去勞教1年,在進東坑勞教所之前,羈押在廣州市越秀區(蘿崗)看守所。

我是政府黑名單、他們眼中的「階級敵人」因此,看守所所長吩咐「要看好他」!於是進去即被戴手銬和腳鐐,鎖固定在水泥床板上面動彈不得,和死刑犯同等待遇!要拉自然得由監室裡的人去接,他們怕麻煩,因此:一天只給很少份量的水和飯。【傷害】:長期戴手銬兩個手掌於是腫起來,卡傷到相應的神經線,因此兩手拇指一直很麻木至今無法恢復健康...!

看守所吃的飯很差、擠著睡休息時間也遠遠不夠;廁所沒有封閉的成天臭氣熏天;沒有開水,喝的水是從旁邊山上引下來,好幾次看到水杯裡有幾CM長的寄生小蟲。

【傷害】在勞教所的進一步傷害:在送往廣州市東坑勞教所進行「勞動教養」,進去那裡首先要接受軍訓,我骨架傷得嚴重不能達標,被勞教所民警指責、訓練員毆打(導致左耳傷殘)!毆打後被關了半個多月禁閉、酷刑:鎖住腳在狹小陰暗潮濕房子裡臭氣熏天,每到傍晚開始,就有成群大蚊子來襲,裡邊有張很臭的爛棉被,我把蓋頭的地方棉花掏空、剩下網狀物罩著頭以呼吸,衝進網內的蚊子必須消滅掉,於是左手時不時拍一下,後來把左手掌骨拍骨折了,被勞教所知道後,拉出去拷在露天鐵柱子下面整。接下來強制勞動:身體諸多傷殘加上左手掌骨折,勞動效率跟不上就被虐待,甚至用電棍來提高我的勞動速度!

【維權情況】勞教期滿釋放後,更加被惠州政府常年高壓管控,根本無法外出過去維權;後來托他人去維權:勞教所賴賬不承認、申、訴訟管理機關、公安機關也無結果;而看守所對我進行酷刑造成的傷害也同樣投訴無門,公安機關說只要沒有弄死人我們就不會管!......

另外:見到在同一個監室看到兩個也被酷刑的難友:一個整條腰變形了,都說是被被看守所酷刑導致,被手銬腳鐐鎖住吊拷在水泥床板下面、腰凸弓點才能貼到地面,長期酷刑造成腰椎變形。另外一個監友也被同樣酷刑好幾個月,他手長腳長因此貼到地面多一點,腰椎變形沒有那麼明顯,但是被長期酷刑全身形成的汗斑紋就像斑馬一樣...

【二】被羈押在「北京西城區看守所」的遭遇:被虐待、打殘廢、長期酷刑。

2015年5月3日在北京西城區拉橫幅曝光被抓,加上政治因素,我被判尋釁滋事罪、半年刑期;羈押在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到刑滿釋放。

因為我被政府維穩黑名單、重點打擊制裁、穩控對象,因此在看守所也被整治,羈押半年以來,身體和精神受盡虐待折磨,白天:監室號頭等人無休止整我,還敲詐勒索、侮辱毆打、體罰折磨;好不容易熬到睡覺可是旁邊2人通常假裝發夢接二連三左右開弓拳打腳踢...還被安排跟幾十年沒有洗過澡、皮膚性病人或精神病人等挨著睡!申請調換監室反而被民警管教(趙**)毆打、侮辱、謾罵,管教極度縱容他人與牢頭監獄霸虐待折磨我來取樂,無休止折磨到我血壓飆升心跳很快,多次暈倒...

【傷害】在2015年8月29日早上6:10分還是睡覺時間,值班員候**用手捧著涼水灑在我臉上,我被驚醒,全體起床吃完早餐後,我報告給牢頭(監室管理)就被粗暴「禁言,接著監室打手邧、監室人員候**、2號管理員劉**、高*等,4、5名彪形大漢對我進行圍毆;左耳朵、左下巴重拍得暈頭轉向...接下來看守所值班的李隊長(值班民警)問:「沒有事吧?我說有事情哦」!於是我過去門口的電子通話接著報告,正與民警電子說著話,監室人員高*(大個子、監室打手之一)從我背後過來猛勒住我脖子,把我的頭壓在他肚子側面位置,他兩手握在一起拚命的一陣陣壓提勒我脖子,3分鐘後隊長才找到另外一個人趕到監室門口制止。

我脖子被壓勒得奇痛難耐,左氣管位置不斷急劇地流液體,吐出來就是一坨一坨血與痰,脖子支撐頭困難、吞嚥困難!下巴左邊骨頭韌帶也受創傷;左腳被踢腫,左耳朵外耳腫起來、右肩胛骨下一根肋骨因此更加異位!......2015年8月29日早晨被圍毆殘廢,負責我這個監室的管教趙**上午就發動同一個監室所有人給我施壓要求我就此罷休:不要要求立案、聲張...如果我不從所有人不能買東西和加菜、晚上全體不能睡覺進行值班、甚至整層樓都要被制裁;逼迫我就範屈服。

看守所所長謝*和負責管理我的直接責任人趙**,在看守所沒有相關醫療設備的情況下,為了推卸責任和節約醫療經濟開支,以及配合政府對我的制裁政策:不立案不處理人,而我要求治療和立案、保存相關視頻,立刻被戴手銬腳鐐、手掌和腳板貼鎖在一起,整個人C形緊緊鎖住動彈不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呀!【傷害】折磨了一個月多,我已經是身體機能綜合衰竭!!頭髮鬍子白了不少、左耳朵外、中耳發炎聽力下降、眼睛飯前看不清東西、心跳紊亂、心絞痛(被懷疑患上冠心病)、脖子僵硬支撐頭吃力、說話吃力腫脹、氣管傷每一次呼吸都異常痛苦,平躺一分鐘不到氣管就咕咕的響,睡覺時必須側壓住氣管傷口都在分泌物才能睡會兒,早上起床就看到血膿已經湧到鼻孔口腔,因為流鼻血脖子支撐頭辛苦、說話吃力(情況到現在幾年了一直這樣子)。到專科醫院檢查療養部分傷,在看守所造成的傷殘太多經濟等等問題無法全面檢查評估。

沒日沒夜酷刑和集體虐待到10月初到月中,我到奄奄一息的地步!糊里糊塗被迫按照看守所所長與管教的編排:「按照他們的口述,寫下了一系列他們捏造是非掩蓋事實的「情況」:比如我被圍毆過去監室門口的電子通話報告管教,管教趙永剛則要求寫成為:是我往門口方向去撞門、牆自殺,被監室人員高**摟住我脖子因此救了我的命!我沒有被打和被長期虐待酷刑,也沒有被敲詐勒索。看守所沒有醫療設備與專業醫生治療我,看守所的報告是我沒有傷、要我承認;我的脖子被暴力卡得吞嚥困難、下巴同時被扭帶傷咬東西困難,看守所說我絕食、要我肯定;要求看守所謝所長給我安排治療,他回覆我:你沒有傷、我就得說沒事!被毆打虐待酷刑造成心跳紊亂視力障礙等等、看守所領導管教也逼迫我寫這情況的原因是:因為擔心自己被重判所以情緒問題和自己想不開導致!------然後:他們把這些編輯捏造是非躲貓貓的材料整理好逼我簽字畫押放到我的服刑檔案裡。

在2015年11月上旬我刑滿釋放即刻在看守所門口要求見西城區檢察院駐所檢察官被拒,接著被惠州市政府駐京辦和地方政府與公安遣返、沒有進行救治處理...到了惠州自己被一邊嚴管一邊溜出去惠州市以及廣州市各大醫院檢查和保守療養,白天去醫院檢查治療晚上睡大街,因為花光了錢治這些急病;以及和北京相關職能部門維權、訴訟,以及求助治療費!

【維權情況】快遞一次發十幾件、當年第一時間回去西城區檢察院派駐西城區看守所檢察室,被主任檢察官(丁毅)聯合惠州市駐京辦暴力抓獲非法拘禁和遣返、往後好幾次到北京訴訟和立案,都被駐京辦抓到遣返,因此當時錯過立案訴訟時效...!再往後這個案子,在追責方面:投訴到西城區分局、西城區政府紀委、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政府紀委等、公安部、西城區檢察院、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北京市檢察院等等,他們都不肯處理看守所相關責任人、還睜著眼睛說瞎話!在信息公開方面:在看守所被圍毆、被看守所酷刑致殘即刻要求保存視頻以及相關消息,釋放後即刻聯繫駐所檢察、以及到西城區法院和北京第二中級法院訴訟,均不支持消息公開!國家賠償方面:到西城區公安分局、北京市公安局申賠、到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訴訟均不支持訴求!

.在兩會期間到北京市檢察院抗訴,2019年月15日北京市檢察院給回覆:不重新審查我的冤案,意味著:我連緊急治療費都賠償不到!諸多傷患治療以及傷殘補償也被其非法剝奪!哪有法有有天哦??

很簡單的追責和國家賠償案子,北京市公檢法竟然捏造是非說瞎話、枉法裁判還侮辱我!而地方政府駐京辦,聯合不准我到北京維權,全國聯手對我進9害、制裁!

【其他情況】:看到一起被酷刑的難友馬**,被長期帶特製的重型手銬纏腳鐐絞拷,2015 10 16西城區法院審判他,看守所沒有找到重型手銬腳鐐的鑰匙,所以在法庭上也是蹲著進行的。

還有:208監室當時關著一個可憐人,現在我一時間想不起他的名字,其他人反映是抓捕時弄傷頭部的,關在看守所一年多了,也沒有治療,病情加重大小便失禁,(我值班時候幫他清理的)發展到走路要2個人扶住,那人眼看就不行了,看守所才匆匆通知家屬接出去(保外就醫)!

【三】被羈押在「廣東惠州市惠陽區看守所」的遭遇:被管教親屬打斷骨頭,看守所不處理還強制大量勞動、安排愛滋病肺結核人一起同床共枕,還差點被精神病...強迫勞動到暈倒弄醒繼續做...

2016年10月:「關於我舉報地方某些腐敗串案滔天罪行、相關職能部門領導包庇,形成地方窩案!以及舉報被政府報復,長期飽受政治和司法迫害並且造成嚴重後果等等問題......」向惠州市市長麥**(現任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局長)反映,要求正視和處理這個案件。

時任惠州市市長麥**當場就批示處理問題!但是後來只是暴力維穩我、他接手的事件不作為:從麥**批示我的問題到2017年5月中我被他們構陷抓捕判刑這期間嚴控非常異常、頻繁軟禁我,我就連到外面緊急治療都不行。在2017兩會維穩20天後,我父親首先撐不住政府日夜不停的暴力下酷刑心臟病高血壓病發作不省人事,政府維穩隊不准我送他去醫院導致搶救耽擱...接下來一帶一路會議我被軟禁、全家人也被維穩酷刑,我父親因此被政府整得前後連續住了幾個月醫院,而我也被他們打了好幾次,全家人被推入火坑...

於是我舉牌曝光網上發帖求助:批評惠州市市長負責我的事件後亂作為涉嫌違紀。2017北京有諸多的外交活動還有19大,麥**市長涉嫌怕我搞出事情影響到仕途,市也可以趁機會打壓網上言論、還有就是我父母被政府整的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因此乾脆干預公檢法,連同下級構陷我,捏造是非顛倒黑白:在5月16日我被惠陽區公安局抓去看守所,判刑8個月,為19大來臨「穩控」把我在看守所!這一次也給毆打、虐待、酷刑得夠慘!

在進去「過渡倉」5天就被放到216倉(工作生產區),由管教劉**負責、管倉賴**(殺人被判死刑在申訴、情緒極不穩定)連同幾個牢頭獄霸管理,在裡邊有繁重的生產任務,他們時常用暴力和虐待來提高速度!東西他們吃光還不用幹活、值班。

【傷害】我因為是政府維穩黑名單,剛進去看守所已經被虐待,管教劉**把他犯罪的親戚陳**安排過來,在2017年6月6日下午:我和管倉賴以及陳在休息倉,賴吩咐我除了工作任務還要干其他,我沒有聽明白只好重新問,陳左手提著我胸口衣服右拳頭就猛擊我右胸!我後來緩過來可以動了就走去按呼救電鈴:要求看守所對故意傷害進行處理、保存視頻、傷得很重要求對我進行檢查治療。

等了一個多小時,我看到片區值班的葉隊長經過,於是說明情況,他竟然對我說:「再聲張就拖你出來拷,一天打和噴辣椒水幾次」!而負責我的管教劉建和和監室賴管理「溝通」後,賴發話說就這樣子算了,我們以後不在刁難虐待你!打我的陳看到我傷得嚴重:說願意叫外面的人給我存幾千塊作為補償!我沒有同意,於是:我被拖出去整以及戴上重型腳鐐,回到監室被安排和愛滋病、肺結核一起貼著睡(貼著窄窄的廁所邊睡,全監室幾十個人整晚時不時上廁所就輪流踢醒、洗手水水杯水故意弄在我臉上,白天加勞動任務,完成不了晚上就隔一個小時起來值班一次到天亮,酷刑同時伴著各種惡毒的虐待)和工作!

【他們構陷枉法裁判我,接著為了永絕後患我差一點被精神病】熬到6月12日,我被叫出去一個辦公室,見到一位穿著警衣自稱惠陽區公安局的,問我想不想早點出去---在努力地說服我去做精神病鑑定,說明如果配合(做鑑定的時候裝瘋賣傻等等)的話,可以不用坐牢!接著:20日,看守所所長翟**又來遊說我,另外:他說明以後不要再曝光惠州市市長麥**違法違紀亂作為、也不能說是他干預司法連同下級構陷我抓我來坐牢。他說因為這樣子會讓惠州市政府更加恨我。很明顯:為了防止後患,我被打斷骨頭還想搞進精神病院企圖永絕後患,防止我釋放之後他們的罪惡被揭發惡化!

我沒有配合被精神病、沒有配合惠陽區公安分局指證她人入罪等等,因此更加受到慘無人道的酷刑!我右胸部肋骨被打掉沒有給我做骨固定,加上各種酷刑,其他人在各種虐待的同時可以在晚上任何時間毆打我,而且事發後手銬腳鐐辣椒水只噴我!勞動任務一直再大量增加,因此不但長不回去,前面打斷了這種情況下導致背後連接脊柱處也掉了下來,肋骨半圓形整條脫落,舉手投足和呼吸都痛苦!一直以來不再癒合。

【維權情況】在離刑滿釋放前才見到惠陽區檢察院派駐看守所檢察官,投訴無果!釋放後繼續維權、要求立案要求刑警隊驗傷、走形式維權到惠陽區公安局、惠州市公安局、以及到惠陽區和惠州市檢察院、惠陽區政府、惠州市政府等等部門反映情況無果!釋放後一直被高壓穩控。

釋放就到惠州市專業的骨科醫院初步檢查是胸部軟肋骨骨折或傷、到廣州市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廣東省骨科研究院)初步檢查是支撐手的重要骨架整塊脫落游離、脊柱扭曲變形,也和惠州醫院一樣要求住醫院詳細檢查然後再動手術與治療!因為經濟困難、治療手術費膨大等等原因而無法進行...

【其他情況】:這個看守所被羈押者,只要有錢,就可以買通管教或者門口的人,通過錢過得很好:吃到外面的大魚大肉、香菸等等;可以叫他們通信聯繫外面,一封信當時500塊;想在睡覺的時候床板寬一點就必須大錢去買;有些被羈押者是來做做樣子的很快通過**放了出去...看守所很矮而狹窄、為了取光成本,在外倉為工作區:上面是封閉起來的透明材料,因此十二分悶熱,天開始亮工作到天黑了吃完晚飯繼續勞動,累暈倒了弄醒了繼續上崗!在內倉:外面下大雨裡邊也同樣下小雨,床鋪被子濕琳琳是經常事,沒有放風的加上其他原因,許多監室全倉人都感染頑固的皮膚病、龜頭炎等等。

聽說:「想不幹活或者做管理:也可以花大錢承包下來後進行各種管理牟利。聽說之前做勞動做死了人,換來看守所為大家加菜一次(每個人兩小塊燜豬肉)」。

我在幾個時期被羈押在這三地的看守所裡,因為是政府黑名單人物、政府眼中的「階級敵人」,因此均被慘無人道的虐待、毆打與被看守所酷刑致殘、傷情很嚴重!三地看守所還對我維權進行「躲貓貓」、推卸責任,相應的市、區公檢法和政府聯網包庇打壓;而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被稱為全國五星級豪華看守所,都如此黑暗、罪惡、腐敗!至於其他看守所不言而喻!北京、廣州、惠州三地的看守所,對我的傷害、酷刑造成的傷殘嚴重、無休止的痛苦分分鐘再折磨無辜的我揮之不去......

三地看守所無一例外的是管理者以黑治黑、異常腐敗...!裡邊充滿罪惡,監督部門架空;慘無人道的酷刑方式五花八門,裡邊賣的很多假貨而且特別貴。性病、精神病、愛滋病、肺結核和健康人一起關押、擁擠、睡覺也是擠著的...

特別是北京西城區看守所以及惠州市惠陽區看守所,對我的人身損害程度異常嚴重!!投訴、申、訴訟那麼久了,都顛倒黑白枉法裁判,導致我竟然連醫藥費也不能賠償;追究責任更加沒戲了。

我作為三地看守所的重度受害者:在裡邊遭到虐待、毆打、酷刑,導致身體機能衰竭、諸多身體功能殘廢、骨被打斷裂還被強制勞動到骨游離---屢屢累暈倒在死亡的邊緣!好不容易熬到釋放撿回半條命出來:維權和看病卻被政府圍追堵截打壓、為了制裁我,公檢法配合政府捏造是非對我枉法裁判!

「事件可以看到:北京和地方公然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全國聯網迫害,十幾年來被政府肆無忌憚的報復迫害!到現在:當事人與家屬還不斷遭到惠州市政府和當權者高壓管控與重點打壓,流氓統治投訴無門、全家人苦苦掙紮在死亡邊緣...;尋求社會各界以及人權組織等等關注」。惠州市維權人鄭志鵬:18948590589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