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公司的這項傳統福利可能要爛尾了(圖)

2019-05-21 08:29 作者:蟲二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谷歌
谷歌食堂 (Stephen Brashea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21日訊】傳言網易食堂即將收費,豬廠幾乎第一時間出來闢謠,自谷歌以來的傳統,食堂就是一線大廠的標配,考慮到謠言可能是未經披露的真相,996之後脆弱的職場神經再也經不起折磨了,尤其在華為早餐還收8元的情況下,三餐免費的網易簡直是業界良心了。

食堂變成不可觸碰的禁忌,原因複雜。

早期的網際網路公司對外部環境依賴度很低,所以選址經常在郊區,成本低又有足夠擴展空間,為了彌補公共服務的不足,提供餐食十分必要。

食堂的KPI看似是平衡成本和支出,減少不必要的時間浪費,但這是富士康的邏輯,而不是網際網路的,10年前谷歌食堂的年度投入就在8000萬美元以上,今天更是天文數字,這足以吃掉一家中型企業的全年營收了。

有讚CEO白鴉說過,只要他在位一天,就不需要食堂,因為他本能的意識到有讚2200人的規模,6.85億港元的營收,不可能把食堂辦得媲美谷歌,反倒是提供了一個糟糕的標靶,讓員工的吐槽火力更為集中。

對小公司來說,依賴社會化供給不可避免,所以有讚寧可每月發放880元飯補也不辦食堂,白鴉的錯誤在於把這個思考過程說了出來,這既不明智,也無必要。

谷歌食堂一直外界眼中的模板,但很多觀察相當偷懶。

有人根據谷歌餐區和辦公區保持45米距離,等候時間控制在4分鐘以內,判斷谷歌關注的還是效率,但在動線設計和排隊理論方面,富士康才是冠軍選手,後者的深圳園區可以滿足16萬人同時用餐,谷歌考慮更多的顯然是舒適性,而不是如何飛速的把飯吃完,否則早就去研究卓別林的自動餵食機了。

還有人覺得谷歌是出於員工健康的考慮,因為谷歌食堂從2011年就把重要區域留給了營養配食,縮小了擺盤盛器,又倡導素食,但好吃的東西從來不健康,谷歌並不掩飾對美食的狂熱,食堂每年研發的甜品都在1000種以上,Android歷次迭代都是甜品命名,1.5cupcake是紙杯蛋糕,1.6donut甜甜圈,2.0eclair鬆餅等等。

所以,包括谷歌在內的網際網路大廠對食堂文化的重視,並不是聚焦於某個或某些具象化因素,更深刻的原因在心理層面。

比如「天下真有免費的午餐」,在企業裡提供這種帶有慈善性質的服務本身就很有說服力,據說丁磊在電梯偶遇並不熟悉的員工,總會詢問對食堂的看法,顯然潛意識中他預期會得到滿意的回答,並希望通過互動強化這種認知。

對員工來說,網際網路所描繪的財富勝景往往需要艱苦的付出,在這個過程中免費享受豐盛美食會帶來很強的滿足感,同時降低可能的現實焦慮。

然而,高大上的網際網路食堂從誕生那天就面臨著雙重壓力。

早在2014年,美國國稅局(IRS)就發起過對谷歌、推特和臉書免費餐食的調查,在他們看來,企業偶爾發放咖啡、飲料與零食可以被視為不納稅的「最低限免零售」,但開闢專門場所、長期系統性的提供免費餐食,就是一種應納稅的福利。IRS做過測算,類似的工資性福利可能導致了20億美元的稅收流失。

免費食堂也是網際網路超高人均創收的產物。

李開復當年給谷歌中國招聘廚師,為吸引服務過奧運會的優秀人才,開出了5000-10000美元的月薪,遠高於當時的行業水準,這份自信來自於谷歌高居全美第一的209624美元人均利潤,相比之下,谷歌食堂全年8000萬美元(未計入固定支出)的投入,分攤下來相當於人均4200美元左右的水平,谷歌完全負擔的起。

另一方面,網際網路公司致力於自給自足的提供餐飲、健身等服務,也導致動輒上萬人的龐大員工團隊對當地經濟的貢獻減少,引發很多爭議。

舊金山此前就迫於本地餐飲業者的壓力,要求臉書提供的員工餐食必須按半價收費,如果員工外出就餐,才允許全額報銷,臉書為此還專門發出內部信,鼓勵員工在當地消費,而不是窩在企業園區裡打發時間,舊金山餐飲協會甚至還醞釀一項法律,要求工作場所不允許設立自助餐廳,去年臉書把2000名員工遷至山景城的新園區與谷歌毗鄰而居,當地政府也提出了類似要求。

想想看,為免費食堂自豪的丁磊突然收到後廠村餐飲協會的抗議信,是什麼畫風?

網際網路食堂從來不是效率和效益的產物,起決定作用的是一種大廠心態,從歷史上看,管理者提供豐富而冗余的公共服務向來是獲取口碑的成功策略,它的內涵可以概括為8個字:盛陳珍饈,以示富足。

古羅馬就經常舉辦各種免費的大型公共宴會,凱撒曾經一次招待2萬民眾當街吃喝,後來的皇帝如圖密善、提比略、卡裡古拉等等,動輒就擺出上千桌的宴席,與民同樂,古羅馬人往往吃到嘔吐都不肯停下來,就與這種傳統有關。

唐太宗李世民勤於政事,每次朝會自晨至午,為時甚久,大臣枵腹聽命,經常餓得眼冒金星,於是體察下情的皇帝開始提供全天免費餐食。

每餐非常豐盛,食物多達100盤以上,還有水果蔬菜、美酒、各種應季小吃和粥品,節日另有甜品,比如重陽節就有麻葛糕,但到晚唐時期,這些餐食的質量和種類都下降了,甚至晚餐還斷供了。

有人將之歸咎為唐朝的衰落,這非常愚蠢,一個國家再衰落也供得起幾餐飯食,斷供背後的真正原因是盛唐氣象的消磨,或者用網際網路的語言,唐朝沒有大廠心態了。

免費食堂是網際網路財富神話具體而微的標誌性意象,是網際網路經濟數十年高速增長的縮影。2004年到2014年,谷歌營收從27億美元暴增至640億美元,利潤從2.86億美元增長到130億美元,任何福利性支出都不會構成壓力,但下個十年、人到中年的谷歌呢?或者說整個網際網路還能朝氣蓬勃、睥睨蒼穹嗎?

在網際網路最風光的日子,免費食堂賺足了羨慕的眼光,但在巨頭比傳統企業還關注財報的今天,食堂有可能變成昂貴而不必要的裝飾品。

我們不擔心免費食堂的消失,我們擔心的是網際網路高增長時代的終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