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不仁 以百姓為芻狗(圖)

2019-03-25 09:00 作者:李華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校園
某校園食堂(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3月25日訊】曾經有人形容:「中國人通過一次次食品安全事故學習到了不少化學知識,從三聚氰胺牛奶、蘇丹紅鴨蛋到瘦肉精豬肉……」

中國,幾乎每時每刻都有人受到黑心食品的傷害,輕者腹瀉不止,重者食物中毒。也正是在這樣一個高度危險的環境下,中國人似乎正在進化出「百毒不侵」的免疫力。曾經聽人講過一個笑話:「國外的一家中餐館,因為食物不衛生,結果用餐的西人都倒下了,而中國人卻沒事。」

這個笑話雖然是杜撰,但是卻透露出不少中國人的無奈和自嘲。如果從進化論的角度看,這樣的說法也不是沒有道理。自然界中有生態隔離,它指的是同一物種的不同種群生活在同一區域內的不同生態環境內,久而久之積累了不同的遺傳性,以適應不同的生存環境,而造成的群體隔離。當然這樣的隔離還沒有造成物種分化的生殖隔離,只不過有了某方面的天賦異稟,比如生活在高原地區的藏人血液中的一氧化氮含量明顯高於平原地區,所以才不會有高原反應。

筆者家鄉有一位怪人,大家都稱呼他為「大仙」,他的厲害之處是吃什麼不衛生的食物都不會得病。他經常吃一些人家倒掉的餿水,有時混進了死老鼠也大快朵頤,簡直令人不可思議。在一些農村地區,農民經常用一些臭味扑鼻的餿水拌飼料餵豬,豬好像也沒有生病,還一天天膘肥體壯,我們會認為豬天生就喜歡吃不潔淨的食物。其實據生物專家介紹,豬並不喜歡吃變質的食物,它們有時也會生病,但是經常給它們吃,它們的胃貌似變強大了。筆者真不希望中國人將來的胃也變得強大,畢竟病從口入,累積的毒遲早有一日會爆發。

談起中國人對吃的講究,那可是一點不含糊。剛開始有四大菜系,後來又有了八大菜系,每個菜系又是包羅萬象,外國人說食在中國一點都不假。中國人吃的雖然豐富,但是衛生方面總是不盡如人意。晚清末年,西方傳教士來華筆記中記錄的中國人的飲食衛生狀況普遍很糟糕,以至於仍然給今天的西方人留下刻板印象。去年底,瑞典電視臺拍攝的一段「辱華視頻」裡還出現了禁止中國人「一邊端著飯碗一邊方便」的提示牌。

外國的月亮並不比中國圓

晚清以來,隨著中國人口的快速增加,土地資源日漸匱乏,而工商業吸納的就業人口非常有限,中國從此陷入了積貧積弱的深淵。肚子都填不飽的人,怎麼還會在乎食物有多衛生呢?

今天中國人過上了中共所說的小康生活後,溫飽已經不成問題了,今後是如何吃得更好的問題。但是如今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多發,中共卻無所作為,如果將食安問題歸結於民族的孽根性,恐怕說不過去。

食品安全問題其實不是中國獨有,歐美等西方國家也曾經發生過嚴重的食安問題。美國一部記錄片叫做《食品工廠》,揭露了大型食品公司經營者為了獲取高額利潤不惜改變動植物的生長方式和生長週期,在看似清潔的食品加工流水線上,沙門氏菌和希氏大腸桿菌毫無阻礙滲透到食物當中,毒害著人類的生命。

資本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屬性並沒有國界,但是美國政府後來通過制定一系列嚴格的食品安全法,出重拳打擊不法行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而今天中國發生食品安全危機後,地方政府首先是維穩思維,不是想著怎麼去解決問題,而是挖空心思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次四川學校食堂發霉食物事件依然如此。事情如果真鬧大了,習近平、李克強出來講幾句重話,找幾個替罪羊,過一段時間又歲月靜好了。

該管的沒管好,不該管的管不好

今天中國的食品安全問題為什麼總解決不好呢?筆者認為有以下幾點:

首先,政府的手伸得太長,該管的沒管好,不該管的管不好。

在理想的共產主義國度裡,國家包辦國民的一切生活,領導掌握一切「生殺大權」。今天的中國雖然走的是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依然沒有背離這一基本原則。

以學校食堂為例,以前都是學校自主經營,不僅經常虧損,提供的飯菜品質還不怎麼樣。後來一些學校索性承包給私人老闆經營,每年不僅可以為學校創收,還提高了飯菜品質,在當時來看也算是一種進步。

不過近些年來,中國地方教育局增加了對城鄉中小學校的管理許可權,比如將原本由學校自主選擇食堂供應商的權力收回,改為由教育局統一招標全市中小學校的食堂供應商,美名其曰:統一招標、統一採購食物,可以讓食堂更安全。地方政府的職能部門擴大自己的權力,無疑對自己最有利,在中國特殊的國情裡,手中有權就有了尋租的機會。

去年以來,媒體相繼報導了中國中小學過期牛奶的問題,這裡的牛奶還有一個特殊名稱叫「學生牛奶」。一般這樣的牛奶也是由當地的教育主管部門選擇供應商,然後要求下面學校統一訂購,有些學校為了完成上級銷售任務,也為了自己賺點推銷費,強制訂奶的現象比比皆是,筆者上學時就經歷過。

權責一般都是對等的,一個政府掌握了多少權利,也要承擔多少責任。每次學校食堂發生食品安全事故,當地的教育主管部門自然脫不了關係,但是手握執法大權的食安部門和教育部門本來就是一家,你能希望它站在哪一邊呢?

筆者居澳這些年,發現澳洲的中小學根本沒有什麼學校食堂,也沒有什麼學生牛奶,學生午餐都是自己帶,自然也不會有學校食品安全的問題,從當地教育主管部門的角度來看,這實在也是明智之舉。

有限政府與有為政府

西方國家一直以來都奉行有限政府,近些年中國提出了「有為政府」的概念,主張政府應該有所為,這本沒有錯。但是筆者覺得一個政府更應該有所不為,不應該去插手的權力,不要去管,管不好,最後自己落得一身騷。

其次,規章制度形同虛設,監督效果完全不彰。

在中國的政府和企事業單位,我們經常能看到所謂的「制度上牆」,一些規章制度和工作流程用精美的圖文印製成看板掛在牆上。不過這樣的「制度上牆」還一直停留在書面,並沒有深入人心,很多時候是為了應付上級檢查或領導視察。

在中國特色的國情裡,多少規章制度都抵不上領導一句話。領導鍾意哪家供應商,就算他報價再高、質量再差也要入選,下面的學校只能照單全收,就算遇到有變質的食物也要當做沒看見,繼續用,這樣才算配合上級工作,當然這一條繩上的「螞蚱們」也會雨露均沾。

這次四川負責食材採購的女領導,被一些學生家長圍追堵截討要說法,視頻中的她穿著價格不菲的大衣,拎著限量版奢侈品包包,一身珠光寶氣。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上面的領導都是如此腐敗,還能希望下面的工作人員有多盡心盡責呢,「螞蟻搬家」、「蜻蜓點水」那都是常事。

筆者的一位鄰居曾經在中學的食堂工作,她經常光明正大地將食堂裡的一些品相好的蔬菜水果帶回家分給街坊四鄰,據她講:「每次食堂送來蔬菜水果,裡面的員工都會悄悄挑出好的帶回家,一鍋菜燒出來,他們挑好的先吃。」她把這些完全當做理所當然,沒有一絲愧疚感。

最近中國的官媒大幅報導了日本學校食堂的經驗,其中提到日本學校提供的午餐要讓校長先吃,校長吃完半小時沒事後,才會讓學生吃。日本人其實並不是天生就有規則意識,而是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慢慢養成,天長日久規章制度早已內化於心外化於行。

今天中國校園食安問題不過是中國食安問題的一個縮影。老子《道德經》有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意思是天地是無所謂仁慈的,它沒有仁愛,對待萬事萬物就像對待芻狗一樣,任憑萬物自生自滅。聖人也是沒有仁愛的,也同樣像對待芻狗那樣對待百姓,任憑人們自生自滅。今天中共似乎也是沒有仁愛,在食安問題上任由人民自生自滅。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

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