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環球之旅-古巴(圖)

2019-05-06 09:40 作者:金帥氣、魏偽善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古巴哈瓦娜街頭與傳統的酒紅色汽車。
古巴哈瓦娜街頭與傳統的酒紅色汽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用極為浮腫的臉睡到很晚才起床的早晨。我很喜歡旅館的豐盛早餐,兩個半熟煎蛋。漫無目的地在村莊入口閒晃。不帶任何意義地按下相機快門,拍攝村莊裡的狗、水果店、腳踏車。

當狼吞虎嚥吃下的早餐,差不多已經從腸胃中消失的時候,我走進了看似餐廳又好像不是餐廳的可疑空間。這裡的古巴家常菜與它不起眼的外觀不同,美味程度遠遠超出預期,我大口大口地將食物消滅。一邊癱靠在公園的長椅上,一邊炫耀肚子和坐在隔壁的老爺爺一樣大。

我走進超市,想買一些旅行會用到的必需小物。彷彿店員是中午喝了幾杯啤酒才把東西放到陳列架上似的,筆跟排水孔蓋竟然混放在同一個空間。雖然大部分的古巴商店都是這種陳列方式,但我每次看到都會覺得很不順眼。我在那慘不忍睹的混亂之中,猶如科學蒐證一般,找出我要的必需品。買完東西之後,我再次漫無目的地在巷弄裡閒晃。

時間無情地流逝,又到了肚子叫餓的晚上。回到旅館,吃了幾口白天買的切塊麵包和水果,然後準備入睡。

像前天一樣的昨天,像昨天一樣的今天,以及像今天一樣的明天,不斷地循環下去。在某個價格低廉的地方填飽肚子,買一些小東西和點心,不管做什麼事都不覺得費力。連續好幾天都反覆著毫無意義的「衣」、「食」和短暫的「感觸」,晚上和平常一樣回到旅館,躺在床上的偽善先開口了。

「雖然來到了一直很想來的古巴,但並不是那麼開心。」

「……我也是。」

這是突然抬起頭來的心聲。因為害怕當它吐露在世界的瞬間,就會成為不得不承認的現實,因此一再推延,不願說出來。這大概就是對於沒有盡頭的無力感,做出的簡短告白吧?預料中的長期旅行的低潮。

「今天要喝一杯嗎?」

「好啊。」

明明三天兩頭就會迎接一下酒先生,卻講得好像是「好久不見」的樣子,聽起來真是有夠心機。話剛講完,就衝出去買了一瓶哈瓦那俱樂部,這是一種蘭姆酒,也是古巴的經典名酒,另外還買了一瓶連一克的糖都沒有的碳酸水。雖然是倉促之下打造的沒有任何小菜的酒桌,卻比想像中還要更糟糕,因此趕緊將置於抽屜上方的假玫瑰花擺上去,看起來有比較漂亮一點。我們突然對視的瞬間,兩個人都「噗」地一聲爆笑出來。

環遊世界之前,我們一起去過最長的旅行是兩個月。因為這次很快就會超越之前的時間長度,所以當初就預想到會有低潮。也常常從比我們早進行環遊世界的旅人口中聽到這樣的事情。踩踏在初次到來的地方,嘗試各種新奇的事物,遇見新的人。

總是在體驗不同的事物、新的事物,這件事不知不覺成為「日常」,屬於旅人的矛盾。雖然早已有所覺悟,卻沒想到偏偏是在夢想中的古巴迎來了低潮。承認的瞬間,嘴巴裡像抹了藥粉一樣,苦苦的。

當剩餘的酒明顯少於喝下肚的酒時,我們終於制定出對策了。比起小心翼翼承認的事實,這樣做既簡單又明瞭……

連低潮也一起享受吧。

隨心所欲地過吧。

不要逃避,繼續面對,低潮也會迎來低潮。

我們決定不要抓著低潮的領口,而是爽快地與它結伴而行。我們並不是為了實現什麼才來旅行的。競爭、焦急、執著之類的東西,全都丟棄在這段期間走過的路上了。

什麼都不想做的話,就什麼都不要做。因為這是為了聆聽內心聲音而出發的旅行。況且,我旁邊還有個一起什麼都不做的朋友,不是嗎?如果真的想安靜地做些什麼的話,那就盡情地呼吸、大肆地睡覺、開開心心地吃飯吧。

就這樣,我們好一陣子都保持著重力減輕的狀態,既不是在月球漫步也不是在空中飄浮,而是繼續過著無所事事的生活。

*本文整理、節錄自金帥氣、魏偽善合著《年屆30,與其結婚,不如夜半脫逃》一書。由采實文化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責任編輯: 聆風 来源:采實文化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