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卡斯特羅對古巴和世界的最大貢獻竟是……(圖)

2019-03-06 00:36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卡斯特羅的死亡就是他對古巴的最大貢獻。
卡斯特羅的死亡就是他對古巴的最大貢獻。(網絡圖片)

2016年11月25日,二十世紀社會主義革命造就的最後一個專制人物菲德爾・卡斯特羅壽終正寢,終年90歲。

從1959年至2006年,他控制古巴47年。卡斯特羅以律師的身份,以社會正義為目的,以暴力革命起家,於1959年元旦輕而易舉地掠取了古巴政權。他的海報風靡世界——大鬍子、雪茄、軍裝、犀利的眼神,輕蔑的笑容,在那個價值真空、推崇個人解放、烏托邦盛行的時代,卡斯特羅就是左翼運動中反體制、反傳統的新圖騰。

建立政權以後,卡斯特羅走上社會主義道路,實行專制統治,推進個人崇拜。他始終以反美姿態出現,樹立個人權威,多位美國總統,從肯尼迪、福特,到里根、老布希、克林頓、布希、歐巴馬等,都遭到過卡斯特羅的謾罵。通過不斷挑釁世界上最強大國家領導人,他以犀利的口才,把自己打造成一個符號:反抗一切權威的明星。

世界不少文化巨人:薩特、波伏瓦、馬爾克斯都曾拜倒在他的腳下,這些左翼人士為他帶來更多的榮譽;而所謂600多次以中情局為主的暗殺未果的傳說,更是給他帶來更多神秘色彩,強硬、戰鬥、激情、不屈、神秘都成了他頭上耀眼的光環,比電影明星還要閃亮。

但是,不要忘了,卡斯特羅是一個獨攬大權47年的國家領導人,這是他的主要身份,也是他的主要工作,而不是作為一個街頭政治家,或者是一個搖滾明星而存在的。

那麼,他是怎麼治理自己的國家的?治理的效果又如何?是否給古巴人民帶來幸福?

讓我們來梳理一下:按照官方數據,2015年(近幾年不好找)古巴人均國民年收入為5539美元,但大多數古巴人的月收入僅為20美元左右,在卡斯特羅的統治下,古巴成為世界上人均收入最低的國家之一,2015年只有不到5%的古巴人接通了網際網路。這是一個落後而封閉的國家,可以說是一個失敗的國家。

在另一方面,古巴人給了卡斯特羅近50年的時間,讓他展現執政能力。他在古巴實施計畫經濟,大多數的生產工具由國家控制,並且大多數的勞動力為公家所雇佣,他的「社會主義改造」,終成烏托邦,讓古巴走進了歷史的幽暗胡同,在這樣的治理效果下,大多數古巴人是不可能感到幸福的。同時,卡斯特羅在政治上既堅持終身制,又堅持世襲制(把執政權給了他的親弟弟),終於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世界的笑柄(口才極佳,但自身專制、落後,大言不慚的到處發表演講,不斷放大自己的固執、醜惡、虛偽、專斷、虛榮),也終被釘在世界文明發展進程的恥辱柱上。歷史永遠是公平的,時間永遠是公正的。

讓我們再來看看卡斯特羅是如何治理自己的國家的。

1、卡斯特羅的烏托邦:古巴版「社會主義改造」

掌權不到兩年,古巴就成為一個由「七・二六」運動獨攬大權的高度計畫經濟國家。同時,古巴又向拉美各國輸出革命,派遣游擊隊,訓練各國激進份子,展開游擊戰。這種內外政策,在國內和國際都付了出沈重代價。1962年起,古巴的食品和其他生活物資實行了配給制,社會經濟發展從此一蹶不振,普通人富裕生活成為空想。

2、似曾相識的粉碎「反黨集團」

1968年1月28日晚,古巴全國人民都集中在電視機和收音機面前收聽卡斯特羅的重要講話,他宣布,在黨內揪出了一個以中央委員埃斯卡蘭特為首的高級幹部反黨集團。這是大清洗的高峰,也是開始。

3、荒謬的「向小販開戰」

1968年3月13日,卡斯特羅在哈瓦那大學發表了向全國實況轉播的講話,宣布革命的下一個目標是向小販宣戰,演講一直持續到深夜。一夜之間,小販和私人業主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除了抄家和沒收財產,很多店舖被砸,業主被打。卡斯特羅是想以此來開創一個用群眾運動的方式管理社會流通領域的先例,這和中國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何其相似。

4、兒童版的「全國總動員和勞動軍事化」胡折騰

「保衛革命委員會」是古巴的獨創,但職能幾乎無所不包,幾成半個地方政府。古巴社會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在組織的管理和監督之下,正是依靠這些組織,卡斯特羅得以動員整個國家投入「革命攻勢」。

勞動軍事化是「革命攻勢」的又一條主要戰線。1968年,古共中央局和書記處的成員,都作為特派員分頭到各省去指導,省一級的書記和副手就是當地的司令和參謀長,各級地方黨組織、政府以及工廠、農場都照此辦理。卡斯特羅的弟弟和繼承人勞爾親自坐鎮,授予各級幹部象徵性軍銜。

「戰鬥」就是假定某一天外敵入侵,警報響起,全體男女老少各就各位,青壯年男子前往「戰場」(即甘蔗地),婦女在後方接替男人留下的崗位。在城市,為了製造真實的戰爭效果,很多工廠甚至拉掉了電源,把工人先趕到防空洞,然後再解除警報,讓他們重返車間,有的還故意在照明不足的情況下生產,故意在讓這種緊張的戰時氣氛刺激工人的生產積極性。古巴在這種勞動軍事化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軍營,這些比人民公社、生產隊激進多了,當然結果更慘。

「革命攻勢」的主要戰役,是卡斯特羅提出的年產一千萬噸糖的奮鬥目標。1969年是古巴革命十週年,他把這一年命名為「決定性奮進的一年」(古巴革命後每年都有特別的年號,如農業改革年、組織年、團結年、英勇的越南人民年、英勇的游擊隊員年等等),把整個古巴的人力、物力資源動員到了極限,統統投入到甘蔗地裡。此外,他還宣布將1969年和1970年的頭七個月併在一起算作一年,這是為了一千萬噸糖而戰鬥,而且取消1969年所有假日,把年底的聖誕和新年假日延至翌年的7月份,和一千萬噸糖的勝利一起慶祝。這樣,卡斯特羅把日曆也改變了,「革命攻勢」毫無懸念的失敗了,就像我們的「大躍進」一樣荒唐殘酷。

5、天馬行空的創造「新人」

古巴革命的一個特點是始終把塑造「新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古巴當時還樹立了很多「新人」的集體典型,最突出的是松樹島青年公社。1965年,這個島被交給古巴共青團,先後有五萬左右青年人移居島上,在那裡開荒,卡斯特羅的目標是把這個島變成古巴出口柑橘的基地,產量要超過整個美國和當時另一個大量出口柑橘的國家以色列的總和。這樣的牛皮,在第一天就注定要被吹破的結局。

6、古巴式的「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在「革命攻勢」和塑造「新人」的社會工程中,教育是一條重要戰線。從60年代早期開始,古巴斥巨資在農村建立了許多新學校,把城市少年兒童送到鄉村,讓他們在和家庭、父母、城市環境相隔絕的情況下接受軍事化的教育,把學習和生產勞動結合起來。

60年代下半期,卡斯特羅又提出了「學校辦到農村去」的計畫,古巴全國的中學,每年要有一兩個月把全體學生和教師送到農村去,在那邊勞動邊學習。卡斯特羅對高等教育的基本態度是輕視課堂教學和高級研究,對高級知識份子尤其蔑視,他一直主張學生造老師的反。古巴式的「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中國人是不是有些熟悉?這樣的強力手段的愚民教育,終至洗腦成功。

古巴的「革命攻勢」,可以說是古巴模式大躍進和文革的結合,兼具政治和經濟雙重目的。

卡斯特羅成為了不少古巴人的夢魘。上個世紀60年代,古巴出現了幾次大規模的偷渡潮,多達百萬古巴人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加勒比海的洶湧波濤,偷渡到美國。1980年,卡斯特羅為了報復美國,放開對港口的控制,讓15萬囚犯、妓女和精神病患者逃難至美國邁阿密。

讓卡斯特羅意想不到的是,原來美國的邁阿密只是一個小漁村,因古巴難民的聚集,而變成一個超級大城市,成國美國富人聚居地;那些在古巴被視為囚犯、妓女和精神病患者的,在異國他鄉創建了自己的文明,開拓了新的生活,成為城市的英雄。

可見,這是對卡斯特羅偉大烏托邦社會實踐的諷刺——如果一個政權逼迫人們冒死逃離,它必然是個可恥的政權。

卡斯特羅對古巴和世界最大的貢獻是什麽?他的死亡就是對古巴和世界的最大貢獻。

責任編輯: 青云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