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加駐古巴外交官遭聲波攻擊 凶手是它?(圖)

2019-01-07 08: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聲波
有多名美國駐古巴外交官反映聽到了持續、高頻率的噪音,而後引發頭痛、噁心和暈眩等症狀。(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1月6日訊】2016年9月,有多名美國古巴外交官反映聽到了持續、高頻率的噪音,而後引發頭痛、噁心和暈眩等症狀。經檢查結果發現,他們有腦震盪或腦損傷的跡象,而被傳為聲波武器所攻擊,也因此致使兩國交惡。4日,據美國與英國兩位學者第一次證實,在研究美國外交官自行錄製的噪音音檔之後,發現此種噪音是來自於求偶中的「印度短尾蟋蟀」(Indies short-tailed cricket)。

根據外媒報導指出,當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整合生物學學者史塔布(Alexander Stubbs),於初次聽到噪音音檔之後,就記憶起他在加勒比海地區進行田野調查時的某一種昆蟲。之後他和英國林肯大學生命科學學者蒙特亞萊格雷(Fernando Montealegre-Z)共同進行研究,發覺此種噪音脈衝率及最強頻率等聲波模式,它和雄性昆蟲在求偶時所發出的鳴叫聲音,可說非常相似。

為了能夠找出可匹配的昆蟲,他們兩人逐一地分析所取得的田野調查音檔,其中包括了佛羅里達大學線上資料庫中關於北美洲昆蟲的記錄,最後發現「印度短尾蟋蟀」叫聲最接近。不過,此種蟋蟀的叫聲頻率高,速度也快,但美國外交官錄下的噪音卻沒有規律性,這種種差異可能與昆蟲聲音是在野外錄製有關,因為外交官是在室內錄下的噪音音檔。所以,史塔布就改於室內播放野外音檔,此時當鳴叫聲從牆壁反彈的時候,就呈現出相似的不規則脈衝。

他們兩人在分析報告中稱,印度短尾蟋蟀的鳴叫聲,在持續時間、脈衝頻率的穩定性、脈衝重複率、個別脈衝震動及功率譜等方面,皆與外交官錄製之噪音互相貼合。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專門研究昆蟲聲音溝通的學者波拉克(Gerald Pollack)表示,他對此項分析讚譽有加,更直稱此乃有充分證據的假設,讓一切似乎都說得通。

已知印度短尾蟋蟀存活在大開曼島、佛羅里達礁島群及牙買加等地,而另一種與它血緣非常相近的蟋蟀,則生活於古巴一帶。而史塔布就是在哥斯大黎加錄到印度短尾蟋蟀的鳴叫聲,他形容此種蟋蟀的叫聲大得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甚至以時速65公里駕駛柴油卡車,也都可以聽得到。

1957年,有一位多明尼加昆蟲學家曾經指出,雄性印度短尾蟋蟀能夠發出持續性的嗡嗡聲,它的其音量及穿透力,足以使房內充滿了吵雜聲。

史塔布與蒙特亞萊格雷已經在美國「綜合與比較生物學學會(SICB)」年度大會上,提出了這個結論,且計畫在數日之內,就會把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另一方面,史塔布強調,此項結論並未完全排除美國外交官遭受攻擊的可能性,他們仍然有可能是因為和聲波完全不相干的因素而受傷的。

聲波武器攻擊事件

近兩年美國駐古巴的外交人員和家屬,先後也有26個人被聲波攻擊,以致出現類似腦震盪及輕度創傷性腦損傷症狀。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報告顯示,這些被聲波攻擊的人員,皆稱他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之後,就開始出現頭痛、噁心、聽力下降、認知問題及其它健康方面的問題。此聲波攻擊事件曾經一度致使美國和古巴關係惡化,更引致美國驅逐古巴外交官的事件。

2018年5月23日,美國國務院對身處中國的美國公民發出警告稱,因為美國政府發現派駐在廣州市的駐外人員,也出現了輕度創傷性腦部損傷的「聲波攻擊」(Sonic Attack)類似症狀。因此,希望身在中國的美國公民要小心。

2018年11月29日,一位加拿大高級官員在記者會上證實,該國有一名駐古巴的外交人員,在今年夏天出現神秘症狀,後經醫療團隊進行檢測之後,研判是遭受高科技聲波攻擊所致,目前受害者已獲外交部同意返國。

責任編輯: 王君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