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選擇纏足 居然是為了經濟?(圖)

2018-10-29 00:00 作者:Yi-hsin Lu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古代的三寸金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續三寸金蓮--裹小腳究竟是怎麼回事?

裹足的記載

從此文獻可知,談起裹小腳,後唐李煜寵愛的窅娘不時會被提及,因為窅娘特意拿白帛纏繞雙腳以使得雙腳變得纖小。善用纖足跳著自創的金蓮舞的窅娘,她輕盈的舞步、美麗的體態豈能不令同性爭相模仿?!大家是不能都和她一樣擁有曼妙的舞姿,但至少能學她的穿著打扮、儀態姿容吧。但凡窅娘身上有哪一處獨特,時人自是會效法與將之廣傳,故旁人見著這一位嬌豔的窅娘能讓雙腳屈成「新月狀」時,就算痛得難耐,也會咬著牙學著裹腳的。時日一久,裹足就蔚然成風,同時更會出現要與眾女子一拚高下的現象。當大家爭相恐後地要裹出更小、更纖細、更嬌柔的雙足時,無怪乎出現了描述此盛況的詩作了:「一彎新月上蓮花,妙舞輕盈散綺霞;亡國君王新設計,足纏天下女兒家。

倘若你細數歷史上關於裹足的描述,那還真是無法短少,因為不少名人都在作品中提及此風俗。最有名的應該是蘇轍的《菩薩蠻》:「塗香莫惜蓮承步,長愁羅襪凌波去;只見舞回風,都無行處蹤。偷立宮樣穩,並立雙跌困;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

文學名著則有《老殘遊記二編》:「你那三寸金蓮,要跑起來怕到不了十里,就把你累倒了!

裹足是為了經濟?

一雙纖細小足,讓不少研究者都判定裹足與審美觀有關,例如清朝李汝珍、林語堂。連荷蘭著名的漢學家高羅佩都表示,女性性感的中心是小腳,在中國人的生活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雖然纏足一度迷倒眾人,但也曾令人開始反思其損害女人雙足背後的真義與其價值,同時更出現另一股與眾不同的聲音。如今就有外國的研究者傳達了截然不同的論點。

根據媒體引述撰寫了《纏足女性,年輕的手工業者》(Bound feet,Young hands)一書的兩位人類學教授勞拉・伯森(Laurel Bossen)與希爾・蓋茨(Hill Gates)所言,大多數的書籍都闡述了纏足的歷史或是與性的關聯,但此舉並沒有把女性真正視為人類來對待。纏足是令人極其痛苦的習俗,多年來對數百萬中國女人的雙腳造成了損傷。然而,纏足之所以能夠延續,是因為它確保了女子們能夠坐下來,從事乏味又時間久長的工作。唯有當生產的布匹與外國的進口產品消除了手工的經濟價值,纏足這一項習俗才會消亡。

如何?此項觀點是否挺新穎的。倘若有興趣,讀者可以找相關書籍來研究研究。只是,雖有論點探究裹小腳殘害了女人的身體與心理,但實質上卻也創造出中國獨一無二的歷史與審美觀。

試想,有哪一個國家出現大量的纖腳女子,甚至還出現為了幫助行動不便的小腳姑娘,而衍生出了進進出出都得抱著小腳姑娘走的奇觀--「抱小姐」。

莫說男子喜愛觀賞行走時如弱柳扶風的嬌弱姑娘,就連女子也熱愛將自己打造成搖曳生姿之態。畢竟,古代對女子的審美觀本就著重在嬌柔、文雅,並不著重強橫、剽悍,這樣才能烘襯男子的陽剛,陰陽協調。

只是現代人都逐漸遺忘了禮儀背後潛藏的意涵,面對古時舊俗一味地排斥、否定。回顧過往歷史,其實都在在提醒我們,遵禮循道沒有錯,但不能過了頭,見著這類所謂的舊俗其實更能讓我們好好地審視古今之異同與真正該謹守的精神價值何在。

 

參考資料

窅娘、纏足(維基百科)

〈三寸金蓮〉《台灣月刊》

《南村輟耕錄》(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古代女子纏足的真正原因:性?還是勞動?〉

〈話說金蓮--裹小腳有甚麼驚人的功效?〉(看中國)

〈CNN分析:「三寸金蓮」原來不是為取悅男人〉(新唐人)

〈纏足是小腳婦女的另一個性器官?!從纏足對中國社會的影響說起〉(作家生活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