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送走你之後,我的思緒仍然浮想聯翩(圖)

原標題:與同學論及人生三觀

2018-10-20 10:02 作者:唐夫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老友相逢,奉以香茗,自是一片海闊天空 (圖片來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

【看中國2018年10月20日訊】昨晚,送走你之後,我的思緒仍然浮想聯翩。

我比較推崇羅素的說法:他對愛情的渴望,對知識的追求,對人類苦難不可遏制的同情,是支配他一生的單純而強烈的三種感情。我當然遠遠達不到這樣崇高而聖潔的境界,但這不影響我在那九牛一毛的夾縫中,欣賞和讚美羅素才散發出閃光般的金色思想。

真的,生命太短暫了,而今我們一晃就遠遠走過了蘇軾聊發少年狂的歲月,古時候白髮蒼蒼,拄杖巍巍的老人,大概也該輪到這樣的歲數。

袁世凱五十歲就依賴人參燕窩,再憑藉左右兩個丫鬟的扶持來做改朝換代,安邦定國之事。如果他身體好點,像我們滿懷黃金甲般的早過了耳順之念,那中華民族後來的多災多難,也許能去掉大部分。

汪精衛嘛,就更不健康了。還真應了好人命不長的俗語。就此看來,不知一二十年之後,我們還有沒有像昨晚這樣的閑情逸致:兩個故交,一杯清水,冉冉素茶,便聊即流逝的時光,漫話出五味交加的人生。

老實說,我們的過去都有無奈之嘆,有不慎之失,有不測之災,有永別的雙親,長眠的學友,謝天謝地,你我還算幸運,大體上都稀釋各種各樣的苦惱,更能逢凶化吉,到而今尚無大礙。人生,都有很多懊悔,失意,很多難以言述的失敗,失之交臂的機遇。到現在我們仍然能沾沾自喜的是沒有生病倒床,沒有呈現老態,沒有再次遇到像我們童年的人禍時辰,那飢寒交迫的歲月,啼飢號寒的年代,刀光劍影的血腥。幸好「農民毛」沒有活到當時預測的146歲,才有了我們餘下的時光,除了修真養性,就是各盡所能。

這幾十年你在故土除了潔身自好,還能游刃有餘,給自己一個寬鬆的晚年,就此盡享天倫,兒孫繞膝。也是多少人望塵莫及的超脫;我呢,浪跡天涯,開闊眼界,好歹也算知道了天高地闊,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去,嘆人生之有數。而今活在地球峰巔的北歐小國芬蘭,總算脫離在故國時候稍有失言,就獲無葬身之地之危。惑然間,我的人生就在38歲而後分段,活生生的切為陰陽割昏曉,才不那麼毛骨悚然了。而今我的孩子孫子也在英國,他們的未來也不再有我那樣的牢獄之災,「反革命」一詞就根本不可能降臨到他們在大英帝國的領地上。這也算是一得吧。時光從我們的中學未畢而後分道揚鑣,各自若泥牛入海般隨大浪淘沙。活到今天,也可以說為不幸中之萬幸。特別是你有過大病仍愈,我也是車禍三次以上,留下破碎的頭骨,加上抽掉的脊髓,也許把我的IQ都去掉大半,才有了昨晚那麼多的廢話,還覺得津津有味呢?說來真是好笑。

為此,我們才特別珍惜現在的分分秒秒,有空學點知識,當為養老保健。像胡適說做男人的話,有閑心讀點書籍,有感觸就寫點文字。平常,多熱愛運動,擇時,也旅遊世界,善待他人也不難受自己。偶爾染染白髮,時時揉揉黒眼,能裝點光明,以便於擠走黑暗。俗話說無事小神仙,依我看來,有話就開懷。不廢物也。

說來說去,依照現在的科學天眼追蹤,電子顯示,量子糾纏,等等蛛絲馬跡,好像說來說去,人都有靈魂。就此看來,冥冥中還是有生命的定數。看湖南再生人村的現實報導,有人還沒有喝孟婆湯就輪了回來。這無形中又是一種機遇吧。當然,有朝一日,如果的確實在需要放下這身臭皮囊,看能不能優哉游哉,輕飄飄的進入天堂,或者說不定二十年後又說一條好漢,到那時,我一定要把這輩子的缺失彌補。再和你一塊品茶聊天,興盡歡來,好好做一次怎麼玩也玩不了的完人。

所以呀,我最羨慕羅素的長命(近)百歲,又著作等身,他還真是把生命的意義推向一座高峰。如果真有來生,我倒是不妨這樣想來來想去:莫辜負潮打空城的寂寞;莫愧對山圍故國的周遭。

你說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