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玲瓏精美騙術多 古代也有鬼冒名索祭(圖)

2018-10-18 13:4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古代的井不但造型美觀而且是民生水的來源。
古代的井不但造型美觀而且是民生水的來源。(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冒名索祭 謹防鬼騙

有個禁軍侍衛,喜歡騎馬射箭,一次,為了追獵一隻野兔,馳馬到了東直門,不巧有個老頭,蹲在邊打水,馬狂奔失控,就把老頭撞跌到井裡。侍衛十分害怕,慌忙奔逃回家。

當天夜裡,侍衛看見井邊老頭推門進來,罵道:「你雖然不是存心害我,但見我掉在井裡卻不救。如果你立刻喊人救我,那我還有活的希望。你怎麼能忍心潛逃,丟下我回家了呢?」侍衛無話可答。這老頭的鬼魂又摔東西,又砸窗,不停地搗亂。侍衛全家人,都跪在地上求鬼,答應馬上備齋祭祀,鬼說:「這些無用。若要我太平,必須刻個木頭的神主牌位,寫上我的姓名,每天用豬蹄子我,當祖宗一樣敬重,我才能饒過你們。」侍衛照鬼的話辦了,這才太平無事。

從此以後,侍衛凡路過東直門,一定要繞道而走,避開這口井。有一回,他護衛皇帝出巡,當經過東直門時,侍衛又想繞道。他的總管,訓斥說:「倘若聖上問你到哪裡去了,我拿什麼話回答?更何況現在是青天白日,又有千乘萬騎人眾,你怕什麼鬼?」侍衛沒辦法,只好打那口井邊走。侍衛忽然看見那老頭就侯在井邊,見了侍衛,直奔到他跟前,拉著侍衛衣服罵道:「我今天總算找到你了。你前年騎馬撞得我掉井不救,你為何這麼狠心?」

老頭邊罵邊打。侍衛嚇得苦苦哀求說:「我罪責難逃,可是公公已在我家受祭、享供三年,也曾經當面答應寬恕我,你為何講的話,又不算數了呢?」聞聽此言,老頭更加光火了:「我沒有死,不需要你祭我,我雖為馬衝撞所逼,失足落井,可是正好有人路過,聽到我呼救,將我從井里拉出。你憑什麼疑心我是鬼呢?」

侍衛聽了,大吃一驚,馬上拉著老頭一起到家,讓他看神主牌位,原來牌位上寫的不是這老頭的姓名。老頭罵著,挽袖伸膊,奪過木牌位就朝屋外扔,桌上供品撒了一地,侍衛家裡人被嚇怔了,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此刻,忽聽半空中有聲音傳來,那冒名的鬼魂,大笑而去了。

二、顧堯年的魂來討飯吃

乾隆十五年,我(袁枚,以下同此)客居在蘇州江雨峰的家裡。他的兒子江寶臣,到金陵參加鄉試,一回到家就得了重病。江雨峰到處請名醫診治兒子江寶臣的病,可是都表示無能為力。他知道我跟名醫薛一瓢有交情,就一定要我寫信,請薛一瓢來給兒子看病。

那天,薛一瓢將到,我與江雨峰,正在門口等待薛一瓢。只聽得他的兒子江寶臣,在裡邊房裡呼喊:「顧堯年來了!」還連連招呼:「顧老先生請坐!」顧堯年是蘇州城內的一個平民,曾經因為要求官府平抑米價未成,而帶人毆打官吏,結果被蘇州的安巡撫殺害了。他兒子江寶臣又坐了起來,自己對自己說(實際是顧堯年的附體在說):「江相公(指江寶臣),你這次鄉試已考中第三十八名舉人了。你這病不要緊,請放寬心。請相公賞我一頓飯吃,我(顧堯年的附體)就走。」

江雨峰聽了,急忙進房安慰道:「顧老先生(顧堯年的附體)請你快離開吧,我馬上備酒菜祭祀老先生。」生病的兒子(還是那個附體)說:「外面有個做官的錢塘人袁枚,他正在門口嚷著,我怕他,走不出去。」接著又倒吸了一口氣,說。「薛先生已到門口了。他是個良醫,我應該趕快迴避他。」江雨峰忙從房內出來,把我拉在一旁,讓條路出來,薛一瓢先生果然自外而入。我當即告訴他所發生的情景,薛一瓢哈哈大笑,對我說:「鬼既然怕我們二人,那就讓我與先生一道進去,把鬼趕掉。」於是到了雨峰兒子的內房,薛一瓢按脈診斷,我拿把掃帚在病床前掃地,一劑藥服下,他兒子的病就好了。

那一年,江寶臣鄉試考中,所得名次果然是第三十八名。

顧堯年帶人毆打官吏,是錯誤行為。被殺害後,挨餓討飯,自然很苦。這是他生前魯莽犯罪所致。所以,人生一世,重在守法,不可自誤!

(以上均據清代《子不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