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夜歸人」總讓人想起這位末路英雄(組圖)

2018-09-19 06:05 作者:柳笛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水滸傳木刻畫:火燒草料場。

唐人詩歌裡有一幅夜雪圖,意境袤遠蒼茫:「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這樣的圖景,總讓人想起一部經典、一個人。《水滸傳》中有兩場漫天無際的大雪,專為林沖而落,似乎是這首詩最好的注解。

偏偏這首詩的作者,自許「五言長城」的劉長卿,亦在遭人構陷而遷謫的心境下作此絕句,林沖算是他的天涯淪落人。「林教頭風雪山神廟」「林沖雪夜上梁山」,有關風雪之夜的那兩回文字,講述了林沖從隱忍到覺醒的心路歷程,再聯想這首詩的意境,更較其它章回多了幾許詩意的悽愴與壯美。

銀世界、玉乾坤的風雪中,林沖演繹著人生的重頭戲。此後,頭戴紅纓氈笠、把花槍挑著酒葫蘆、踽踽獨行於暴風雪的畫面,定格成林沖的經典形象,鐫刻在後世的戲曲、圖畫及讀者的心中。

風雪欲來前的寧靜

在抵達滄州之前,林沖與兩名公差作客柴進的莊院,得其熱忱款待。這位柴大官人乃是後周皇裔,為人仗義疏財,又與當地官府交厚,平生最愛接濟落魄英雄,尤其像林沖這般遭發配的犯人。

遇到柴進,林沖的際遇似乎柳暗花明,也終於「揚眉吐氣」了一回。莊內,柴進的師父洪教頭執意較量武藝,林沖推讓不過,只得應戰。明月清輝靜照大地,兩條漢子卻展開一場激烈的龍虎之鬥。洪教頭咄咄逼人,林沖低調謙和,因身戴枷鎖,四五招後自願認輸;而除去束縛後,洪教頭氣焰更盛,舞棍棒再次出擊,林沖則以退為進,趁其步法亂時揮棒下掃,正中其小腿脛骨,一招制勝。

洪教頭大意輕敵,只知進取蠻攻,林沖則沉穩防禦,待時機成熟才暴起反擊,以智計取勝;再看兩人臨陣對招,洪教頭做「把火燒天」式,氣焰淩人卻華而不實,而林沖的「撥草尋蛇」潛藏鋒芒,正如他與世無爭、厚道謙遜的性情。若非這場大快人心的比試,人們幾乎忘了林沖原是智勇雙全的大英雄,其武智與武德皆屬上上人物。

柴進不愧是林沖命中的貴人,不僅慷慨解囊,資助數十兩紋銀,更附上打通官府「關節」的書信。這意味著,林沖將在滄州牢城過上較為閒適的生活,這也是他所期盼的。小心謹慎熬過這場牢獄之災,若是有幸等到天下大赦,他或能與張氏再續前緣,以清白身份重新做回太平世代的順民。

進入牢城,林沖本著相安無事的心態,遵守牢城的「生存法則」,散財投眾差役所好,不僅免除一百「殺威棒」,並謀得看管天王堂的第一清閒差事。林沖隨遇而安,每日不過燒香掃地,日子倒也過得順遂平靜。

如是過了月餘,經歷家庭離散、生死大劫的林沖,似乎滿足於現狀,那個神勇無匹、矢志報國的形象,似又漸漸模糊。然而天星下凡,必有使命,英雄蟄伏,以待時飛。此間的安逸不過是療傷之所,林沖體內潛藏的巨大的能量,正等待大展身手的時機。


林沖於風雪山的神廟前之景,月岡芳年繪。

天地間孤獨的省思

樹欲靜而風不止,林沖有心退讓,權臣高俅卻要趕盡殺絕,又派陸謙、富安至滄州,意圖謀害。林沖因與舊識李小二偶逢,事先得知高俅陰謀,無奈敵暗我明,尋仇不得,只得將此事擱置。時近嚴冬,林沖忽然被調至城外看管大軍草場。這是一項比灑掃天王堂更難得的「美差」,背後卻暗藏無限殺機。

在去草料場的路上,天已飄下大雪,「須臾四野難分路,頃刻千山不見痕」。辦好交接工作,林沖便在草屋住下,升起柴炭取暖,因見四周崩壞,心中計畫著何時修葺一番以度寒冬,殊不知生命中的暴風雪亦轉瞬將至。

危機就在眼前,作者卻仿佛故意放慢敘事的節奏,安排林沖且去沽酒。只見他頭戴氈笠,一杆花槍挑著酒葫蘆,便在雪地裡踏著碎瓊亂玉,向酒肆尋去。其間,林沖途經山神古廟,遂生善念,發願他日祭拜。吃酒後,他又頂著朔風瑞雪歸來,豈料這場大雪壓塌草屋、浸滅火種,屋中僅剩一條棉被可用。

若非風雪,林沖不至於無處棲身;但正因天寒雪緊,林沖才偶起吃酒的念頭,借此躲過一場天災。可見風雪無情,卻不枉害無辜,可不正是書中所言「天理昭然,佑護善人義士」嗎?林沖驀然想到那古廟可借宿一晚,便繼續提著花槍、酒葫蘆投入廟中。

敬奉神明,天自助之,山神廟可避寒,亦可活命。忽聞廟外陣陣爆響,林沖一探,驚見草料場燃起熊熊烈火。他欲出廟救火,卻聽三人在廟門外敘談,便在門內靜聽。來者竟是陸謙、富安與一位差役,正得意洋洋炫耀陷害林沖的詭計:將林沖調往偏僻的草料場,再縱火殺人;即使他能逃生,也難逃看管不力的死罪。

林沖越聽越心驚:「天可憐見林沖!」若不是草廳倒塌,他怎會恰好在縱火前離開草場;若不是古廟避雪,他怎會恰好聽到高俅一干惡人的毒計?若不是天可憐見,林沖只怕要枉死牢城,飲恨終生。想林沖無親無故,無功無名,連一個苟安的囚犯生活亦求而不得,怎能不心寒齒冷、悲憤絕望?

而最終與他相伴的,唯有花槍與酒葫蘆而已,一個是最忠誠的戰友,一個是最消愁的良藥。


圖乃豹子頭林沖,歌川國芳繪。(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維基百科)

雪夜中的尋覓與歸來

林沖一生苦忍,到最後卻被逼入絕地,退無可退。在淒寒的風雪夜中,在幽暗的山神廟裡,林沖正經歷著脫胎換骨的蛻變。或許是儀態威嚴的山神塑像,點亮了林沖懲惡揚善、伸張正義的壯心,在生死、榮辱、悲歡的掙扎中,他終於選擇了一條絕境重生之路。

林沖爆喝一聲「好賊,你待那裡去」,手起刀落便取三人性命。飲盡葫蘆中的酒,林沖一身孤膽,單提了花槍,踏上亡命之路。雖然不知投向何方,但他的心距離替天行道的梁山愈發近了。因緣際會,他又與柴進相逢。通過柴進的安排與引薦,林沖再次攜其手書一封,不辭辛苦向梁山尋去。

又是一個彤雲密佈、朔風緊起的天氣,大雪漫天,瞬間滿地如銀。又是林沖一人行走在雪地中,孤獨地尋找他生命的歸宿。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何處是他林沖之家?茫茫天地間遙望見一戶酒家,末路英雄豈可無酒相伴,林沖直往酒店奔去。

杯酒入懷,惆悵亦滿懷,林沖望著風雪,神思卻飄向恍如隔世的京城。只因奸臣陷害,好漢林沖只能落得有家難奔、有國難投的境地,平白無故潦倒一生,究竟是何道理?人世間是否還有他洗刷冤情、重整旗鼓的一天?

趁著酒興,林沖借來筆硯,於粉壁上題詩遣懷,自問自答:「仗義是林沖,為人最樸忠。江湖馳譽望,京國顯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蓬。他年若得志,威鎮泰山東。」雖然沉冤未雪、身負命案,林沖卻沒有被打倒,反而壯心不減,繼續堅守忠義信念,許下威震天下的宏願。他堅信天道長存,邪不勝正,忠臣義士終有報國之路。

此時,梁山耳目朱貴恰入酒家探聽消息,被林沖這首壯懷激烈的五律所吸引。得知他由柴進引薦,欲投梁山時,更是肅然起敬,主動攜林沖入寨拜見首領。林沖被逼上梁山的整個過程,每走一步皆看似偶然,他似乎只是被動接受命運的安排。然一念緣起,一念善生,一念萬物可成,林沖心靈的轉變與昇華,才使他有勇氣衝破奸邪阻力,得以在神明的指引下,奔向英雄的彼岸。

撣去一身風雪,天雄星自此光耀梁山。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