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总让人想起这位末路英雄(组图)

2018-09-19 06:05 作者:柳笛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水浒传木刻画:火烧草料场。

唐人诗歌里有一幅夜雪图,意境袤远苍茫:“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样的图景,总让人想起一部经典、一个人。《水浒传》中有两场漫天无际的大雪,专为林冲而落,似乎是这首诗最好的注解。

偏偏这首诗的作者,自许“五言长城”的刘长卿,亦在遭人构陷而迁谪的心境下作此绝句,林冲算是他的天涯沦落人。“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林冲雪夜上梁山”,有关风雪之夜的那两回文字,讲述了林冲从隐忍到觉醒的心路历程,再联想这首诗的意境,更较其它章回多了几许诗意的凄怆与壮美。

银世界、玉乾坤的风雪中,林冲演绎着人生的重头戏。此后,头戴红缨毡笠、把花枪挑着酒葫芦、踽踽独行于暴风雪的画面,定格成林冲的经典形象,镌刻在后世的戏曲、图画及读者的心中。

风雪欲来前的宁静

在抵达沧州之前,林冲与两名公差作客柴进的庄院,得其热忱款待。这位柴大官人乃是后周皇裔,为人仗义疏财,又与当地官府交厚,平生最爱接济落魄英雄,尤其像林冲这般遭发配的犯人。

遇到柴进,林冲的际遇似乎柳暗花明,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庄内,柴进的师父洪教头执意较量武艺,林冲推让不过,只得应战。明月清辉静照大地,两条汉子却展开一场激烈的龙虎之斗。洪教头咄咄逼人,林冲低调谦和,因身戴枷锁,四五招后自愿认输;而除去束缚后,洪教头气焰更盛,舞棍棒再次出击,林冲则以退为进,趁其步法乱时挥棒下扫,正中其小腿胫骨,一招制胜。

洪教头大意轻敌,只知进取蛮攻,林冲则沉稳防御,待时机成熟才暴起反击,以智计取胜;再看两人临阵对招,洪教头做“把火烧天”式,气焰凌人却华而不实,而林冲的“拨草寻蛇”潜藏锋芒,正如他与世无争、厚道谦逊的性情。若非这场大快人心的比试,人们几乎忘了林冲原是智勇双全的大英雄,其武智与武德皆属上上人物。

柴进不愧是林冲命中的贵人,不仅慷慨解囊,资助数十两纹银,更附上打通官府“关节”的书信。这意味着,林冲将在沧州牢城过上较为闲适的生活,这也是他所期盼的。小心谨慎熬过这场牢狱之灾,若是有幸等到天下大赦,他或能与张氏再续前缘,以清白身份重新做回太平世代的顺民。

进入牢城,林冲本着相安无事的心态,遵守牢城的“生存法则”,散财投众差役所好,不仅免除一百“杀威棒”,并谋得看管天王堂的第一清闲差事。林冲随遇而安,每日不过烧香扫地,日子倒也过得顺遂平静。

如是过了月余,经历家庭离散、生死大劫的林冲,似乎满足于现状,那个神勇无匹、矢志报国的形象,似又渐渐模糊。然而天星下凡,必有使命,英雄蛰伏,以待时飞。此间的安逸不过是疗伤之所,林冲体内潜藏的巨大的能量,正等待大展身手的时机。


林冲于风雪山的神庙前之景,月冈芳年绘。

天地间孤独的省思

树欲静而风不止,林冲有心退让,权臣高俅却要赶尽杀绝,又派陆谦、富安至沧州,意图谋害。林冲因与旧识李小二偶逢,事先得知高俅阴谋,无奈敌暗我明,寻仇不得,只得将此事搁置。时近严冬,林冲忽然被调至城外看管大军草场。这是一项比洒扫天王堂更难得的“美差”,背后却暗藏无限杀机。

在去草料场的路上,天已飘下大雪,“须臾四野难分路,顷刻千山不见痕”。办好交接工作,林冲便在草屋住下,升起柴炭取暖,因见四周崩坏,心中计划着何时修葺一番以度寒冬,殊不知生命中的暴风雪亦转瞬将至。

危机就在眼前,作者却仿佛故意放慢叙事的节奏,安排林冲且去沽酒。只见他头戴毡笠,一杆花枪挑着酒葫芦,便在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向酒肆寻去。其间,林冲途经山神古庙,遂生善念,发愿他日祭拜。吃酒后,他又顶着朔风瑞雪归来,岂料这场大雪压塌草屋、浸灭火种,屋中仅剩一条棉被可用。

若非风雪,林冲不至于无处栖身;但正因天寒雪紧,林冲才偶起吃酒的念头,借此躲过一场天灾。可见风雪无情,却不枉害无辜,可不正是书中所言“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吗?林冲蓦然想到那古庙可借宿一晚,便继续提着花枪、酒葫芦投入庙中。

敬奉神明,天自助之,山神庙可避寒,亦可活命。忽闻庙外阵阵爆响,林冲一探,惊见草料场燃起熊熊烈火。他欲出庙救火,却听三人在庙门外叙谈,便在门内静听。来者竟是陆谦、富安与一位差役,正得意洋洋炫耀陷害林冲的诡计:将林冲调往偏僻的草料场,再纵火杀人;即使他能逃生,也难逃看管不力的死罪。

林冲越听越心惊:“天可怜见林冲!”若不是草厅倒塌,他怎会恰好在纵火前离开草场;若不是古庙避雪,他怎会恰好听到高俅一干恶人的毒计?若不是天可怜见,林冲只怕要枉死牢城,饮恨终生。想林冲无亲无故,无功无名,连一个苟安的囚犯生活亦求而不得,怎能不心寒齿冷、悲愤绝望?

而最终与他相伴的,唯有花枪与酒葫芦而已,一个是最忠诚的战友,一个是最消愁的良药。


图乃豹子头林冲,歌川国芳绘。(以上图片来源皆为维基百科)

雪夜中的寻觅与归来

林冲一生苦忍,到最后却被逼入绝地,退无可退。在凄寒的风雪夜中,在幽暗的山神庙里,林冲正经历着脱胎换骨的蜕变。或许是仪态威严的山神塑像,点亮了林冲惩恶扬善、伸张正义的壮心,在生死、荣辱、悲欢的挣扎中,他终于选择了一条绝境重生之路。

林冲爆喝一声“好贼,你待那里去”,手起刀落便取三人性命。饮尽葫芦中的酒,林冲一身孤胆,单提了花枪,踏上亡命之路。虽然不知投向何方,但他的心距离替天行道的梁山愈发近了。因缘际会,他又与柴进相逢。通过柴进的安排与引荐,林冲再次携其手书一封,不辞辛苦向梁山寻去。

又是一个彤云密布、朔风紧起的天气,大雪漫天,瞬间满地如银。又是林冲一人行走在雪地中,孤独地寻找他生命的归宿。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何处是他林冲之家?茫茫天地间遥望见一户酒家,末路英雄岂可无酒相伴,林冲直往酒店奔去。

杯酒入怀,惆怅亦满怀,林冲望着风雪,神思却飘向恍如隔世的京城。只因奸臣陷害,好汉林冲只能落得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境地,平白无故潦倒一生,究竟是何道理?人世间是否还有他洗刷冤情、重整旗鼓的一天?

趁着酒兴,林冲借来笔砚,于粉壁上题诗遣怀,自问自答:“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誉望,京国显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虽然沉冤未雪、身负命案,林冲却没有被打倒,反而壮心不减,继续坚守忠义信念,许下威震天下的宏愿。他坚信天道长存,邪不胜正,忠臣义士终有报国之路。

此时,梁山耳目朱贵恰入酒家探听消息,被林冲这首壮怀激烈的五律所吸引。得知他由柴进引荐,欲投梁山时,更是肃然起敬,主动携林冲入寨拜见首领。林冲被逼上梁山的整个过程,每走一步皆看似偶然,他似乎只是被动接受命运的安排。然一念缘起,一念善生,一念万物可成,林冲心灵的转变与升华,才使他有勇气冲破奸邪阻力,得以在神明的指引下,奔向英雄的彼岸。

掸去一身风雪,天雄星自此光耀梁山。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