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紅樓夢作者批評小說?這些經典中槍了!(圖)

2018-06-01 00:00 作者:瀟湘藍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曹雪芹的一段話,揭示了他對歷代才子佳人小說俗套濫調的調侃指責。(看中國合成圖)

《紅樓夢》第一回,曹雪芹談風月筆墨,「其淫污穢臭,荼毒筆墨,壞人子弟,不可勝數;至若佳人才子等書,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終不能不涉於淫濫,以致滿紙潘安子鍵西子文君,不過作者要寫出自己的那兩首情詩豔賦來,故假擬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間撥亂,亦如劇中之小丑然,且鬟婢開口,即者也之乎非文即理。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進情理之說,竟不如我半世親睹親聞的這幾個女子……不比那些胡牽亂扯,忽離忽遇,滿紙才子淑女子鍵文君紅娘小玉等,統共俗套之舊稿。」

話說,曹公這一段對歷代才子佳人小說俗套濫調的調侃指責,有多少部經典小說躺著中槍了。

一、淫污穢臭,荼毒筆墨,其中終不能不涉於淫濫

一、《西廂記

軟玉溫香抱滿懷,呀,劉阮到天台。春至人間花弄色。柳腰款擺,花心輕拆,露滴牡丹開。蘸著些麻兒上來。魚水得和諧,嫩蕊嬌香碟恣采。你半推半就,我又驚又愛。

二、《牡丹亭

生作牽衣介:小姐,和你那答兒說話去。

旦含羞不行,低問:那邊去?

生低答:轉過這芍藥欄前,緊靠著湖山石邊。和你把領口鬆,衣頻寬,袖梢兒揾著牙兒苫也,則待你忍耐溫存一晌眠。

生前抱,旦作羞,旦推介,生強抱旦下。

以《西廂記》《牡丹亭》之雅詞麗曲,尚如此,何況一般的情色小說。鶯鶯是相府千金,杜麗娘是太守之女,都是名門閨秀。可是一個自薦枕席,一個花園幽媾。哪裡來的貴重與教養。

再比一下《紅樓夢》:

三十二回:寶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淚珠未乾,還撒謊呢。」一面說,一面禁不住抬起手來替她拭淚。林黛玉忙向後退了幾步,說道「你又要作死了,作什麼這麼動手動腳的!」寶玉笑道:「說話忘了情,不覺的動了手,也就顧不得的死活。」

你看,寶玉不過是要幫黛玉拭淚,黛玉便忙得往後退。兩人即便從小青梅竹馬親密厚愛處與別各不同,但黛玉還是如此警覺,這才是貴族小姐的教養,名門閨秀的態度。

這說明什麼?「不過作者要寫出自己的那兩首情詩豔賦來,故假擬出男女二人名姓。」正應了曹公批的這句話。

二、胡牽亂扯,忽離忽遇

一、《西廂記》

《西廂記》之張生「才高難入俗人機,雲路鵬程九萬里。」鶯鶯則是「見了萬千,這般可喜娘罕曾見」。可不是才子佳人,千古第一。張生還自歎「我雖不及司馬相如,小姐,你莫非倒是一位文君。」又把漢代司馬相如與文君的故事再翻拍一遍。

其次,張生落魄潦倒孤身一人,卻有個知交,統領十萬大軍鎮守蒲關的白馬將軍,且一封書信就能飛馬趕來,可謂性命之交了。細想卻是荒唐。可不是胡牽亂扯。

二、《牡丹亭》

《牡丹亭》之杜麗娘與柳夢梅花園幽會之後,情思成疾一柄而亡,之後柳夢梅拾畫思人上天入地感動神靈,開棺還魂,兩人才得再次相聚。可不是「忽離忽散」。

三、《牆頭馬上》

元雜劇名篇《牆頭馬上》,工部尚書之子裴少俊才貌雙全,不親酒色,李廣之後名門望族之女李千金,深通文墨,志量過人,容顏出世。亦是一所花園一處荼蘼架下,兩人一見「呀,一個好姐姐。呀,一個好秀才。」這就「錦被翻紅浪,羅裙作地席。」李千金從此就別了爹娘,作了私奔去了。

這是怎樣的不親酒色與志量過人呢?再不說,《秋香轉》、《桃花扇》、《玉嬌梨》連《梧桐雨》《長生殿》都有才子佳人的不少戲份。幾乎囊括了《紅樓夢》之前的所有經典流行小說。

若無《紅樓夢》,大概現在還沉浸在落魄才子的癡夢裡吧。

責任編輯: 雲淡風輕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