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李彥宏為何留不住他(圖)

2018-05-21 07:51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李彥宏 陸奇
陸奇(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5月20日訊】陸奇最終還是要走了,留下了一個副董事長的「虛職」。儘管,在今年4月對於「陸奇要離職」的傳言,百度當時回應是:「假的,有人瞎傳黑我們。」

5月18日晚間,百度宣布,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陸奇由於個人和家庭原因,無法繼續全職在北京工作,將從7月起不再擔任上述職務,但仍將繼續擔任集團公司副董事長。這距離去年1月17日陸奇加入百度僅有1年半的時間。

時間回到去年1月,當時的百度剛剛經歷了血友病吧、魏則西事件等輿論風波,正處於低迷之時,李彥宏提出了百度「All in AI」的轉型,而陸奇也已卸任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當時的百度和陸奇可謂彼此需要。

陸奇被認為是帶領百度復興的關鍵人物。自陸奇進入百度工作至今,百度股價累計漲幅接近60%。5月17日,百度市值突破990億美金,離千億美金只剩一步之遙,很多人都等著歷史性時刻的到來,但他們並沒有等到。5月18日晚,百度發布陸奇職位變動的消息,資本市場迅速做出反應,百度股價週五收跌9.54%,市值蒸發約75億美元(約470億人民幣)。同時,瑞信分析師在一份投資者報告中將百度ADR評級從「跑贏大盤」下調至「中性」。

帶領百度復興

公開資料顯示,陸奇出生於1961年,於復旦大學獲計算機科學學士、碩士學位,此後就讀於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獲計算機博士學位。

在加盟百度前,陸奇曾是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是當時美國科技行業中擔任最高管理職位的華人。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布正式任命陸奇擔任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彼時的任命信息顯示,百度現有各業務群組及負責人都將直接向陸奇匯報工作,包括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技術體系和新興業務群組總裁張亞勤、高級副總裁朱光攜金融業務群組、高級副總裁王勁攜無人駕駛事業部和首席科學家吳恩達帶領的人工智慧技術團隊,而陸奇將向百度集團CEO李彥宏直接匯報。

在陸奇入職百度的第二天,李彥宏曾對媒體表態,「基本所有的業務都放陸奇這,我未來更多的精力花在公司的戰略、文化的塑造、人才培養和吸引上。」

當時媒體的解讀稱,陸奇之於李彥宏,如同逍遙子張勇之於馬雲,劉熾平之於馬化騰,充當了「左膀右臂」的角色。在百度歷史上,李彥宏從來沒有賦予任何一個人如此高的權力。

《財經》雜誌報導,陸奇就任後,立即大刀闊斧開啟了三項變革——一是戰略,他為百度確立了「夯實移動基礎、決戰AI時代」的戰略基礎,把一度搖擺在O2O的百度拽了回來;二是組織,百度醫療、百度外賣消失,百度金融分拆,百度國際即將分拆;第三個的重點是價值觀。

從結果上來看,陸奇確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百度在經歷了2016年下半年連續兩個季度營收下滑後,2017年四個季度同比增長6.8%、14.3%、29%和29%,2018年Q1同比增長31%。

據36氪,在百度內部,有很多關於陸奇的傳言。比如他工作起來像臺機器,每天只睡4個小時,兩點一線在公司和長期下榻的酒店間穿梭。又比如他做事親力親為,非常細緻,甚至重新設計了全公司的週報風格,統一好第一段寫什麼,第二段寫什麼。他也會回覆基層員工直接發給他討論問題的郵件。

李彥宏在公開場合也對陸奇不吝讚美,在今年一月的一次採訪中,李彥宏這樣描述陸奇:

「我覺得最好的經理人就是不像經理人的經理人,他(陸奇)真的是不把自己當做一個職業經理人來看待,而是把這個公司當做他的事業,當做他自己的一個Baby來看待,那麼他就會有可能會做的更好。」

為何離開?

陸奇曾表示永遠要把工作做到組織不需要了才是最好的。顯然,如今的百度仍需要陸奇,為何陸奇會選擇離任呢?

百度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個人和家庭原因,無法繼續全職在北京工作」。不過,騰訊《深網》報導稱,一位接近百度高層的人士表示,以陸奇工作狂的性格,個人與家庭絕對不會影響他的職業選擇。這位人士稱,在陸奇就職微軟期間,其長期在美國西雅圖工作,家人則定居矽谷,「他早就把家庭的事情處理好了」。

優米網創始人、CEO王利芬分析稱,陸奇離任可能有三個原因:

1.戰略理念不合,可能是最大的原因,就算戰略理念一致,執行路徑的分歧可也會造成陸奇的離職

2.第二就是利益並沒有深度綁定,至少沒有像我們所看到的阿里巴巴和騰訊提供的打造團隊的兩大範例的一樣深度可靠;

3.李彥宏老婆馬東敏回到了公司,夫妻店的公司相對來說比較複雜,夫妻都作為高管管理層,他作為一個外來人會有外人無法想像、無法理解的獨特感受。而這種感受不利於他放手去做。

《財經》雜誌近日曾報導,過去百度文化屢受詬病,比如「派系林立」、「佔山頭」、「內部鬥爭」等。2017年四季度,陸奇著手整頓文化價值觀。他在內部推行「新風會」,前三次的主題分別是——戰略、文化和信息流,每月召開一次,一次一小時,從不超時。在第二場會議上,陸奇提出,禁止員工對高管以「總」稱呼,一律要直呼其名,從總監做起。

接近百度最高決策層人士認為,百度變革進入深水區。在戰略和業務梳理清晰之後,到具體執行層面,陸奇面臨更多有關「人」和「錢」的事,而CFO和人力高級副總裁都不由陸奇直接管理。

另一方面,過去一年百度高層大面積換血,包括副總裁兼百度糯米總經理曾良、首席科學家吳恩達、高級副總裁兼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王勁、副總裁陸復斌、副總裁鄔學斌。外界普遍認為,百度出現的人員震盪與陸奇新政有關,更多體現了轉型期百度的新一輪人事重組和利益洗牌。

騰訊《深網》報導稱,多位百度高管以及接近百度高層的人士表達了他們關於陸奇離任的驚訝:「一聲嘆息!」「真的看不懂百度的招數了!」但也有人認為陸奇的離開是一個必然結果,「陸奇在百度實際權力有限」。

在李彥宏將陸奇推至臺前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同時,任旭陽、崔姍姍以及馬東敏等一批元老也回歸了百度。在百度這個體系複雜的龐然大物裡,試圖快速推動變革的陸奇顯然會遭遇多方掣肘。

誰來帶領百度?

陸奇的離任意味著,此前「李彥宏-陸奇-馬東敏」的三角權力結構——李彥宏主抓信息流廣告業務;陸奇統領通盤業務,尤其是AI;李彥宏夫人馬東敏抓投資——維持了一年多之後,徹底崩塌。

目前的百度與今日頭條的競爭遠未結束,All in AI戰略正在推進,陸奇離任後誰來擔當重任?

根據百度內部郵件,百度主要業務部門負責人張亞勤、向海龍、王海峰、朱光等人將直接向李彥宏匯報。AI的兩大事業群,智能駕駛事業群組(IDG)總經理李震宇轉向張亞勤匯報,景鯤將擔任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一職,未來一段時間裏直接向李彥宏匯報。

此次人事變動,意味著百度的直接掌舵權重新回到李彥宏手上。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陸奇卸任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職務,百度新任高級副總裁王海峰就接過了百度的AI「大旗」。

百度官方信息顯示,王海峰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獲得博士學位,於2010年加入百度,2013年10月晉升為副總裁,2014年負責百度核心搜索產品,2015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他目前為百度AIG及百度研究院負責人,致力於機器學習、大數據、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語音技術、圖像識別及增強現實方面的研究。

李彥宏對他這樣評價:「王海峰博士是百度培養多年的技術領袖及優秀領導者,兼具深厚的理論修養和扎根搜索業務多年的實踐經驗,具有鮮明的務實、自驅、負責到底的工程師風格,是百度簡單可依賴文化的優秀代表。在百度向人工智慧轉型的變革中,他吸引招募全球優秀人才,帶領團隊不斷開拓創新,打造百度各項業務及AI行業應用的基礎設施,是變革的推動者和驅動AI技術商業化的楷模,為公司的發展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延伸閱讀:

克里斯托夫-金:陸奇效應:大陸精英落荒而逃印度精英半壁江山

一個印度人提升,招聘大批印度人,一個中國人升職,趕走大批中國人,辭職了,單槍匹馬走麥城。

​​本文說的是「陸奇效應」,之前還有「唐駿效應」,「開復效應」——

都曾是微軟華裔高管,都被委以重任,一夜間,一紙聲明,一個美麗謊言,海歸了,高薪聘請。

無論光環多麼眩暈,無論才能多麼突出,搞的都是中國人的小九九,沒有真話,他們的離職毫無正面效應,事實上,美國企業商界可是討厭死了沒有誠信的中國高管,更信任印度高管。

可不,美國科技產業界,還有一個大公司華裔高管嗎?

幾乎沒有,有的是,印度裔高管。

前有唐駿,後有李開復,今有陸奇,一個模子,一個套路,特別是來自大陸的中國人不可信。

事實上,他們越來越堵死了中國高管未來的美國升遷之路。

就從百度高薪聘請陸奇說起吧。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官方正式宣布,前微軟執行副總裁陸奇將擔任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COO),主要負責百度的產品、技術、銷售及市場運營,百度現有各業務群組及負責人都向陸奇匯報工作,而陸奇則直接對百度CEO李彥宏一人負責。

百度為什麼高薪雇佣陸奇?

很簡單,百度威風不再,夕陽西下,危難之中。

百度曾經是中國大陸最有價值的網際網路公司,在美國上市也一度獲得投資人的青睞,百度在國內的成長壯大,藉助於谷歌模式,更得益於谷歌當年不得不「水土不服」而被迫退出中國市場。

百度早已今非昔比,名聲每況愈下,特別是競價排名收費模式導致社會譴責聲浪,因為傷害了消費者和競爭者的基本權益,特別是因百度推薦的莆田系醫院導致年輕患者魏則西死亡事件,引發社會對百度一致譴責,自此百度聲名狼藉,產業轉型也成為巨大變數,積重難返。

我曾專門語音評述「則西之殤」對百度競價排名導致醫療事故而不得不尋求新盈利增長點的黯淡情景。

根據百度2016年Q3財報,營收為182.5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為-0.71%,首次進入負增長。

百度2016年前三季度的市盈率在11-13之間,也是歷史最低水平,與百度在2005到2015年的十年間,市盈率在18-954之間,差別黑白分明。

陸奇救得了百度嗎?

從管理結構角度,陸奇雖然是集團總裁,但上有李彥宏,旁有李夫人馬東敏,這個三角關係既曖昧又詭異,極難充分發揮作用,表面上放權,實際上控權,既機率無窮,又風險猶存,毫無疑問,接下來李彥宏、陸奇、馬東敏的合作關係,將是事情成敗的關鍵。

這是中國人的公司,也可以是說是李彥宏的家族公司,其複雜性不言而喻。

李彥宏並沒有完全放權,而是在雇佣陸奇的同時,也招回了夫人,實質是,企業管理大權同步交給了陸奇和李夫人兩人,分工涇渭分明,陸奇掌管百度業務部門,夫人掌管職能部門。

誰都知道,業餘部門是幹活的,職能部門是管事的。

從微軟加盟百度,陸奇為他還小6歲的李彥宏打工,你覺他能全身心投入嗎?

中國人的小九九。

5年之內,也許更早,如果陸奇不能重建百度,脫胎換骨夕陽西下的百度,走人可能是唯一出路。

不多談了。

今天談的主題不是陸奇投奔百度,那格局太小,談的是「陸奇效應」,在美國的效應。

也就是,陸奇的離職海歸在美國企業管理業產生的影響。

事實上,印度高管在美不斷做大,早已形成半壁江山。

微軟的CEO納德拉,印度裔,1967年出生,比陸奇年輕許多,名聲很不錯,陸奇無論被動還是主動辭職,意味著華裔精英在美大企業無法進一步擴展,說混不下去也並非空穴來風,沒有做領頭羊的機會,只能淪為「高級打工仔」,最後不得不選擇海歸。

從深層角度分析,無疑是:

中國精英的完敗,印度精英的崛起。

龍象鬥,龍是虛的,其實不存在,像是真實的,無處不在,龍當然鬥不過像。

龍像在全球化市場上競爭,在美國本土而不是中國大地競爭,龍一敗塗地,像勢如破竹。

我告訴你,企業管理文化從來都是選擇最佳人才做最適合的事,但首先人才要有強烈意願,中國人英語水平普遍低下,對競爭管理職位有一種天然的文化怯性,印度人就不同了,爭先恐後,20多年前美國高科技重地矽谷的印度人和中國人勢均力敵,今天管理和技術雙豐收。

中國人呢,還是干苦活的一線工程師。

為什麼?你不會說,不會交流,何以登上管理層,中高層管理當然沒你的份。

印度裔不僅全面進入美國產業特別是高科技領域,而且加速進入政治領域。

就說2016年美國大選吧,來自加州的印度裔Kamala Harris當選聯邦參議員,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印度裔Nikki Haley被特朗普總統任命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別忘了,她們都是印度裔女性。

華裔就不說了,相當複雜,來自臺灣、香港以及其他地域的議員官員公開表示與中國大陸無關,撇清任何與中國的關係,而來自中國大陸積極投入政壇的活動人物罕見,有也是進入政界基層崗位。

在產業界,特別是科技領域,印度人更厲害,老美大都這樣認為,老中也有同感吧。

在美的印度裔,無論拼中高層管理能力,還是拼經濟實力,都比華裔厲害。

海外特別是在美國的印度人,在技術上絲毫不弱中國人,而在中高層管理領域,卻把中國人遠遠拋在後面,我所在的高科技重地——加州矽谷,放眼望去,數萬家科技公司中的印度裔中高管比比皆是,而華裔高管非常罕見,中管也不多見。

毫不奇怪,美國高科技領域的職場常態:CEO——老美,中高管——老印,一線工程師-老中+老印,多少年,仍然一成不變,趨勢很明顯,剪刀差日益擴大。

位於矽谷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斯坦福大學的一項綜合調查表明,截止2012年,印度裔人才領導的公司佔到了33.2%,在美國矽谷的總人口中,而印度裔僅佔6%,但是創辦的公司佔到了矽谷所有公司的15%。

在矽谷,華裔總人口佔到28%,清華大學在矽谷有一萬多校友,浙江大學有五六千校友,北大復旦交大武大南大等大陸名校的科技精英幾乎都在這裡,但管理階層的華裔人數與印度裔相比不是同一個數量級。如今印度裔人士在矽谷勢力如日中天,隨機看看世界頂級公司的兩位高管,那些掌管矽谷權勢的印度裔人士。

納德拉1967年出生於印度海德拉巴,曾先後就讀於印度門格洛爾大學、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和芝加哥大學,分別獲電氣工程學士學位、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和工商管理碩士學位(MBA)。在轉投微軟之前,他在SUN有過較短工作經歷。此後他效力微軟22年,負責雲計算業務。今年2月被任命為微軟新任CEO。

皮恰於2004年加入谷歌,主要負責谷歌瀏覽器及應用部門。他在Chrome以及應用業務的成功,特別是包括郵件服務Gmail和雲存儲服務Google Drive,幫助他贏得了這一新崗位。他現在是CEO。皮恰就讀印度理工學院,為成績優異而獲得IIT Kharagpur(印度理工學院卡拉格普爾分校)學院銀獎之外,賓夕法尼亞大學還向皮恰頒發了Siebel Scholar等殊榮。

深入瞭解印度,不是說印度超越了中國,而是未雨綢繆,在海外印度人牢牢佔據中高層管理和技術核心,大學科技政府金融製藥國防等無數行業的印度裔中高層高管濟濟,中國人極為罕見。

在美國特別是高科技重地矽谷,會說話和交流的印度人一波波進入臺前——中高管理層,微軟谷歌等無數跨國公司的CEO都是印度人,中國人一個都沒有,不大會也不願交流的中國人仍然大批在幕後——一線工程師,苦是中國人吃的,功是印度人的。

新老華裔正在失去在矽谷立足和升遷的根基,「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海外中國人,正在失去在美國高科技領域的領導位置,幾乎是直線淪為「技工」和「碼農」。

我常與矽谷印度科技管理精英擺龍門陣,我的合作夥伴之一就是印度人呢,非常優秀。

我經常談到,企業文化總是選擇最佳人才做最適合的事,但首先人才要有強烈意願,中國人英語水平普遍低下,對競爭管理職位有一種天然的文化怯性,印度人就不同了,爭先恐後,20多年前矽谷的印度人和中國人勢均力敵,今天管理和技術雙豐收,中國人還是干苦活的一線工程師,你不會說,管理沒你的份。

不是中國人做不來,首先是中國人不願做,其次是中國人窩裡鬥,到海外了還是不團結,四分五裂,大陸香港臺灣互不來往,事實上,印度人抱團,扎堆。

一個印度人提升了,招聘大批印度人,一個中國人升職了,嘿,趕走一大批中國人。

中印在各自本土科技產業領域的龍象之鬥也日趨激烈。

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狀態和6年前中國相似,2011年中國手機進貨量9,200萬部,2015年印度1.04億部萬部;2009年中國4.6%消費者擁有一部iPhone,2016年1月4%的印度消費者有一部智能手機。

記住,高估對手不是低估自己,而是危機意識,居安思危。​

蘋果和富士康聯手,計畫在印度投資百億美元建立iPhone基地,複製中國製造成功模式,亞馬遜宣布追加投資30億美元,看好印度發展潛力。

蘋果公司為何拉開了「棄中入印」的戰略帷幕?

很簡單,隨著中國製造業成本與日俱增,特別是華為手機對蘋果手機構成的嚴峻挑戰,蘋果公司在中國的iPhone地位開始出現明顯衰退,蘋果公司股價過去一年暴跌30%也證明了這一事實。

由於iPhone銷售放緩,蘋果越來越成本遠低於中國的印度、東南亞和南非等發展中國家市場,在最近接受採訪時,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聲稱,iPhone和其他蘋果產品在印度市場上有很大潛力,並指出印度正在部署LTE網路,25歲以下人口眾多。也就是說,蘋果進入不亞於中國市場的印度市場,將填補蘋果產品在中國市場日漸疲軟的黑洞。

中國大陸的土地和生產成本變態的高,物價飛漲,稅收也高,人工成本是印度的3倍多,越南的4倍多,已經導致很多企業不得不撤離,蘋果生產線可能全部轉移印度,百萬人工作崗位,成千上萬的供應商將如何應對?

據著名科技網站「AppleInsider」報導,蘋果代工廠商富士康即將與印度政府達成最終協議,建設一家獨家為蘋果公司生產產品的大工廠。

郭台銘也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對中國市場運營成本高漲的悲觀和其他不滿早已為人所知。

《印度經濟時報》刊文稱:富士康即將簽訂協議,獲得位於馬哈拉斯特拉邦一塊約1200英畝(4856228平方米)的土地,投資100億美元建設一座專門為蘋果生產產品的工廠,據估計,工廠將於簽訂協議後的約18個月後正式投產。

蘋果庫克,富士康郭台銘,還有亞馬孫的貝佐斯……

這些跨國公司領袖都一致看好印度的未來?

中國國內幾乎所有官方智庫都只讚美中國自己,極度忽視中國經濟殖民化的嚴峻挑戰,其實只要稍稍分析一下中國GDP總量外資外企所佔比例就清楚了,問題是,中國文化視面對現實為唱衰自己。

印度是中高端世界辦公室,中國低端世界大工廠,佔領辦公室和大工廠雙重地位是清晰的印度戰略,而中國戰略是什麼?

靠山寨大國不可能實現中高端世界辦公室的戰略轉型。

日益劇增的生產成本攸關製造大國的地位。

關於印度裔和華裔人才的經濟能力,傳統的觀點一直認為華裔更富有,其實不然,美國聯邦勞工部的最新數據,顯示在美的印度裔移民經濟實力強於華裔。

聯邦勞工部8月28日公布2013年《全美亞太裔在蕭條復甦後的經濟地位》,亞太裔的薪資、教育水平和就業率都比白人及其他少數族裔表現佳,其中又以印度裔移民表現最為突出。25歲以上印度裔就業人口有76.1%有大學學位,華裔有56.8%;16歲以上勞動人口的平均週薪也以印度裔的1291元最高,華裔1093元,白人、非裔、西語裔分別是865、692、641元。

為何印度人比華人混得好?

為何印度人能在矽谷職場比華人更勝一籌?

首先英語是印度人從小教育就會接觸到的通用語言。在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注重培養技術人才,並向海外輸出。如知名的印度管理學院阿默達巴德分校是在20世紀60年代與哈佛商學院聯合創立的;其次印度IT外包產業發展比中國早,IT教育環境與主動培養IT意識較強烈;最後印度人在海外發展習慣彼此互幫互助,在職場上比華人更為靈活、主動性更強。

更重要的是,印度成功者抱團,提攜下一代。

據矽谷週刊報導:「早在1992年已在矽谷站穩腳跟的印度人聚集一起,籌辦印度企業家協會,這個協會的定位非常明確,建立人脈網路,致力於培養下一代矽谷印度裔創業者。職能包括:印度企業家協會企業家指導項目,指導年輕人創業;此外還幫助其優秀項目進行早期孵化投資。目前這個協會,在13個國家有54個分支機構,擁有超過13000多名會員,其影響力早已超出矽谷,並逐步成為企業家和投資者之間最重要的交流平臺。」

對中國大陸的影響怎樣?

中國希望從低端的「世界大工廠」戰略轉型為中高端的「世界辦公室」,問題是,非常艱難,很簡單,做中高端產業需要大批中高端人才、知識產權保護、日益創新而不是永久性山寨,不僅如此,成本更具競爭性,這些基本問題幾乎都是中國戰略轉型的「軟肋」,而且是永久性的,日益惡化,極難逆轉。

印度的經濟戰略很清晰——雙重地位,加固世界辦公室地位,奪取世界大工廠高地。

這才是中國當下最應該關注的重要問題。

不客氣地說,中國大陸是否失去「世界大工廠」的地位,同時日益遠離「世界辦公室」的發展目標,這才是當下中國人最應該關注的問題之一。

海外中國人,無論華僑華人,都是炎黃血脈,誰不希望中華民族健康發展?

誰不希望祖國好?

Facebook創始人和CEO,年輕的馬克扎克伯格一個問題,就讓堂堂的印度大總理當場哭了。

你相信嗎?

但這是不爭的事實。

我常說,印度在海外特別是美國有如魚得水的深厚基礎,看看近日訪美的印度總理莫迪是如何融入美國商界的,他和Facebook臉書的一場矽谷對話,用真情流露的眼淚感動了美國觀眾,通過視頻和媒體廣泛傳播,即使是作秀,這樣的秀,也做得淋漓盡致。

印度總理莫迪造訪Facebook臉書總部併發表演講:「遠離社交媒體早晚會自食其果。印度計畫用光纖網路將印度60萬個村落連接起來,這是‘印度夢’的一部分,讓印度經濟規模增長到20萬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民主經濟體。」

深入瞭解印度,並不是說,印度已經超越了中國,而是說,如果中國在教育和經濟以及其他關鍵領域持續衰退,印度超越中國就不是夢。

寫到這裡,收到一篇據說是前微軟高管唐駿寫給陸奇的公開信,作為微軟前高管,被稱為是「打工皇帝」的唐駿日前對陸奇加盟百度表達了自己的關切,稱他自己為「過來人」,跟陸奇有著相似經歷,曾經還引起過更轟動的輿論效應,有些話當作提醒。

真否,不敢確定。

原文是這樣的:

陸奇,你好。

最近很多微軟的老同事都在轉發你加入百度的新聞。你作為全球華人IT界的領袖,加入中國的網際網路的頂級企業百度,肯定引起熱議,大家既有期待也有觀望。

雖然我們沒有在微軟有過交集,也不相識,但是我很佩服你能在微軟做到那麼高的位置,你非一般常人。但是今天我想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和你交流幾句,不需要在意,更不需要思考,就當聽八卦一下,你走眼不走心就好。

第一,我們有相似的背景。我在2004年從微軟加入盛大網路也和你今天一樣成為新聞,甚至是更大的新聞。那個時候的中國創業公司都非常草根,不像今天的BAT已經成為世界級的網際網路公司。我們都是從外企進入中國的民企的,而且空降的職位都是總裁,看上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職位。

第二,我們有相似的環境。當年的陳天橋和今天的李彥宏都是商界的英雄,在國內商業具有很大影響力,在公司內部擁有獨一無二的威望。任何一個外來者,無論你過去有多麼風光,來到這樣的創業成功的企業後,你在外還繼續擁有光環,但是在公司內部你已經失去所有的光環,因為這樣的公司只習慣於一個人的光環。陳天橋和弟弟陳大年在管理公司,李彥宏和太太馬東敏也在管理公司。陳天橋和李彥宏都是既懂技術又懂管理,而且還精力旺盛,比我們都年輕。

第三,我們有相似的期待。百度對你的期待甚至要高於當年盛大對我的期待。因為當時的盛大還不是一個大公司,它只是當時中國的網際網路公司的領跑者。而今天的百度是全球網際網路公司的巨頭,百度期待你能給百度帶來新的活力,找到新的突破方向來解決百度未來的成長瓶頸期問題。

我現在都能想像出你現在在百度的每天的工作場景和每一次會議的場景,這和你在雅虎和微軟的場景會很不一樣,你不會習慣但是你也無法改變。你也會發現原來下面的人都很聽話,但是一旦到執行層面很難推動,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聽那個人的指示和態度,至少短期內你不要想去改變他們,也許在你的任期內也不能改變他們。剛開始你會覺得很無助甚至會生氣,但是你需要慢慢適應,因為你改變不了。

我在盛大的四年是我職業生涯寶貴的四年,不是我做出了的業績。盛大的四年讓我找到了一個職業經理人在中國民營企業這個特殊土壤的生存法則並能給民營企業帶來價值的經驗。也許這些經驗只適用於我或者盛大,所以你也還是把它當成八卦就好。

第一,不計名不計權。你現在是百度總裁,但是其實在百度內部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只有一個老闆的工作方式,這和外企完全不一樣。也許你被授予了一系列的人事權和財權,但是最終還是會到那個人那裡最後決策,雖然他會非常尊重你的觀點也會支持你的觀點。所以在百度,你不需要去在乎名在乎權。

第二,不計較分工。我在盛大的時候我和陳天橋的約定就是,陳天橋不做的都是我做,這樣就避免二人同做一件事情,避免了可能產生分歧的空間。我當時不懂遊戲,而你比我要處於強勢的多,人工智慧、虛擬現實、量子計算等等都是你的長項,李彥宏和你完全可以不做同樣的事情的。

第三,不計較得失。百度對你的期待一定是全部的奉獻,既然是奉獻,所以就不能計較得失。對你來說,最大的可能就是未能完成你自己給自己的百度使命。

我知道你早就實現了財富自由,你會毫無顧忌地去展開工作,但是現實還是現實,所以為了完成你自身的百度使命,你可能還是需要做些調整。我們都希望你能把百度帶進一個在新領域的世界領導者的地位,也成為中國的驕傲,我們都希望不斷聽到你和百度的好消息。

我們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希望有機會見面。

唐駿

2016年1月

尾聲

綜上所述,陸奇的海歸,在全球化時代,與其說是「毅然辭職」,不如說是「落荒而逃」,與其說是回國報效祖國,不如說是放棄了更為重要的全球化高科技前灘陣地。

印美的走近,中美的疏離,涇渭分明。

在這一點上,中國高管的視野遠不如印度人的視野遼闊,寬廣。

百度公司,早已是夕陽企業,今不如昔,積重難返。

陸奇任重而道遠,好運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每日經濟新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