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沒有一億資產,你憑什麼敢結婚?

2018-02-11 08:00 作者:孫驍驥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8年2月11日訊】一段視頻新聞近日在網上走紅。新聞說的是在某地一場高檔相親會上,參加相親的女士在被問到擇偶標準時,給出了「資產一億」的標準,並且表示如果現在男方資產不到1億就沒有安全感……

觀眾們被這番言論嚇得不輕。顯然,這位女嘉賓極端的表達方式凸顯出了當下婚姻的物質性。

沒有物質財富作為基礎的婚姻,必然缺乏安全感,但純粹以財富作為標準的婚姻,則又完全成為了一樁唯利是圖的生意。如今,越來越扭曲糾結的婚姻觀,對於社會經濟會帶來了什麼影響,我們的生活又因此發生了什麼改變?

追求「一億資產男」的背後:性別比例與經濟持續失調

也許有人會說,這段所謂的「高檔相親會」視頻只是一個奇葩特例,不代表普遍現象。如果用該女嘉賓「一億資產」的標準來擇偶,那麼絕大部分中國男性都不夠格成為結婚的對象。

的確,億元資產對普通人而言是過高的標準,但是不要忘了「一個億」在某些商人的口中卻只是一個「小目標」而已。在中國大陸地區,資產總值能達到這個標準的人,雖不是絕大多數,但也頗具數量。

根據《2017胡潤財富報告》統計,擁有億萬資產的「超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12.1萬,比上一年增加1.2萬,增長率達10.5%,其中擁有億萬可投資資產的「超高淨值家庭」數量達到7.1萬。這個數據,其實筆者認為是嚴重的低估了,但在更可靠的數據出來以前,我們姑且使用它。

這總數十幾萬的「過億高淨值」人群,主要分布的地區就是以三大一線城市群為核心的城市帶,以及部分省會級的二線城市,以東部和南部發達地區最集中。

這些地方,也是十年來「地產金融」既得利益最集中的地區,所謂「億萬資產」人士的財產構成,主要是房地產的產權和企業股權。

換言之,過去依靠房地產和企業經營積累財富的階層,成為了拜金女眼中「有安全感」的財富階層。同時,這些人又多分布在房價增幅最高的東部地區,那麼可以推想,那些追求「物質婚姻」的年輕女性,應該是紛紛從西部和北方欠發達地區流向東部發達地區,因為在這裡,「一億資產」人群數量最集中。

現實情況也基本符合這樣的猜測。中國的人口性別分布,這些年也越來越明顯的呈現出女性流向東南發達地區和一線城市的趨勢,於是產生了東部剩女、西部剩男的尷尬現實。加上大城市的基建大致完成,男性民工回流,新興服務業出現崗位缺口。因此進城打工求職者當中,近年來越來越多看到女性的身影。

京、滬等地,已逐漸改變了外來人口以男性為主的局面。據人口普查數據,北京常住人口中女性的比例在逐年上升。據另一份研究統計,在上海的兩地通婚人群中,有32%是城鄉之間通婚,外來一方以女性為主,且農村戶口的外地通婚人群中也是女性居多。

與之相對,男性的婚配壓力在西部欠發達地區漸增,這就造成了收入低、競爭力低的地區,男性婚配愈加困難,越窮的地方單身男越多。據官方數據,中國內地男性比女性多3376萬,這三千多萬人集中分布的地區,也主要是在欠發達的中西部而不是東部沿海。

於是,這就形成了東西部地區性別與產業「同構」的奇特趨勢,雖然它目前還不甚明顯,但如果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看出端倪:

欠發達地區男性人口過剩,與之匹配的是這些地區低附加值、高能耗的落後產業過剩,不信可以去看看某些欠發達地區待業的男性低端工人;發達地區則是低端服務業過剩,與之匹配的是這些地方女性勞動者過剩。不信就看看大城市街頭的小賣部、餐廳、髮廊、按摩店、美甲店,在裡邊坐著無所事事的很多是女員工。

人口性別大分流的趨勢下,欠發達地區的經濟使得所謂」人生失敗者」越發不敢恭維,愈加的紙醉金迷。這種地域分化,已不可逆轉。

「東西部男女分流」的人口趨勢,其實也暗中迎合了女性追求「高富帥」的擇偶標準,兩者互為表裡。城裡的高富帥肯定比村裡多,大城市的高富帥肯定比小城市多。但與此同時,大城市裡的高顏值女性競爭者也多,因此,有一部分女性就勢必需要對「顏值」這項資本進行投資,以便在殘酷的婚戀和職場競爭中擠掉對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