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胡平:「愛國」與「賣國」(圖)

2017-10-04 08:04 作者:胡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愛國賊」?「賣國賊」(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看中國2017年9月30日訊】最近一段時間,中共當局打出「愛國主義」的旗號,掀起一股反自由反民主的逆流,與此同時,他們又把國人爭自由爭民主的正義行為,只因為它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而扣上「賣國」的罪名。有鑒於此,我們必須對誰是愛國誰是賣國的問題展開一番辯論。

要問「誰賣國?」首先應該問「誰能賣國?」

誰能賣國?很簡單,只有那些手裡有國的人才能賣國。國家在政府手裡,只有政府才能賣國。老百姓手裡沒國,想賣也沒的可賣。

說只有政府才能賣國還不準確。應該說只有專制政府才能賣國。民主政府不可能賣國,因為民主政府作出的決定必須要人民認可人民同意。除非人民同意政府賣國,政府才能把國賣出去,可見民主政府不可能賣國(起碼是不容易賣國)。專制政府不然。專制政府把國家當做自己的私產,人民無權過問,它想賣就可以賣,所以只有專制政府才最可能賣國。

不過話又說回來,專制政府既然把國家當做自己的私產,出於自私自利的心理,它當然不願意把國家拱手送給外人。你甚至可以說皇帝是全國最愛國的人,因為他把國當做家,對他來說,愛家就是愛國,愛國就是愛家,所以皇帝最愛國。

慈禧太后有句名言,叫「寧贈友邦,勿與家奴」。一般人都說是句賣國的口號,其實不那麼簡單,因為說「寧贈友邦,勿與家奴」,那意思分明是說「贈友邦」和「與家奴」都不是什麼好事,要是能既不贈友邦又不給家奴才是上上之策。換言之,慈禧太后打心底裡是不願意把國家「贈友邦」的,只不過遇到特殊的困難,迫使專制者在「贈友邦」還是「與家奴」二者擇一時,也就是說,當專制者面臨著要麼保全專制而不得不出賣國家和要麼保全國家而不得不放棄專制的時候,專制者總是寧可出賣國家也不肯放棄專制。

還要補充一句。說平民百姓不可能賣國,這話也不盡然。有一種人,這就是立志打天下坐天下的造反者,或者說在野的暴力革命黨,以實現「革命專政」為目標的暴力革命黨。這種人雖然眼下還不掌權,雖然眼下還不是專制統治者,但是他們正在不擇手段的奪取政權,正在努力建立專制制度,努力使自己變成專制統治者,國家眼下還不是他們的,但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或落入他們手中,因此他們也可能賣國——預支賣國。他們可以對外國權勢者們說,給我們錢給我們槍,等革命成功後我們給你們大大的回報,反正那時候國家在我們手裡,我們想給你們多少就能給多少。當然,這種買賣不是現金交易,買主是有很大風險的,不過由於利潤特別高,所以會有外國人買這個賬。

以中共為例,中共起家鬧革命,依靠蘇聯的支持,所以革命一成功,中共立刻宣布向蘇聯「一邊倒」,在「友好互助」的包裝下,把大量的國家利益讓給了蘇聯人;因此,中共正是賣國的典型。不錯,後來中蘇交惡,毛澤東大反蘇聯霸權主義,搖身一變,儼然捍衛國家尊嚴的民族英雄。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呢。普天下的賣國者都不甘心賣國,不甘心當別國的附庸,當初賣國只是出於不得已,只是為了換取支持攫取權力,一旦大權在手而又羽翼豐滿,他們很可能會翻臉不認人。既然到現在,國家成了自己的,他們當然會變得很「愛國」。這樣的「愛國」固然有風險,要付代價,可是這代價卻是由老百姓來付,專制者何樂而不為?毛澤東在反蘇鬥爭中贏得民族英雄的盛名,然而考查毛澤東反蘇的真正原因,實際上是為了抵制由蘇共二十大帶來的改革浪潮,尤其是為了抵制由反個人崇拜而造成的對毛本人在中共內部的絕對權力的威脅,是為了借反對蘇聯修正主義的名義壓制中共內部的務實派改革派(例如以「裡通外國」的罪名始終壓住彭德懷)。到頭來,毛澤東把中國引入了比斯大林時代還要嚴重的大飢荒(1959-61)和大清洗(文革),中國人民為此付出了空前慘重的代價。可悲的是,許多中國人還為毛澤東敢於對抗蘇聯,敢於在國際共運中獨樹一幟而感到驕傲,把毛的光榮看成自己的光榮呢!一般人只知道,當專制者賣國時,是為了自己的權力犧牲人民的利益,他們不知道,當專制者「愛國」時,也常常是為了自己的權力犧牲人民的利益。

民運人士民運團體不可能賣國。因為民運不是打江山者坐江山,民運勝利了,一切人士和團體都可以和平地競爭權力,誰能贏得多數人民的支持誰才可能掌權,而不論是誰掌了權,他們也不可能任意胡來,他們所作出的每條決策都必須經過人民的認可才能生效。所以民運團體不可能賣國,連「預支賣國」都不可能。假如有某個「民運團體」竟然異想天開地試圖「預支賣國」,它肯定連半個買主都找不到。天下哪有這樣的「冤大頭」呢?假如有某個「民運團體」對某個外國政府或外國基金會或外國財團許諾說,將來我們事成之後,我們會把中國的旅順港(或別的什麼)送給你們(或者是至少送給你們用幾年),你們現在先把錢付給我們。外國人只要不是白痴,一定會明白這筆生意做不得。外國人會盤算道,中國實現了民主,你們這夥人就一定能贏得選舉掌握權力嗎?更重要的是,就算你們掌了權,你們要履行諾言把旅順港送給我們,中國的人民會同意會批准嗎?要是中國的人民不同意不批准,我們的錢不就白花了嗎?

那麼,為什麼還有外國人願意支持中國的民主事業呢?無非是兩種動機,一種是純粹的理想主義,一種是基於外國自己的國家利益。畢竟,一個民主的中國要比一個專制的中國更符合西方的利益,更符合國際社會的利益,所以,那些從本國利益出發的西方人也會願意支持中國的民主事業。有人攻擊說,中國的民運既然接受了西方的支持,因此就一定會迎合西方的利益,損害中國的利益。他們不懂得,只要中國實現了自由民主,那本身就符合西方的利益;但是,中國人並不是為了西方的利益才去爭取中國的自由民主,中國人爭自由民主首先是為了中國自身的利益。簡言之,中國實現了自由民主,對中國人有利,對西方人也有利。這是一場互利的遊戲,雙贏的遊戲,而不是零和的遊戲。

有些人把西方政府關心中國的人權民主視為霸權主義,這是對霸權的莫大誤解。所謂霸權,不是指把自己的價值應用於別國,恰恰相反,霸權意味著歧視,意味著把別國看成劣等民族,只承認自己國家的人有價值,不承認別國的人也有同樣的價值。過去許多西方政府,一方面在自己的國土上,在自己的人民中實行自由民主,保障人權,另一方面卻對別國實行壓迫專制,不把別國的人當人看。這才叫霸權。現在的西方政府是在把應用於自己的基本原則同樣應用於別國,這正好是霸權的反面,它完全符合聖經上「待人如待己」的道德律令,怎麼能說成霸權呢?

順便講一講人權高於主權的原則。中共拚命反對這個原則,可是,中共卻找不出反對的理由,不論是根據中國的政治文化傳統,還是根據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中國的政治文化傳統不是重國家,而是重天下,不是重主權,而是重文化,重文明,重「道」。在中國的政治文化傳統中,以有道伐無道,用文明克服野蠻,是許可的,也是正當的。共產黨意識形態也不主張國家主權至上,它主張「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主張「英特納雄耐爾(國際主義)一定要實現」。按照共產黨意識形態,一個國家的無產階級支持援助別國的無產階級的革命鬥爭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中共很難從中國傳統文化或共產主義理論那裡找到為國家主權至上辯護的依據。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說,中國反對一國干預它國主權。她說:「各國的問題,要各國人民自己解決」。這話看上去並不錯,問題就出在「人民自己解決」幾個字上。眾所周知,要落實「人民自己解決」,就必須建立起一套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這就是說,要保證主權不受干預,前提是主權在民,主權建立在人權之上。可見,就是按照中共自己的邏輯,它也不得不承認,那種不是建立在人權之上的主權,那種不是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主權,其實是站不住腳的,絕不是什麼「神聖不可侵犯」。既然如此,它還有什麼理由可以反對「人權高於主權」的原則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