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週末話題:世紀風暴怎麼捲走財富的?(組圖)

2017-09-02 10: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7年9月2日訊】為何美、德開始重視黃金儲備?

有兩件事,未來必然成為整個世界的標誌性轉折事件。第一,8月22日,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對美國諾克斯堡黃金儲備處進行訪問。他是第三位訪問美國國庫黃金存放處的財政部長,上一次訪問是在69年前。美國最後一次進行金庫黃金統計還是在1953年,當年9月,美國爆發了二戰之後的第二次經濟危機。第二,據有關媒體報導,德國央行成功將價值為279億美元的金條從海外(美國紐約及法國巴黎處)轉回國內。該央行在8月23日宣布,已將其存放在法國央行的最後一批黃金運出巴黎,提前完成了計畫為期4年的轉運工作。自從2013年開始,共有743噸黃金被轉運到德國。

過去幾個月來國際黃金價格走勢日K線圖
過去幾個月來國際黃金價格走勢日K線圖(網路圖片)

尤其需要強調的是——德國央行的聲明,它表示:把黃金帶回德國可以幫助公眾建立「信任和信心」。

德國央行在全球央行中擁有第二大黃金儲備,僅次於美國。報導還說,經過本次黃金轉運後,德國央行50.6%的黃金存儲在法蘭克福,另外的36.6%存儲在美聯儲,12.8%則存儲在英國央行。倘若德國面臨重大危機,這些黃金可隨時換成英鎊或美元。

看到這,一定有人說,黃金不能生息、沒有價值(據說這是巴菲特的話語),間接就是說,美聯儲和德國央行的銀行家們都是菜鳥,只有這樣的菜鳥才會如此重視黃金這毫無價值的「磚頭瓦塊」。其實,只有時間才會給出這個問題的結論。

從經濟學角度看,黃金是人類社會最後的依靠,既然德、美兩國開始重整黃金儲備,證明它們有自己的擔憂,那麼,擔憂的又是什麼?只能是戰爭或重大的經濟危機。今天不談論戰爭的話題,那麼,重大經濟危機的可能源頭在何處?

如果歐元可以穩定運轉,即便遭遇重大的經濟危機或戰爭,德國人也沒必要運回黃金,也不涉及央行嘴中所說「信任和信心」的問題。央行管理的是貨幣,只有貨幣面臨巨大變局的時候,才會涉及這一「信任和信心」的問題。所以,德國央行的本次黃金轉運,極可能和歐元的未來有關。

歐元區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

從2015年初開始,歐洲央行就開始進行量化寬鬆,為的是拯救歐元區的經濟與債務。德國在一戰和二戰之後,都遭遇了惡性通貨膨脹,所形成的嚴重後果在這個民族的內心深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時刻警惕寬鬆的貨幣政策所帶來的後果。所以,二戰之後的德國央行對於貨幣發行一直異常謹慎,嚴守貨幣的信用,讓歐元建立之前的德國馬克兌美元不斷升值。因此,在德國有了這樣一句諺語:「也許有人不相信上帝,但沒人不相信德國央行」。而現在,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措施與德國央行關於貨幣管理的理念嚴重不符。對此,一直以來都爭議不休。

在歐洲央行決定進行量化寬鬆的2014年底,德國央行就很不滿意。作為歐洲央行執委的德國官員勞滕施萊格在當時的會議上聲稱,目前還不是購買公債(歐洲央行量化寬鬆就是購買各國公債)的時候;勞滕施萊格和德國央行總裁魏德曼更反對在歐洲央行的聲明中出現「強化德拉吉提出的擴大資產負債表規模目標」的描述。而德拉吉反擊說,量化寬鬆沒必要獲得18個成員國的一致同意。德國央行與歐洲央行的矛盾一目瞭然。

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原定持續到2017年3月,但2016年底,歐洲央行宣布延期量化寬鬆直至2017年底。德國人的怒火開始爆發,德國《圖片報》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進行抨擊,「德拉吉的貨幣炸彈什麼時候引爆?」,並配上畫有德拉吉頭像的引燃炸彈。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直接對媒體表示:他不同意德拉吉延長量化寬鬆。德國財政部長也呼籲歐洲央行開始撤回貨幣擴張政策。德國與歐洲央行的矛盾公開化,這是非常罕見的。

此後,這種反對浪潮開始上升到法律層面。今年8月15日,德國憲法法院稱,歐洲央行2.3萬億歐元資產購買計畫可能違反為政府融資的禁令,要求歐洲最高法院對此做出裁決。德國憲法法院的法官稱:「有明顯的理由表明,歐洲央行管理資產購買計畫的決定違反了貨幣融資禁令,而且超出了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職責範圍,因此侵犯了成員國的許可權。」

本次,德國憲法法院並沒有做出終審裁決(它有權這麼做),而是要求歐洲最高法院進行裁決,緣於如果前者直接做出最終裁決,而現在的歐洲央行還在繼續量化寬鬆,德國怎麼辦?法院的裁決是德國政府和央行必須遵守的,德國退出歐元區就會成為擺上台面的問題。

如果歐洲央行再次延長量化寬鬆,估計德國有可能討論退出歐元區的問題,終歸這一問題已經上升到法律的層面。

面對德國如此嚴厲的反對態度,為避免歐元區走向徹底分裂,估計歐洲央行在未來數月終止量化寬鬆的可能性很大。可如此一來,希臘和義大利的債務問題就會立即擺上台面。

根據歐洲統計局7月20日的公告,到今年第一季度,希臘的公共債務率為176.2%,義大利為134.7%。這兩個國家的債務問題在歐洲央行進行量化寬鬆期間並沒有緩解,而是更加嚴重了。2010年希臘爆發債務危機時,相應的數字僅僅是113%。一旦歐洲央行結束量化寬鬆,歐元利率必然上漲,這兩個國家必然再次遭遇債務危機,這是一個顯然的結論。

希臘不是大問題,因為其經濟規模和債務規模都比較小,德國有能力救助。但是,義大利的公共債務規模超過2萬億歐元,一旦開啟違約之旅,誰都難以救助,那時,義大利和希臘就只能脫離歐元區,並最終導致歐元區的解體。此時,世界各國的歐元儲備就只能按歐元區各國的經濟總量換成歐洲各國的貨幣,新的義大利、希臘,還包括西班牙、葡萄牙甚至法國的貨幣都將被狂拋不止,因為它們相對歐元必須貶值(歐元主要體現的是德國馬克的信用),全球信用市場就會劇烈收縮(用垮塌描述或許更合適),讓世界債券和金融市場遭遇重大衝擊。

歐美遭遇嚴厲的信用收縮

這會給世界帶來什麼?

美聯儲正欲縮表,經濟數據也低迷不堪,種種跡象都在顯示,美國經濟危機也很難避免,如果與歐元區的內在問題同時發作,很可能將世界拖入大蕭條的泥潭。

這場風暴或只有1929年可以媲美,可稱「世紀風暴」。

引發1929年大蕭條的紐約股市大崩盤後聚集在華爾街上的大批民眾
引發1929年大蕭條的紐約股市大崩盤後聚集在華爾街上的大批民眾(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歐美遭遇嚴厲的信用收縮,必然帶來以資產價格支撐的財富劇烈縮水。同時,歐元、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也是很多國家貨幣發行的準備金,一旦國際信用市場劇烈收縮,信用緊缺,就會導致這些國家的貨幣劇烈貶值,利率跳升,流動性劇烈收縮,用資產價格泡沫支撐的財富數字就會煙消雲散。 

其實,義大利很明白未來的結局。義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表示,他支持義大利使用一種有別於歐元的「平行貨幣」來解決該國當前的經濟困境。所謂平行貨幣,便是恢復到1999年歐元區誕生前的狀態,讓恢復發行的「新義大利里拉」在一定區間內與歐元匯率掛鉤,但又更有浮動靈活性,並且在特殊極端狀況下還可以隨時與歐元解除掛鉤。而更令人不安的是,貝盧斯科尼領導的中右翼聯邦目前的民眾支持率再度節節上升,還剩下半年左右就要舉行該國大選。如果該黨勝選,令老貝東山再起,那麼「平行貨幣」的設想就真可能付諸實施。

這種平行貨幣的做法,實際是使用新義大利里拉作為本國貨幣進行經濟活動和債務融資。以義大利現在的經濟狀況和對貨幣信用的管理水平,自然無法盯住歐元,這就讓歐元實際上成為儲備貨幣,相當於義大利實際退出了歐元區。這個說法一出,債券市場上立即作出了劇烈的反應,義大利國債收益率應聲上漲。

所以,以今天歐洲的局勢,要麼是德國脫歐,要麼就是義大利、希臘等南歐國家脫歐,最終都會導致歐元區解體,這種情形很可能在兩年內實現。

當然,在巨變的關口,信用市場劇烈收縮,做空歐美債券、股市、房地產,做多黃金和一些避險貨幣都很可能出現千載良機。

從德國央行運回黃金以後的一系列表達上,還可以看到很多其它內容:第一,德國已經清空了儲藏在巴黎的黃金,說明既不看好未來法國的貨幣,也隱隱地看出其看空歐元前景的態度,因為德國和法國是歐元區的兩大支柱,如果德國看重法國這一歐元區的支柱地位,似乎不應該清空在巴黎的黃金。第二,未來世界貨幣體系的支柱依舊是美元和英鎊(至少德國央行是這個觀點,應該還有德國的新馬克。至於其它貨幣,在德國人眼中還上不了台面),因為德國還將大量的黃金儲藏在紐約和倫敦,以便隨時兌換成美元和英鎊,滿足自身不時之需。第三,美國和德國都在重整自己的黃金儲備,必須關注戰爭的到來,經濟劇烈動盪時期的到來與戰爭的腳步從來都是孿生兄弟。

巨變的時候就要到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