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代名將哥舒翰的尷尬晚年(圖)

2017-07-21 00: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安史之亂是唐朝由盛而衰的轉折點,圖為安史之亂前的唐朝疆域。
安史之亂是唐朝由盛而衰的轉折點,圖為安史之亂前的唐朝疆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西元756年六月,潼關,這裡見證了輝煌盛唐的落幕,也見證了一代名將哥舒翰的人生結局。時運的無情,個人的無奈,都化作尷尬無言的曲終人散。

安祿山六個月兵臨潼關

西元756年以前,大唐帝國的太平盛世已然延續了幾十年,國家承平日久、安逸已極,李唐王朝的君臣們,全然看不到危機就在眼前。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一切盡在一念間。

當安祿山這個胡人以彎刀快馬掀起安史之亂時,整個國家頓時猶如羊圈中衝進了群狼,到處是驚慌失措、引頸待戮的哀鳴。坦蕩的華北平原不過是胡馬的演練場,擁有山河之險的東都洛陽也頃刻淪陷,號稱名將的封常清、高仙芝一路潰敗,安祿山僅用六個月便兵臨潼關城下。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一代名將哥舒翰被架上了這個危險的歷史舞台。

哥舒翰戰功卓著 有目共睹

哥舒翰(?~西元757年),突厥人,自幼資質非凡,文武雙全,言行舉止極具大漢英雄的風采。從軍後,因治軍有方,號令嚴謹,甚得軍心,深受名將王忠嗣的欣賞,以軍功成為其副手。王忠嗣遭罷職後,哥舒翰接替王忠嗣職務,經營西北,主持對吐蕃作戰,多次大破吐蕃,取得了著名的石堡城之戰的勝利,收復了九曲部落,將大唐與吐蕃的戰線推進到青海湖及黃河河曲以西一線,並在戰場上取得了絕對的優勢。

這樣,哥舒翰兼任隴右、河西、朔方節度使,成為大唐西北方向的主要軍事統帥,其麾下的西北勁卒更是成為日後平定安祿山叛亂的主力,也是唐王朝中衰後,賴以討伐藩鎮、拱衛京師的依靠。唐詩中「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至今窺牧馬,不敢過臨洮。」就是盛讚哥舒翰的。哥舒翰多年征戰未嘗有敗,其戰功卓著有目共睹。

然而在安祿山起兵反叛之前,哥舒翰於755年二月因縱酒過度,已中風癱瘓,賦閒在家。而唐玄宗在無人可用的情況下,只得硬生生地將罹病的哥舒翰推上帥位。

局勢凶險 唐軍處於下風

當哥舒翰拖著病體勉強來到潼關後,他發現局勢遠比他想像的凶險。一是唐軍在軍事上完全處於下風。安祿山叛軍是唐朝邊兵中的精銳,戰鬥力極強。而唐朝由於守外虛內,中原地區軍事準備幾乎為零。西北精兵一時難以到達潼關,故中央政府掌控的軍隊多臨時招募,根本不堪一戰。

二是唐軍連敗,士氣低迷,到處望風而降。

三是經歷了安祿山叛變之痛,唐玄宗從之前對軍事將領的信任、放手轉變為防範有加、猜忌甚重。一代名將高仙芝、封常清僅僅因為從戰場實際出發而採取戰略防禦的策略,唐玄宗就聽信宦官讒言,將其處斬。即便對於哥舒翰,唐玄宗也並非完全信任。

四是楊國忠、哥舒翰將相不和。楊國忠在當時的所作所為令無數人對他痛恨不已,安祿山造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楊國忠逼反的。故哥舒翰部將王思禮就勸哥舒翰殺楊國忠為民除害。哥舒翰雖未答應此事,但二人的謀劃竟被楊國忠得知。楊國忠乃勸玄宗以杜乾運(楊國忠心腹)率軍進駐灞上監視哥舒翰。而哥舒翰豈是好惹之人?遂藉故殺杜乾運,吞併其軍。這件事令楊國忠、哥舒翰愈加彼此防備,玄宗也更加猜忌哥舒翰。

五是哥舒翰所統帥的潼關唐軍,多為各地敗兵和新招募士兵,戰鬥力不強。而且哥舒翰因身體原因,難以處理日常軍務,遂委任行軍司馬田良丘主持大局。田良丘不敢獨斷專行,就讓王思禮主管騎兵,李承光主管步兵,王和李兩人互不服氣,相互掣肘,致使軍中號令不一。

哥舒翰雖然身體殘疾,但腦子清醒,他審時度勢,繼續沿用了高仙芝、封常清堅守不戰的策略,試圖憑藉潼關之險,阻擋安祿山的狂飆猛進,進而再圖反攻。這樣,安祿山狂攻半年多,毫無進展。針對當時形勢,哥舒翰進一步指出:「祿山雖竊據河朔,不得人心,請持重以敝之,待其離隙,可不血刃而禽。」建議玄宗堅守要隘,待叛軍久攻不下、軍心渙散之時,趁勢出擊,大局可定。

當時的形勢也確實如哥舒翰所料,正向有利於唐軍的方向發展。在北線,郭子儀、李光弼連敗史思明,切斷了叛軍前線與范陽老巢之間的交通線;在東線,叛軍為張巡阻於雍丘(今河南杞縣);在南線,又被魯炅阻於南陽(今河南鄧州)。安祿山一時進退維谷,「議棄洛陽,走歸范陽,計未決」,已打算回老巢范陽。

哥舒翰被迫出兵 撫膺慟哭

就在戰局膠著的關鍵時刻,玄宗再出昏招,在楊國忠的攛掇下,竟令哥舒翰出潼關與安祿山決戰。哥舒翰深知此時絕不能進行決戰,乃上疏勸諫說:「祿山慣用兵,今始為逆,不能無備,是陰計誘我。賊遠來,利在速戰。王師堅守,毋輕出關,計之上也。且四方兵未集,宜觀事勢,不必速。」

遠在河北前線的郭子儀、李光弼也建議玄宗:「翰病且耄,賊素知之,諸軍烏合不足戰。今賊悉銳兵南破宛、洛,而以餘眾守幽州,吾直搗之,覆其巢窟,質叛族以招逆徒,祿山之首可致。若師出潼關,變生京師,天下怠矣。」極言哥舒翰只可固守潼關不可出兵決戰。但玄宗根本不聽這些正確建議,嚴令哥舒翰出關決戰。

天寶十五年(756年)六月初四,哥舒翰被迫出兵。行前,這位沙場老將自知此戰凶多吉少,乃「撫膺慟哭」,引兵出關。結果,正如哥舒翰、郭子儀、李光弼所料,此戰唐軍全軍潰敗,緊接著潼關也被攻破,都城長安失陷在即。而我們的哥舒將軍也早不復當年的驍勇,竟被部將綁縛在戰馬上獻與安祿山。多年後,大詩人杜甫在名篇《潼關吏》中感歎道:「艱難奮長戟,萬古用一夫。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

一代名將伏地謝罪 折節求生

安祿山見到階下囚哥舒翰後,小人得志地責備他說:「汝常易我,今何如?」可憐一代名將哥舒翰此時竟全無英雄膽色,居然伏地謝罪,「陛下撥亂主。今天下未平,李光弼在土門,來瑱在河南,魯炅在南陽,臣為陛下以尺書招之,三面可平。」想以此來求苟活。

安祿山大喜,封哥舒翰為司空,讓他修書招降各地。然而這些哥舒翰的昔日部將接到書信後,都覆書責駡他不為國家死節。安祿山大失所望之餘,馬上變臉將哥舒翰囚禁起來。

安祿山嗜殺殘暴,最後逼得親兒子安慶緒殺之以自保。安祿山死後,唐軍陸續收復長安、洛陽,安慶緒在逃往鄴城之前,嫌哥舒翰等俘虜累贅,遂殺之。一代名將哥舒翰,折節求生,也只不過多活了一年而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