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絕頂富二代 中國石油工業之父的人生際遇(組圖)

2017-01-11 07:41 作者:寧靜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蕭光琰(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月11日訊】蕭光琰是誰,想必很多人都一頭霧水。但是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他的名字可是如雷貫耳!


蕭光琰(網路圖片)

當年蕭光琰與楊振寧同為芝加哥大學化學博士。楊振寧曾經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我總是能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選擇。」他說的很對,確實幸福得一塌糊塗。與楊振寧相比,蕭光琰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蕭光琰出生於1920年的日本東京,父母都是當地知名的日本華僑,家族資產曾達到上千萬美元,別墅、轎車、佣人,在蕭光琰孩兒的時候就已經習以為常,養尊處優的程度超出我們的想像,用現在的話來說是典型的富二代。

蕭光琰從小就聰明絕頂,9歲時就掌握了中、日、英三種語言,12歲被父親送往東京郊區的一所頂尖私立中學,他在班上成績一路拔尖。

1934年,蕭光琰初中剛畢業,正處於抗日戰爭爆發前夕,蕭光琰的父母感覺日本排華很厲害,不能久留,毅然決然處理掉工廠,舉家逃往美國。蕭光琰就隨同家人開始了長達3年的流亡,到了美國落腳後,沒有上過一天高中的蕭光琰竟然以高分考上了美國坡蒙那大學,三年後,經導師推薦,進入芝加哥大學化學系,24歲便以優秀的成績拿到物理化學博士學位。畢業後蕭光琰就留在了芝加哥大學,2年後破格提拔為研究員。

抗日戰爭勝利之後,1947年,年僅27歲的蕭光琰進入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憑藉自己超越的能力在石油領域接二連三做出貢獻,自1947年-1950年蕭光琰連續四年獲得美國石油的最高榮譽「石油金質獎章」。


蕭光琰的獎章(網路圖片)

雖然蕭光琰生長在日本,學在美國,一次都沒有去過中國那片大陸,但從小父母就告訴他「你的骨子裡流淌的是炎華子孫的血液」,蕭光琰始終提醒自己是黑頭髮黃皮膚的中國人。雖然他在美國當時的薪資就有五六萬美元,生活過得非常悠閑,但是他很清楚自己那個從未謀面的祖國深陷水深火熱之中。蕭光琰決心學成之後回歸中國,為自己的國家做貢獻。

蕭光琰參加了在美國的中共統戰組織「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的活動,並深受其中的感染,決心回到紅色的中國去看看。

1949年的秋天,蕭光琰給中國教育部寫了一封信,詢問石油工業需要什麼技術資料。收到回信之後,蕭光琰自己花了幾千美元購買了翻印器材,懷著一顆熱愛祖國的心,沒日沒夜地蒐集、翻印和整理他認為祖國需要的資料。與他一起努力的,還有他新婚的妻子甄素輝。

甄素輝剛開始並不讚同他回國,他們還發生了多次爭論。甄素輝說:「我連中文都講不好,而且那裡也沒有親人,回國幹什麼呢?」。但蕭光琰認為中國就是他的親人,能把美國最先進的技術帶回國,就是守護自己的親人。

蕭光琰說:「如果你實在不想回中國,我就自己回去。」有句話說的好「婚姻是男人找到崇拜自己的女人,女人找到自己崇拜的男人」,蕭光琰和甄素輝大概就是這種關係吧。最後,甄素輝讓步了。

1950年12月,這對在中國一天都沒有呆過的年輕夫婦帶著大大小小20多個裝有資料和大批圖書的行李,拋棄了美國的高薪、別墅、高檔轎車,義無反顧的回到了沒有朋友,沒有親人的中國。

回國之後,蕭光琰沒有選擇留在北京,而是去了中國科學院下設的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目的是為了接近最前線的研究。在那裡,他每個月只能拿到120元工資,上班坐公交車,妻子甄素輝多少有些怨言,但蕭光琰根本不在乎這些,他有使不完的精力,因為他終於可以為國家做貢獻了。


大連化物所(網路圖片)

1950年初,中國的石油工業開始起步,在李四光帶領地質勘探隊到處找石油的時候,蕭光琰也在緊張備戰煉油廠的建設。但是當時基礎太差了,甚至到底用哪種催化劑來煉油都不清楚,有人主張用鉬做催化劑,因為鉬要比鉑便宜,不用進口。但是蕭光琰堅持用鉑,鉑雖然貴,但催化效率高,石油回收率高,最後煉油廠採納了蕭光琰的方案。


(網路圖片)

北京石油煉製所成立後,接著進行鉑重整中間放大試驗,大獲成功,後來用這個技術建成的大型煉油廠,成為了當時中國最重大的五項科技突破之一。

緊接著,蕭光琰用一年半的時間,一口氣了寫出來十五篇論文,篇篇都是經典,堪稱中國石油化學的奠基之作,其中「頁岩油的催化裂化」這項研究,甚至對推動我國石油工業的發展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可以說如果沒有蕭光琰,中國的石油工業會倒退十幾年。

1961年,蕭光琰主動兼任青島海洋研究所研究員,在那裡開發出了一項超越時代的技術——生物催化劑,這項技術,西方國家在1990前後才開始展開研究,2000年正式實踐,而中國在蕭光琰的帶領下,1961年就實現了這項技術,領先西方整整40年。

1964年,中國的大慶油田制取航空煤油和低凝柴油的過程中遇到了大難題,這時候,蕭光琰又挺身而出,孤軍奮戰,完全憑一己之力發明瞭超高轉化率的催化劑,僅僅用了4個月就解決了難題。


(網路圖片)

不料,四年之後,這位為中國石油工業做出卓越貢獻的科學家,竟含冤死於中共之手。

1968年10月5日,只因蕭光琰的外籍身份就被懷疑為「裡通外國」,工宣隊派出由二十名彪形大漢組成的專政隊,把蕭光琰抓進了「牛棚」,家裡的一切值錢的物品都被沒收,連夫妻倆的結婚戒指也沒有放過。

「蕭光琰,你在美國掙那麼多錢,你是不是回來當間諜的?」「你能把美國的資料弄到中國來,一定也能把中國的資料弄到美國去,你老實交待,為美帝國主義搞了多少情報?」審訊中,專政隊對蕭光琰進行瘋狂的毒打,用「三角帶」特製的刑具猛力抽打。

「專政隊」的一個暴徒還給他起了個外號叫「白屎」。因為當時的人們把「博士」讀成「白屎」,此後的半年中,他在斥罵聲中,被迫寫下了二十六份「交待材料」。讓蕭光琰想不通的是,無論他如何「坦白」,每交上一份得到的確是更加無情的斥責,以至「抽你的筋,剝你的皮」的威嚇。

在「放風」時,人們聽到,他像夢囈般地反覆著一句話:「……政策不是這樣的……」,這位在西方長大的知識份子到死也想不通,自己歷經千辛萬苦回來建設祖國,竟然成了「裡通外國」的「賣國賊」。

1968年12月6日,在他挨過一頓皮鞭抽打之後,精神特別壞。「放風」時,他用微弱的聲音,喃喃自語:「……政策是會給出路的……」此時,這位學富五車,學貫中西的物理化學家已經把平生希望縮到只求給條出路了。

可惜,出路還是沒有給。同年12月10日早晨,精神上受盡摧殘,全身已經血肉模糊的蕭光琰,在被毒打了60餘天之後,服下安眠藥,自殺身亡,解脫了一切,那是他才48歲。蕭光琰博士曾懷著怎樣的熱情踏上這片土地,又懷著怎樣的絕望心情無聲離去!

當天下午正在勞改中的蕭光琰妻子甄素輝得知丈夫離去後,這位追隨丈夫來過異國他鄉18年的美籍華人卻異常安靜,她甚至失去了女人痛哭的本能。

甄素輝看著丈夫的遺體,估計此刻她的腸子都悔青了。如果18年前,她能夠阻止蕭光琰回到中國,蕭光琰早已是享譽國際的知名化學家,或許正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演說大廳發表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感言。而此刻蕭光琰卻永遠地躺在冰冷的土地上,不能與她攜子之手了。

甄素輝沒有掉一滴眼淚,她只是提出了任何人都沒法拒絕的要求:准許她請兩天假,回家照料多日不見的孩子。自從夫婦倆被關起來,十四歲的女兒洛洛就孤身一人,無人照料,每天在嘲罵、追打中過著痛苦的孤獨生活。

3天後,人們一直沒有見這家的動靜,敲門也沒有人應,後來有人把門弄開,看到的是這樣的場景:母女雙雙躺在床上,母親緊緊地摟著女兒,兩個人早已停止了呼吸。經檢驗,母女兩個也是服毒自殺。


蕭光琰的女兒小時候的照片(網路圖片)

小洛蓮從小就熱情,聰明,美麗而健康,十五歲的孩子就長得像成年人的身材,而且特別愛學習,念小學的時候,就自己就裝半導體收音機……在死的前一天,她把自己的照片鄭重地贈給要好的小朋友「留作永久的紀念」,在歷經屈辱、折磨以至行將結束這幼小的生命之時,小洛連還有著多麼強烈的人生眷念啊!

後來蕭光琰的哥哥蕭光灝從美國回來為弟弟料理後事。非常遺憾的是,最後蕭光琰一家的骨灰也沒有找到。

就這樣,傑出的物理化學家蕭光琰懷著一顆赤子之心踏入東方這片土地,但是他以及他的家人3天之內在中共的酷刑和羞辱之下這樣全部含冤而死。

但是,歷史不應該忘記這位科學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