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一張藤床來看王安石的德行?(圖)

2016-12-18 00:30 作者:畢寶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王安石為官具備良好的官德。(看中國合成圖)

「打鐵必須本身硬」,敢於變法和堅決執政的前提是自己乾淨,沒有貪賄問題。王安石在錢財方面嚴格要求自己和家人,冰清玉潔,沒有一絲一毫瑕疵,這是其為官時敢於堅持原則的前提。

王安石的處事風格

熙寧十年的春天,王安石回到金陵已一個多月,心情漸漸平靜下來。經過多次請示,終於得到神宗的批准,可以徹底退出官場,就要搬出官府的家屬大院而遷居到新租賃的一所宅院中。

王安石在復相前便是判江寧府,即江寧府最高軍政長官。這次辭相回到金陵,真正的實際職銜還是這個官職,而宋代的官府中都有現成的官署,一般在衙門後院或別院有官員宿舍,包括傢俱等生活設施都是官府統一置辦的。上任的官員馬上就可以帶著家屬入住,非常方便。州縣一級的官員流動性很大,故稱之為「流官」,古代常說「官不修衙門,客不修店」,就是這個原因。

在搬出官府宿舍的前一天夜晚,王安石安排家人和僕人把官府中的一切東西全部留下,一根草棍也不能帶走,公私分明,這是王安石的一貫風格。夫人吳氏喜歡他們夫妻所住的那張二人床。那是一張藤床,製造工藝水準很高,造型古樸大方,睡著很舒服,看著也很美觀,故有點捨不得,就商量王安石是否把這張床帶回去,那怕是多給一些錢也可。

王安石不同意,覺得這樣做有損清德,何況即使給錢也容易貽人口實,多了少了都說不清楚。還是乾淨俐落,寸草不帶為好,這樣心中才會感到坦然。並答應夫人回到家中後,仿造此床再打造一個,清白一生,何必為此一床而心中有愧呢。吳氏夫人本是深明大義的女性,當然同意。

關於這件事,也有政敵肆意歪曲事實真相,誹謗王安石夫婦。有人說,吳夫人喜歡官府中配置的這張床,便背著王安石讓人搬到了新租賃的住宅。管理官府宿舍的官員清查官府配套傢俱時發現少一張藤床,便來到王安石的新住處想往回要,但吳夫人不給,誰勸也不行。那位官員很焦急。

王安石見無法說服夫人,便穿著髒亂的衣服,甚至光著腳到上邊踩幾下,再躺一會兒。吳夫人一看丈夫上去連踩帶躺的,便嫌棄太髒,說不要那個藤床了。於是官府得以收回官物云云。

王安石巧計退藤床

還有人誇獎王安石什麼「巧計退藤床」,真是太能埋汰人了。不但埋汰了王安石,更埋汰了吳夫人,還埋汰了官府中管事的人員。在前段時間的「百家講壇」上,有的學者還專門講這件事,而且也是如此講的,當是缺乏深入研究和思考。

跟王安石過了一輩子的吳夫人,就因為王安石上床躺一會兒便不要床了?那他們家還能有床嗎?她怎麼和王安石過一輩子的呢?怎麼還會有五個孩子?那位管事的小吏,即使官員家屬真的帶走了官府屬於公共財產的一張藤床,還至於攆到家裡來跟夫人要嗎?頂多跟王安石說一下就算了。故這種情節是編造的,毋庸置疑!

我思古人,安石荊公。舉世淫糜,獨守古風。毅然變法,富國強兵,兩宋最盛,莫過熙甯元豐。道德高尚,玉潔冰清。一不愛官,摒棄虛榮,六上劄子辭相,事業人氣最隆,二疏不能專美,有異梅福淵明;二不愛錢,清廉骨梗,浩然正氣凜凜,羞煞古今蠹蟲;三不愛色,絕無緋聞,妻買美人辭去,不同賈充玄齡。千古知己,梁氏任公。一言判斷善惡,三代以來完人。唯仁者能好人,聖人所云。

這是我在寫完《王安石傳》後即興寫作的韻語,感慨其高潔的官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