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淪為中共宣傳工具 澳洲大學被警告(圖)

2016-09-14 05:15 作者:端木珊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悉尼先鋒晨報》網站截圖

【看中國2016年09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端木珊編譯/綜合報導)近期,有評論指出,澳洲大學因為接受來自中國的捐款,而成為了中共當局的「宣傳機器」。

據《澳洲人報》報導,2014年悉尼科技大學從商人和政治捐獻者黃向墨那裡接受了180萬澳元捐款後,成立了澳中關係研究所(ACRI),黃向墨擔任研究所主席。

該研究所聲稱,他們的研究是以積極樂觀的觀點來看待澳中的雙邊關係,並標榜他們是一個「獨立」和「無黨派」的機構。

黃向墨背景引質疑

外界對該研究所產生越來越大的擔憂。據悉,該研究所主席黃向墨玉湖集團是一家位於中國的房地產公司。

《悉尼先鋒晨報》引述悉尼科技大學的學術人員表示,鑒於黃向墨是澳中關係研究所的主席,他們擔心該研究所的「中立性和獨立性」。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悉尼科技大學學術員工對澳洲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表示,「很多人都在懷疑,黃向墨有什麼資格擔任一個像ACRI這樣的戰略智庫的主席?」

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的中國問題專家詹姆斯·雷波德(James Leibold)也指出,黃向墨作為主席的角色「清楚暗示該研究所的獨立性已經受到了損害。」

黃向墨的玉湖集團曾為工黨參議員山姆·鄧森(Sam Dastyari)支付了一筆4萬澳元的法律費用。在不斷被曝光接受中國捐款者的捐助後,鄧森已於上週三辭去聯邦前座議員的職務。

在鄧森辭職後,工黨一位資深人士告訴《澳洲人報》,前工黨政府外交部長鮑勃·卡爾(Bob Carr)才應對在新州工黨議員、尤其是右翼派中積極推動支持中共的立場負責,「山姆只是隻猴子,卡爾才是‘街頭風琴演奏者’(英文俗語,意即背後的指揮者)。」

而卡爾的另一個身份,則是黃向墨親自委派的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的所長。

《悉尼先鋒晨報》披露,卡爾長期以來跟澳大利亞華人社區保持密切聯繫。他利用他在澳中關係研究所的角色成為澳大利亞最刺耳的親共評論員。

最近,澳洲政府基於國家安全原因,否決向中共利益集團出售澳洲電網之後,卡爾將該決定扣上「為仇外心理和經濟民族主義而犧牲政策」的帽子。

淪為中共「宣傳機器」 ACRI令人擔憂

據悉尼科技大學的一位職員透露澳中關係研究所的論壇和出版物都酷似「中共政府的共產黨宣傳」。「它遠不是獨立和中立的,它令員工們擔憂」,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術員工說。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澳洲著名學者則指出,悉尼科技大學的澳中關係研究所與中共使館的關係太近,是作為「中共的宣傳工具」來運作的。這位學者擔憂該研究所發布的材料是在替中共宣傳,特別是關於中國經濟方面。

斯威本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的中國問題專家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本週形容,澳中關係研究所是他見過的背離公認的大學行為操守最明顯的機構。

刊登敏感信息 悉尼科技大學曾被中共封殺

值得注意的是,《澳洲人報》披露,在澳中關係研究所成立前,悉尼科技大學曾因在其網站上刊登的學生聯盟展覽中,有關於法輪功的藝術作品,而被中共當局找麻煩。法輪功是一個修煉團體,自1999年以來,受到中共當局的廣泛迫害。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說,當時,中共官員對悉尼科技大學表示不滿,並正式要求該大學將相關的藝術作品刪除。這件事發生不久後,悉尼科技大學的網站就被中國屏蔽,也就是說,該大學失去了許多潛在的中國留學生,一個主要的收入來源被切斷。

對於網站被中國屏蔽的原因,外界存在不同的解讀。一種說法認為,這是因為悉尼科技大學不願限制學術自由而受到了「懲罰」;另一種觀點則是,沒有跡象顯示封閉悉尼科技大學網站與此事有關,也許有一個在中國的商業團體想要接管該大學的網址。

悉尼科技大學網站被屏蔽的事件發生在2005年。該大學發言人表示:「本大學並不知道封網的具體原因,並且沒有得到來自中國的相關信息,對網站為什麼被封的任何議論純屬猜測。」

前「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駐北京辦事處主任、斯威本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的中國問題專家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表示,悉尼科技大學網站被封與澳中關係研究所的成立,兩者之間可能只是個「前後順序上的連接」,但傳達的信息則是「十分明確的」。

「在一個之前曾因‘不守規矩’而受罰的大學校園裡成立一個致力於傳播中國正面信息的中國問題中心,向(高校)行業和中國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對於一個計畫和中國深化關係的大學來說,進行公正的學術研究和公開的批判性探討是沒有必要、甚至是不明智的。」菲茨傑拉德教授說。

此外,在澳中關係研究所成立前,悉尼科技大學原有中國研究中心,後者由於澳中關係研究所的出現而被解散。

曾任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的悉尼大學學者郭英傑說,原中國研究中心的工作實質是學術性的,一些員工對中共政權持批評態度。

相比之下,澳中關係研究所主要出版觀點性文章,雖然他們可以進行分析,但是他們「不會試圖批評」中共。

專家:不需要幫中共說好話的宣傳機器

《澳洲人報》引述澳洲的中國問題專家說很多澳洲大學都有類似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這樣的機構,以犧牲學術言論自由來吸引來自中國的資金。

《悉尼先鋒晨報》披露,黃向墨也向悉尼大學捐款350萬澳元,以建立一個新的澳中藝術文化研究所。

「我不認為我們需要這樣一個已經成為幫中共說好話的宣傳機器的研究所」,雷波德教授指出,「大學需要慈善捐款,但他們也需要保護他們的獨立性。」

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表示,在過去的十年裡,中共已將其範圍和影響擴大到澳洲的教育機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