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毛賊陰魂不散,總有人揣著明白裝糊塗

2016-09-08 07:24 作者:劉在中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6年09月08日訊】再過幾天,毛澤東死掉40年了,其禍國殃民的滔天罪行,空前絕後、罄竹難書,和平時期就害死了幾千萬中國人。半個世紀前,他所發動的文化大革命,被中共自己定性為10年浩劫。作家秦牧曾這樣描述:「……多少百萬人連坐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進行。」據專家保守估計,在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達773萬人。

通過網際網路和其它渠道,毛澤東的劊子手形象歷歷在目,人神共憤!縱有網特和五毛黨刪帖,仍防不勝防。甚至無須翻牆,只要在大陸的網際網路上粗粗瀏覽一下,再讀讀網友的有關文章,也能略知一二。但本文重點並非這方面,故不予詳述。

本文所要探討的是,為什麼總有人揣著明白裝糊塗、把這個世界頭號凶手當成救世主來歌頌呢?其原因只有一個:毛澤東還有利用價值。40年了,殭屍賴在天安門廣場不走,既有礙觀瞻,又成一大污染源,也是中共嚼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歷史包袱。

須知,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人類本無永遠的不朽之身:早燒晚燒,早晚得燒;早動晚動,早晚得動。若當局毅然切掉這顆毒瘤,興許還能苟延殘喘時日,再錯過了就麻煩。難道真要等到中國的赫魯曉夫出現,學習前蘇聯搞個徹底的非毛化,才將毛澤東紀念堂的殭屍火化不成?難道真要等到中國的戈爾巴喬夫誕生了,才將毛和馬一股腦兒解決掉!

前幾天,越南國防部長去毛澤東紀念堂悼念了一把,與其說他們是在懷念輸出革命幫他們奪天下的毛,還不如說他們痛恨派部隊殺過邊界的鄧。但這對矛(毛)盾(鄧)結合體,卻是中共忽悠老百姓的駭人聽聞的「駭武器」,哪一件都不能拋棄啊!

孔子曰「四十不惑」,民諺謂「蓋棺論定」。可40年了,大陸官方始終走不出既否定又肯定模棱兩可自相矛盾的怪圈。欲找到這種滑稽現象的答案,只須聽聽鄧小平接見外國記者時說過的話,便能揣摩其首鼠兩端的內心世界:「毛澤東紀念堂建是不妥當的,改也是不妥當的」。

換言之,肯定毛澤東是不妥當的,否定毛澤東也是不妥當的。否定毛,就否定了黨天下和49年以來政權的合法性;肯定毛,等於否定改開以來的一切,包括高官們的特權和萬貫家財。

怎麼辦?還是廟堂聖訓水平高:「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妙哉!兩個歷史時期,兩個不能否定,左右逢源、巧言令色,說這話的人無愧為21世紀「新寓言中之楚人」。古老的寓言曰:有鬻盾與矛者,譽之曰:「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又譽其矛曰:「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應也。但今之其人「准」能應也!只因官媒姓黨,誰敢不「應」,聖上就叫你下課。

可能受到這種怪異「矛盾論」邏輯誘惑,每當12.26毛冥誕或9.9忌日前後,沉渣泛起、死灰復燃,總會有人跳出來頌毛。但透過現象看本質,人們不難發現:毛粉常披著「民間組織」外衣,尤以毛澤東與賀子珍的女兒李敏組織的毛思研究所為最。

正好流露官方微妙心理,倡導不得,禁止不利,睜隻眼閉隻眼,敷衍塞責,聊以自慰。但真心唱讚歌者寥寥無幾,大多數是在作秀,借死人表演給活人看,夾帶私貨,以售其姦。具體分析一下,不外乎這四種人。

第一種,廟堂官僚,如鄧小平薄熙來,今堂主是甚麼立場,則有目共睹不言自明。他們自己或家庭,曾被毛整得死去活來,骨子裡恨得牙痒痒,卻提出什麼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唱紅打黑等。目的是為了鞏固所在高位或謀求皇權與人爭寵,故搬出鍾馗打鬼,排擠同僚,虛偽至極,可恨可笑。一言以蔽之,用毛來證明其政治血統的純潔性與合法性。如此而已,豈有它哉?

第二種,經濟上的既得利益者,明明借改制之機巧取豪奪,成天在為美元和人民幣服務,卻要重複「為人民服務」的毛謊言;明明是奴隸加封建的官僚資本主義經濟,卻高唱建設什麼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夢」更是畫餅充飢的白日夢囈。

在大陸的億萬富翁中,真正的民營企業家鳳毛麟角,少之又少,絕大多數都是高幹子弟。他們靠權錢交易發家致富,靠錢權腐化墮落,卻要利用毛的外皮包裝自己。他們2/3的兒女和90%的孫輩已在海外留學或定居,本人卻留下來混個裸官、當個裸商,撈一把,算一把,風聲不利,拍屁股走人。甚至直接將公司開在海外,利用職權將觸角伸向大陸吸血。可惡復可恥!

中共貪官及資金外逃日益嚴重,中紀委坦承外逃資金底數不清,令王岐山勃然大怒。2009年至2013年,外逃資金每年平均為6000至7000億美元;2014年更是達到了8000至9000億美元,去年破了萬億。至於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官僚,竟然使得年年的兩會成為外籍人士聯歡會,滑天下之大稽。這正是中共末日景象的迴光返照。
以上官商兩類人高度重合,猶如一個錢幣的兩個面,都散發著銅臭味,可統稱為政治和經濟上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鄧小平所說「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中,首先富起來的那一部分人。當年鄧欲言又止的前半句話,一定是說:「讓我們」這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只是披著共產黨員的外衣,沒好意思說出口。

上述兩類人,一個媽。他們頌毛是手段,目的是做官,目的是撈錢,或兩者兼而有之。

第三種人故步自封、思想僵化。由於長期被洗腦,已經不能獨立思考,動輒什麼解放前……不幸的是,其中包括部分企業退休職工。他們當中,雖然不少人被當知青、被下崗、被「破產」買斷工齡,現又被從未繳費白拿的公務員們拉開退休金的幾倍距離;但他們卻留戀過去「領導階級」的虛名,和國營單位的醫療分房等福利待遇。

兼之長時期被官媒忽悠,誤認為等級森嚴的毛時期「政治清明、官員清廉」,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當然,這種人的內心暗含著對遍地蒼蠅老虎的不滿,借頌毛髮泄,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卻在客觀上幫了倒忙,誤打誤撞,擠進毛粉行列,是將樸素的感情用錯了地方,可憐加可氣。

最後一種,就是見風使舵的馬屁文人了,他們搖唇鼓舌、溜須拍馬,喊甚麼現在出了個毛的好學生,某大大、某麻麻,握手就不洗。又把凡人當神仙,錯認外人親爹娘,猥瑣狀如郭沫若。這種東西不叫人,恰如搖尾乞憐的哈巴狗,為了一塊骨頭,衝鋒陷陣、狂吠不止……某些宣揚「正能量」的大演員,某些網路大咖筆桿子,某些趨炎附勢的名學者,皆入此列。此處留點顏面,姑隱其名,畢竟人家還要在體制內混飯吃嘛!這類狗彘脖子上安彈簧,伸縮自如;一張二皮臉,風向有變,變臉比川劇小丑還快。此類乏走狗,可怒復可鄙!

說完了以上四種人,讀者大約知道:毛澤東早就不得人心,無論海內外,都成了不齒於人類的狗屎堆。如,原定9月6日和9日在澳大利亞悉尼、墨爾本舉行的紅歌會,已在抗議聲中取消,足以說明當今世界人心向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