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觀點】世界經濟面臨的是「風暴」還是「虛驚」?(圖)

2016-03-12 09: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6年03月12日訊】先來看看下面的三張圖,這是美股最典型的三個特定時期的走勢及趨勢圖:


美股道指兩個代表性的時期走勢圖比較以及2016後期走勢預測(網路圖片)

如果將這三張圖拿給中國金融市場中的人士來看,100個人中會有101種看法,也就有101種結論,源於大家都是技術專家,也就得不出任何結論。因為市場圖形的短期走勢可以通過圖形和成交量分析,但是,趨勢性的走勢卻不在圖形之中。

走勢的關鍵不在「走」,而在「勢」。

2015年12月,談到黃金開啟牛市,到春節後,談到紐約原油在上半年反彈到40美元每桶的信心不足,但反彈到接近四十美元卻很有希望(其實是回答一位天津同學的話語)。此後,部分期貨品種的市場情緒開始轉向樂觀,昨日,紐約原油反彈到38美元之上,而且多頭持倉大幅上升。反彈最典型的特徵是,當市場反應過來之後,反彈的非常迅猛。這是正常的,原油價格跌到低點的位置,已經是很多年未見到的位置,一旦情緒逆轉,空頭急於補倉,看空原油價格的企業也開始補庫存,加上過去十多年大宗商品牛市給市場「鍛練」出來的多頭思維還根深蒂固,多頭奮勇,就形成反彈過程的「迅疾」。到今天,又到了短線波動的位置,也到了筆者開始看不清的位置。對於本輪反彈是到達39、40還是41美元甚至以上,就更說不准(但如果到40美元以上,頁岩油又開始活蹦亂跳了),市場有很多巫師,可咱不是。

從美股的圖形上看,有無數種未來的走法,但是實際上,實際的走法只有一種,這誰都知道。那這種走法是由誰決定的?

是技術圖形決定的嗎?瞎扯!

是各國央行決定的嗎?央行可以很大程度上決定圖形的走勢,但不同時期央行的「能力」是不同的。

是經濟基本面決定的嗎?很大程度上是。

說來說去,你可能說,筆者淨說廢話,但上述不是廢話。

08年次貸危機以來,經濟之所以還可以穩得住,主要在於央行的貨幣政策。想想看,次貸危機爆發、歐債危機爆發,都是經濟社會內在本質問題(供過於求)的嚴重反應。雖然中國處在外圍,但2009年如果沒有四萬億,就意味著中國經濟的輝煌早已是過去式了。當然,這不意味著四萬億是好事,但至少2009-2011年的經濟不會成為吹牛的本錢。

雖然今天的全球經濟都不太好,可以說很差,但如果沒有各國央行在2009年之後的大放水,今天很差的經濟都沒有,這是事實吧。

支撐世界經濟延續到今天的動力,是各國央行通過大放水製造的貨幣需求。而實際需求並沒有多少改善,歐美日的經濟依舊是溫吞水,中國經濟從2012年開始明顯下滑,都可以說明問題。

所以,如果沒有各國央行在2009年之後的大放水,全球股市就不會走出道指前六年的形態,技術人士們您不要不高興,這是事實。

或許馬上就有人說,全球央行再來一輪大放水,反正製造印鈔機的產能是足夠的,曲線就可以繼續良性運行。是的,如果再來一輪更大的洪峰,自然可以推動圖形繼續良性運行,可問題是:各國央行們有能力再來一輪更大的洪峰嗎?

黑田東彥和德拉吉肯定是頭痛不已。前文說過,QE加上負利率,沒有推動日本和歐洲經濟步入良性,只在股市上形成了一個很大規模的波峰形態,什麼都沒有改變。但卻生出一個怪胎,商業銀行和儲戶開始儲存現金,這是現金為王的姿態嗎?算是吧。這說明沒有經濟需求時,印鈔對經濟沒有絲毫的效果。如果繼續加大寬鬆力度,無非是QE,如果不能推動通脹上行(至少日本在2012年後的QE、歐元區在2015年開始的QE沒達到效果,現在開始考驗他們的神經),意味著取現金的力度更大,黑田東彥和德拉吉就向懸崖邊上更靠近一些;如果繼續加大負利率的幅度哪?那相當於催促商業銀行和儲戶,趕快去現金,這和黑田東彥與德拉吉直接抹脖子差不多,所以,這二位先生,已經開始進入死胡同,在死胡同是很難練把式的,預計這二位可能想去喝茶休息了,眼睛只盯著現金取現的走向即可。

美聯儲三次寬鬆之後,開始加息,通脹也開始上升,美聯儲是成功的,根本原因在於失業率下降到了5%以下,這是充分就業的數字,可以保證美國社會的穩定,這是經濟基礎。未來如果通脹繼續上升,自然關閉了QE和負利率的大門。如果通脹指標開始下行,美聯儲大可以將利率再降到零的水平,然後呢?QE?很多州已經開始使用金銀幣作為法定貨幣,去年底,金銀幣的銷售創出歷史的高水平,其實這是警告美聯儲。如果美聯儲繼續QE,美元在美國經濟生活中的地位將快速下降,這會考驗耶倫的膽量,美聯儲最後的所作所為不是她說了算,是股東說了算。如果負利率呢?在通脹再次下行之後,商業銀行和儲戶也會向歐洲日本一樣,這肯定不是好的選項。所以,雖然美聯儲不能說沒有絲毫的作為,但有作為的空間實在有限。

何況,只要失業率不轉為上升的形態,耶倫根本不會搭理市場的呼籲,進而進行QE或負利率。

另外一個制約歐美日央行繼續擴大QE規模的因素是債務,單個經濟區的國債與GDP之比都已經到了90%以上,美國的數值在100%以上,還有多大的加債務空間?很小也很難(在國內會遭遇很大的阻力,只有市場屍橫遍野的時候才可能通得過)。按如松的預計,債務可以加,但必定是市場最悲催的時候才可能出現,絕不是今天。

美聯儲的三次QE也是在道指大幅下跌之後的2009年初開始,此時的效果最好。而如果在今天實施,幾乎沒有效果。何況美聯儲也是一間公司,他有自己的生意經。

耶倫還不能去喝茶,但至少現在很悠閑。

市場已經不能指望耶倫、黑田東彥和德拉吉,期望他們三位讓上述的曲線走出良性形態,指望不大。

他們最大的極限作為是在市場最悲催的時候,給幾片止痛片而已,已經沒有製造洪峰的能力。但這個最悲催的時候,顯然還相距甚遠。

2009年市場逆轉,美國的QE是主力,配合的是中國、日本和德國。

所以,這裡也不得不說說中國。

中國基本是半封閉的貨幣體系,看起來有能力「製造寬鬆」,但是,這種寬鬆也是很有限的。其一,2008年底,銀行沒有多少壞賬之憂,可今天,銀行的壞賬問題一定是尚主席最頭痛的問題,商業銀行體系不支持大規模的寬鬆措施;其二,債務,中國的總債務與GDP之比已經在230%,加債務的能力已經很低,看看地方政府債務和國企債務,這點就很清楚,四萬億之所以可以刺激起來,關鍵是地方政府和國企大量增加負債,今天已經沒有條件;第三,今天的通脹與2008年底不同,現在通脹是上行趨勢,而2008年底是下行,一季度甚至出現負值,這制約了寬鬆的空間;第四,經濟增速在下行,寬鬆的結果就無法推動經濟,只會推動資產價格和通脹,估計行長大人懂得這個後果的;第五,無非是居民增加債務,但看看今天的樓價和二三四線城市的過剩,可以忽悠多少人出於自主的目的來加槓桿購買?咱實在不知道,但估計不多,無論他是在幾線城市。

所以,市場傳說中國又刺激,但筆者很懷疑實際效果。雖然現在市場轟轟烈烈,但最終可能是一個實際效果上的「微刺激」(這個名詞是跟領導借用的,好在沒什麼知識產權)。何況,以中國的刺激措施,就可以決定道指的運行?這就更值得懷疑。

債務轉移的目的或許才是真正的目的,也正常,天下本就是一忽悠。

大宗的反彈,和上述市場的預期有關,特別是和中國的刺激措施相關,但這種樂觀最終可能是短期的。

說到最後,看看道指未來的走勢形態。經濟的內涵(全球經濟增速沒有新的增長點,還會下行)不支持走出良性的形態,而央行可以支撐走出良性的形態嗎?問問耶倫、黑田東彥、德拉吉和小川吧,筆者認為他們沒這個能力了,已經與2008年底截然不同。何況股指在今天的位置(還在頂部區間),更進一步限制了他們的作用。

如果大宗價格繼續走牛市,意味著2015年遇到的是虛驚;如果不能,那就是風暴的繼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