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視角】日本人的套子與香港的大棋局

2016-02-24 09: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6年02月24日訊】據報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2016年1月底表示,國際金融市場需要更明確清晰的瞭解中國央行是如何管理他們的貨幣,尤其是處理人民幣與美元之間的關係。當被問到是否願意看到中國回到資本管制時期時,拉加德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表示:「當然,大規模使用外匯儲備不是一個特別好的主意,而且實際上一些已經使用了。」她還表示,市場需要明確地的瞭解中國兌一攬子貨幣的匯率,特別是兌美元的匯率,這一直是其它貨幣匯率的參考。日本央行行長表示,中國維持寬鬆貨幣政策是「正確的」,可以幫助中國從出口導向型工業經濟轉向需求驅動的消費型經濟,並且避免人民幣過度貶值。日本央行行長最後補充道:「這是我個人的觀點,可能中國當局並不認同,但在這種矛盾的情況下,加強資本控制再輔以適當的國內貨幣政策可能對管理匯率非常有效」。

在這裡不說那些虛的。包括資本管制在內明顯與IMF的一籃子貨幣相背離的做法,到年末討論正式加入SDR的時候,歐美日都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來反對。實際上以前說過這事,加入SDR與否沒有絲毫的意。當自己的貨幣可自由兌換而且價值穩定的時候,IMF會上門請你加入,如果沒有這樣的硬功夫,加入進入就是累贅,當時很多人說,加入以後世界各國會配置1萬億美元的人民幣作為儲備。當時筆者說這像講故事,到今天,還不如講故事,所以,這些虛的東西實在沒有討論的必要。

這裡有幾個陷阱,或者稱呼為套子:第一,拉加德的意思是說,人民幣到底有幾個匯率?當離岸和在岸差距過大的時候,讓各國央行和IMF認可那個匯率?終歸離岸在岸之間數百點甚至上千點的差距不能歸結為一個貨幣,也與IMF的籃子貨幣精神不相符。大家知道,在岸匯率有多種辦法可以調控,無非就是把牆砌的高一點矮一點的問題。所以,在此提醒大家的是,匯率即便是同一個數字,內在的含義差別也很大,因為牆的高度不同。但是,離岸匯率卻不是那麼容易控制,只有兩個辦法,其一是收縮人民幣,這將導致國際化腳步放緩;其二是拋外匯,這實際不解決什麼問題。所以,拉加德的講話實際上是在「配合」空頭,因為在岸可以用各種辦法控制在一個數值附近波動,為了讓離岸的數值與在岸的數字相符,離岸市場就需要真刀真槍的去戰鬥,這讓民幣的主戰場轉移到境外,空頭就有更多的主動權。第二,日本央行行長希望加強資本管制,會出現幾個問題:1,全球資本在流出新興國家,如果資本管制,國際資本就更不會流出中國,將加劇匯率的壓力;2,資本管制(境內採取寬鬆措施)下,境內利率低,就為境外做空創造了條件(包括輿論條件),空頭壓力大以後,央行只能收縮境外的民幣,國際化繼續減速,也將匯率戰的戰場繼續轉移到境外。

從長期來看,一個貨幣有兩個差距比較大的匯率,是不正常的,是國際上的笑話,就像有一個官方匯率一個黑市匯率一樣,也不符合IMF的精神,加強資本管制將加劇這種狀況。

從產業發展來說,對國內的產業不利,資本管制就相當於境內企業繼續享受更大的保護力度,沒有充分的競爭就沒有成長,國際競爭力逐漸喪失,這樣的後果每個人都清楚,這是往改革開放以前「進步」。

所以,拉加德和日本央行行長一唱一和,就像是聯手下套,而且這個套子很大,幾年才會顯示效果,希望明智的管理者警惕。

另一篇報導來源於外媒:「香港蟬聯全球房價負擔最重城市」。文中說道:「美國物業顧問公司Demographia今年1月21日發布的最新《國際住房可負擔性調查》報告顯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香港房價中值是家庭平均稅前收入的19倍,創下自這一調查開始12年以來的新高,連續第六年蟬聯全球房價最難負擔城市。排名前十的依次為香港、悉尼、溫哥華、奧克蘭、墨爾本、聖何塞、舊金山、倫敦、聖迭戈與洛杉磯。該項調查不涉及中國大陸城市。」如果涉及到內地,排名會不會出現變化?咱也不知道。

由此可以看到香港的問題。最近,關於索羅斯做空亞洲貨幣的事情風起雲湧,說白了就是做空港幣(或離岸匯率),而且索羅斯是在達沃斯論壇上宣布的,不可謂不高調,而大陸媒體更是「高調反擊」。

關於對這場戰爭的分析,前文都說過了,就個人的觀點看,現在肯定不是索羅斯大規模出擊的時候,充其量製造緊張局勢、試試盤而已,當然這只是個人意見。所以,現在的時候,雖然熱鬧,但沒有多少實質內容,也不會廝殺的驚天動地,電影還沒到正式開演的時候。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應該願意分析一下未來的局勢是誰勝誰負,看電影也要跟上劇情的進展才行,是吧。

從對仗的雙方來說,索羅斯是個人,背後當然是對沖基金的力量,面對的是香港金管局和整個香港(當然還包括背後的「保姆」),似乎力量是很不對等的,索羅斯處於弱勢的一方。這有點像索羅斯當初和大英帝國、泰國相對抗時的場景,但很不幸,英國和泰國都失敗了。但索羅斯也不需得意,上次在香港就失敗了,也就是說過去的成功不代表永遠可以成功。至少從表觀來看,香港是佔有優勢的,一方是政府,一方是個人,很多人容易得到這個結論,此其一。其二,香港還有很多重型武器,港幣是金管局發行的,香港外儲對港幣的覆蓋率超過110%,這是什麼含義?意味著金管局即便用美元將流通的港幣全部收到口袋裡,還有富余。所以,金管局完全可以隨意控制流通的港幣數量,如果港幣流通量很低,索羅斯就沒有足夠的籌碼,看來索羅斯是無望取勝了。

索羅斯,回家吧,面對這種看起來是無法取勝的戰爭,還是回家喝酒吧——可我們知道,索羅斯不會回家。如果就此回家,就不會有今天的索羅斯。

所以,關於勝負,還不能忙於下結論。

今天我們知道,做空港幣無非就是賣出港幣買進美元,下空單。如果您還抱著這樣的思路,索羅斯那可慘了。所以,估計索羅斯絕不會只下港幣匯率的空單,一定是立體戰。

所謂立體戰,就是連環交易:,在恆生指數下空單、在房地產藍籌股上也下空單,然後,港幣匯率上也下空單,這將形成什麼樣的局勢?

第一,做空港幣的時候一定是非常吃力的,因為港府掌握著大量的外儲,有足夠的能力回收港幣保匯率。但是,隨著金管局回收港幣基礎貨幣,會發生什麼樣的情形?市場利率暴漲,帶來的是股市暴跌,當然也會刺穿房地產泡沫,或許索羅斯在匯率上無法得手,但是,在股市上一定是豐收,有點意思吧!從這點上來看,隨著恆生指數的下跌,現在索羅斯有了很多的浮盈。

其二,當港股暴跌和房地產崩掉以後,會發生什麼情形?首先,承擔房貸的中下層人士很難過,但願他們不要去逛馬路,如果逛馬路,就會帶動資本加速流出,港幣匯率的麻煩就不是索羅斯一個人帶來的,而是全市場的資本流出帶來的。這個很麻煩,估計金管局很難處理,港幣的匯率威脅會急劇放大。好吧,香港的同胞們都是「好同志」,大家都在家呆著、忍者,維持穩定(需要多喝點小酒,忘掉房貸的事情,如果是失業的人士還要忘掉怎麼找工作的煩惱),體現高尚的境界。但還是有問題,房地產和股市出問題,香港的財政會不會出問題?

第三,如果金管局不拋外儲保匯率,甚至繼續釋放港幣,保房價和股市。那樣麻煩可大了,市場的所有資本、基金都會瘋狂地做空港幣匯率。對沖基金雖然無法在股市得手,但匯率上一定獲得豐收。

對沖基金,之所以取名對沖,就是這個含義,合理地利用所有的交易手段,實現盈利。

第四,修改交易規則,甚至規定不能同時在股市和匯市下空單。這下,索羅斯就傻眼了吧——可是,索羅斯傻眼的同時,香港也傻眼了。香港之所以成為自由港、東方明珠,就基於成熟的金融衍生品市場。我們知道,香港是除美國、英國之外的第三個國際清算中心(港幣是國際結算貨幣,甚至連日本瑞士德國都沒有這樣的國際清算機構),而具有完善的貨幣匯率風險對沖機制、股市風險對沖機制、投保理賠手段等,是成為國際清算中心的基礎性金融服務,如果限制對沖機制發揮作用,咱還是出海捕魚吧,所謂自由港、東方明珠這些高級的玩意,咱不玩了。所以,限制交易這招根本行不通!這是拿香港的前程開玩笑。

第五,金管局用美元回收港幣,然後將這些港幣互換給北邊的「保姆」,由「保姆」買入香港的藍籌股,這看起來是一招對付索羅斯的措施。可是,這樣的話,一樣讓香港的利率暴漲,樓市危險,雖然可以買港股拖住股市,但可以買房子拖住樓市嗎?這事有點難。樓市不保,對香港財政和中下層人士的損害一樣存在。

所以,單憑香港金管局,無論怎麼做,都是顧頭顧不了腚,當然這不代表聯繫匯率馬上出問題,含義是索羅斯們很可能得手,實現自己的利益。

如果換個方式來思考,金管局雖然很被動,但港府卻可以取勝,至於索羅斯是否獲利都是次要的。那就是死保匯率,加強對困難人群的補助保證社會穩定,適度維護港股,港股的估值很低,這不難。房價高是港府的大患,形成貧富差距擴大社會不穩定的隱患,只要加強對困難人群的補助(甚至可以適度補償房貸利息補助)、提高財政效率,保持社會穩定,房價降下來有什麼不好?至少可以奠定未來很多年穩定發展的根基,香港還是一條漢子!至於那些炒房的人遭到損失,港府完全可以不必搭理,這些人對香港的發展本來就沒有絲毫的益處。

雖然索羅斯不是那麼輕易打發的,他之所以敢於做空,會有他的邏輯基礎,需要香港的管理者謹慎對待,但港府一樣可以成為贏家。當然,這個贏家需要告別裙帶資本主義的思維,咱看看香港有沒有這樣的膽量。

很多人會灰心,但筆者認為是「有的」,香港終歸是香港:不是說好了的「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