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為數不多的有良心」的經濟學家論霧霾(圖)

2016-02-16 08:50 作者:鄭義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2016/02/15/20160215195029284.jpg
經濟學家王福重在廣東衛視《財經郎眼》節目中談霧霾。(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6年02月16日訊】迎新送舊的年關,又出了一則令人拍桉驚奇的趣聞。一個叫王福重的著名經濟學家在廣東衛視《財經郎眼》節目中談霧霾,觀點奇特新穎,一句話概括——「北京倒霉在生活在窮人中間」。王經濟學家是這樣說的:工業生產是霧霾的第一大來源,河北正在工業化前期這個階段,它主要的工業形態就是鋼鐵、水泥,「這些東西可以排出大量的霧霾,如果想讓北京消滅霧霾,河北省的工業生產就要停頓,但是,河北省工業生產一旦停頓下來,以河北人現在的發展水平和人力資本的水平,那他去搞什麼呢?搞高科技他搞得了嗎?他搞不了。」接下來,王博士雄辯地說,「兩種選擇的話,第一種,空氣特別乾淨,但是餓得兩眼發昏,另外一種就是吃飽了撐得,但是空氣髒了,他肯定是要後一種。北京發展太快,但是倒霉就倒霉在你生活在我們這個窮人中間,你著急也沒有用。你想呼吸沒有霧霾的新鮮空氣(的權利)並不高於我們河北省要發展生產、要排放霧霾的這種權利。」

此話一出口,立即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幾日之內,就陷入網民圍攻。王福重傲慢地說:「現在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來私信罵我,我覺得我沒有必要回覆他們。有人故意為了他微信公共號的宣傳,聳人聽聞,微信朋友圈年輕人很多,很容易受蠱惑,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很乏味,很絕望,就想罵人。」罵人自然不對,但王經濟學家那種對窮人的輕蔑,也確實惹人側目。首先河北人不可能沒有受辱之感,一篇網文稱:「河北人民憤怒了,歷來老實的河北人,這次再也忍不了了!我們白白付出也就算了,你還倒打一耙!是可忍孰不可忍!」還有網友表示,「河北一直以來都放棄了好的環境發展重工業 ,為京津、為全國做著貢獻 。現在反而有人大言不慚把京津霧霾都歸罪河北,你可知道河北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你們一邊享用著河北人用努力、用放棄更好的環境換來的果實,一邊又指責我們。」

一位叫李力的網友寫了篇擺事實講道理的帖子。他雖然認同「生存第一」的觀點,但問題在於「河北的鋼鐵產量其實已經大大超出需求,(而且)生產一噸鋼其實已經不是賺不賺的問題了,而是賠不賠的問題。之所以鋼鐵企業寧可賠本也要生產,無非是國家有補貼,輸血不讓倒,所謂殭屍企業罷了。」李力並回憶了王福重反對柴靜的一段公桉:「年初柴靜的視頻中說的很清楚,一方面河北省那些殭屍鋼鐵企業生產已經帶來不了利潤,只帶來環境污染和環境破壞,另一方面國家還得投入大量資金,輸血來養活眾多的工人,避免這些殭屍鋼企大規模失業帶來的社會騷亂。……王教授年初對柴靜的視頻也是非常反感,因為王教授秉持的是一套‘沒有污染就沒有發展,要清除污染就是要停止發展’的理念。問題就在這裡,柴靜的觀點從來就不是為了青山綠水就不要經濟發展,而是我們為了經濟發展已經嚴重污染了環境,我們能不能現在就開始治理污染?……那些產多少虧多少,完全靠國家輸血續命的殭屍鋼企存在跟經濟發展已經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單純的毀滅環境和耗費國家的補貼罷了。」

事情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有意思的是,這位網友一上來就說了一番陰冷坦白的話:「經濟學其實就是一個很理性很冷漠的東西,所以一個理性且冷漠的經濟學教授才是好的經濟學教授,愛心一片是學不好經濟學的。」然後話縫一轉——但是——即便這樣,他也是不能苟同王教授的。這豈不是說,即便他已經認可經濟學家之冷酷無情,但王福重還是叫他無法忍受。

一位網友說,自己作為一個張家口人,挨著帝都多少也知道一點,張家口「幾乎被帝都的發展抽乾了血。」還有人說,「北京吸血河北不是一天兩天了!」又一位說:「你可以把重污染企業移到河北,也可以說河北是霾的來源;但你不能既把重污染企業移到河北,又說河北是霾的來源。這就是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了。」

一位網友編了一個段子:「地主張三家隔壁住著佃戶李四。那時候還有沒什麼糞便發酵技術,所以大糞只能倒掉。張三家大業大,十房姨太太,丫鬟佣人老婆子三百多人,大糞全都倒在了李四家院子裡。李四家只有老婆和倆兒子。然後張三說:我們家這麼臭,味道都是從李四家來的。」

觀戰至此,我忽然發現了封建制度的好處。所謂封建,就是分封建政,中央王朝直接管轄京城,全國其他地方則分封給諸侯去治理。因此,各地有相當大的自主權。比如北京中南海要想往河北河南倒大糞什麽的就不是太容易。上面那個網友編的段子其實不夠準確,地主是不能往佃戶家倒大糞的。地主佃戶之間祗存在土地租賃關係,而且有契約規定,不存在倒大糞的關係。極權制度之厲害,就在於「趙家」什麽事都可以做,往河北倒大糞,倒了就倒了,算得了什麽?王福重講:在發展經濟和保護環境面前,河北人為了生存和幸福選擇了前者,這是他們應有的權利。這等於是說,污染是河北人自己選擇的,而且還是一種幸福的權利!黑白顛倒,莫此為甚!河北人什麽時候選擇過?別說平頭百姓,就是河北省的省長書記也沒這個權力。所以我實在想提倡封建制——如果往民主共和制走覺得步子太大,怕崴了腳,能不能步子邁小點,往封建制走?乾脆把全國土地按照官職大小分給各級官吏,再把土地、山林還給百姓,產權關係一旦明確,環境污染資源破壞立馬受到抵制。封建制自然不是好制度,但比現在的「趙家」制還是要好多了,至少不能去各諸侯的封地抽血倒大糞。

王福重被罵得狗血淋頭了。有人認為:「他的言論、觀點對於濟世經國實在是沒什麼益處,譁眾取寵,上電視刺激下收視率,掙個通告費,抄幾本經濟學經典騙騙無知粉絲的錢,還行,真要說到特別實際的問題,他說的話基本沒法看。」

——真是這樣嗎?我也對王先生產生了一點興趣,一查,百度百科是這樣介紹的:「作為中國宏觀經濟問題與政策研究著名學者、中國著名財經評論員,長期擔任中央電視臺、北京電視臺、廣東電視臺、第一財經、天津電視臺、鳳凰衛視等經濟頻道特約評論員,以及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是中國最有影響力的財經節目《財經郎眼》常任嘉賓,與郎咸平、王牧笛組成最佳搭檔。擔任《上海證券報》、《國企》等多家媒體的專欄作者。多次受邀赴政府部門、大型企業、金融機構進行有關經濟、金融、房地產等的演講。被譽為中國為數不多的有良心、有水平的經濟學家。」

這真是一個令人拍桉驚奇的時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