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瘟疫的翅膀 消滅瘟疫的秘密竟在美鈔上?(組圖)

原標題: 瘟疫時期「全球化」斷想

2020-05-10 08:27 作者:鄭義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全球化、大資本、高科技與自我毀滅(圖片來源:共有領域/Pixabay/CC0)

【看中國2020年5月9日訊】誰給瘟疫插上翅膀?

新冠瘟疫(武漢肺炎)迅速擴散至全球,無疑依靠了航空業的飛速發展。全球化以來,航空業飛速發展,2019年度全球航空客運量為45億人次,也就是說平均每天有1200萬人在空中穿梭旅行。武漢新冠病毒的自然傳播距離不過一兩公尺,但無遠弗屆的空中交通把病毒飛速傳遍世界。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多次大瘟疫,但從未有一次像現在這樣迅速地形成全球性災難。近幾十年以來的經濟全球化,刺激航空業大發展,正是這種快速、方便的遠距離旅行,使疫情的擴散無法抗禦。航空業最發達地區即是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地區,必然是本次瘟疫的重災區,如紐約、倫敦、巴黎等。

可資比較的例子是鼠疫,雖然鼠疫比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可怕得多,但歷史上鼠疫擴散速度相當緩慢。以被稱為黑死病的那場著名的中世紀大鼠疫為例:1347年秋爆發於義大利南部西西里島,先席捲地中海沿岸,然後向歐洲內陸蔓延,花了1年才入侵巴黎、倫敦,又花了2年征服德國,然後轉向北歐、東歐,最後於1353年終結於俄羅斯。傳播速度取決於當時的交通工具船隻和車隊,與今天的飛機天差地別。這次武漢肺炎發生於去年12月初,1月23日武漢封城,10天後美國頒布旅行禁令,但全部動作都晚了。紐約州州長科莫說:「在我們實施中國旅行禁令之前,病毒已經離開了中國。……當你回頭看,有沒有人認為病毒還在中國等著我們兩個月後採取行動?」科莫說,在這兩個月裡,多達220萬人乘坐從歐洲飛往紐約和新澤西機場的航班,其中許多人可能攜帶高度傳染性的新冠病毒。這次不是鄰近地區亞洲的淪陷,而是全世界200多個國家幾乎同時淪陷。因為病毒坐的是飛機!合理地設想一下,如果沒有飛機,只有三桅帆船和馬車,病毒肯定走不出亞洲。即便是汽車火車輪船,世界也有充足的預警時間。我們還可以反過來設想一下,如果中世紀那場黑死病由飛機來傳播,全世界會死多少人?當年馬車木船傳播的鼠疫奪取了1/3歐洲人的生命,以飛機來傳播,人類就會死得所剩無幾,一舉成為「瀕危物種」。這種設想有懈可擊,飛機代表了發達文明,現代衛生醫療條件遠非中世紀可比。好,那麼換一種思路,如果這次爆發的瘟疫傳染性、致死率更高些,又會出現什麼情景呢?飛機會不會把人類推向種群滅絕呢?

2017年,中國航空旅客比35年前高出140倍。除此之外,預測2022年中國航空客運市場將位居全球之首

飛機是什麼?飛機就是頻繁的國際經濟交往,就是世界市場、全球化。飛機打破了國與國之間固有的地理的、主權的限制,把七大洲四大洋遼闊的世界縮小成「地球村」。多年來,那些淺薄的「進步狂」不斷為「地球村」時代的降臨而歡呼,我始終不能理解把表面積5·1億平方公里的星球變成一個小小的村落有什麽值得歡呼的。過去,我們的祖先在地球上旅行,會見識許多不同的國度、文化、建築、風俗,現在不過是從村東頭溜躂到村西頭,幾乎一切都是複製出來的。世界的豐富性、多樣性、個性被一個高度一體化、商品化的村落所取代,除了自然景觀尚各具特色,全球化摧毀了美好的舊世界。

隔水艙和吸血泵

我們不禁要問,什麼是全球化?

從經濟角度來講,全球化就是世界統一市場。舊世界主要是民族國家市場,國家與國家之間設有保護性關稅。就像一艘巨型軍艦,設有許多隔水艙,幾顆魚雷擊中,仍不致沉沒。全球經濟一體化就是打通了所有隔水艙,從經濟上更加優勝,但破一個窟窿就不可挽救。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打破這些隔水艙?跨國公司、大資本不喜歡隔水艙。資本喜歡坐飛機或乘光纜全球自由來往,資本崇拜的只有資源、效率、市場、利潤,而對人民、國家、民族、道德、文化一概毫無興趣。當今之世,是資本、大資本、跨國資本最自由最亢奮的時代。過去需要以血腥戰爭來爭奪的資源、市場,現在垂手可得,只要你做得足夠大。只要把自由市場、金錢奉為上帝,這種沒有硝煙的戰爭是無法抵抗的。如果你是旅遊業皇冠上的鑽石,如弗洛倫薩、雅典、威尼斯,你自然可以用金錢來抗拒金錢。如果你沒有聖母百花大教堂、帕德嫩神廟、水上之城,你就只有被推平,變成醜陋的鋼筋水泥叢林。

以美國或中國的某個小城市為例,在大資本、跨國資本進入之前,尚保留了自己的歷史風貌、道德人倫,雖然比不上紐約、上海,但總還有自己有限卻足以生存的財富和活力。沃爾瑪(Wal-Mart)、好市多(Costco)、麥當勞進來了,本地商業、手工業大受摧殘。原來本地小資本、小銀行是為本地服務,賺了的錢用於本地發展。現在大超市大連鎖店像水泵一樣,把小城市的血吸到一個遙遠的說不清的地方。中小城鎮和農村凋敝了,財富和青年都集中到幾個大城市,這就是全球化的一個小分枝——「城市化」。這一切都是合法的,法就是市場、金錢。這一切都是不道德的,但資本只講利益不講道德。

重溫羅馬俱樂部末日預言

現在出現一種普遍性憂慮:這次瘟疫之後,世界還能回到過去嗎?為了控制疫情傳播,國與國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實行了大規模封閉。產業鏈中斷,全球貿易暫停,世界經濟衰退已成定局。多數人憂心忡忡,只有極少數人認為這是一個有希望的轉折。我不認為這是經濟「衰退」,不過是給過度生產、過度消費的群體瘋狂稍微降一降溫,離回歸理性還很遠很遠。

武漢新冠肺炎全球擴散的災難,使我總要想起羅馬俱樂部1972年發表的一個著名研究報告——《增長的極限》。

幾位作者預言本屆人類文明將在21世紀的某一時刻崩潰。在現代文明高歌猛進的時代,這種預測遭到了很多批判,被視為「末日悲觀理論」的典型代表。支持的人也不少,但一笑置之的人更多。議論一陣就淡忘了,被信仰無限發展的樂觀派扔進了歷史的垃圾堆。事實上,還真有一位專家稱之為「歷史的垃圾桶」。《增長的極限》對世界人口、工業發展、污染、糧食生產和資源消耗五大關鍵因素進行追蹤研究,認為如果「放任自流」不加干預,繼續按照七十年代的趨勢發展下去,全球經濟增長不可持續,並將在今後一百年內某個時候面臨經濟,環境以及人口的全面失控和崩潰。無止境的人口增長和物質需求,兩者的矛盾最終將把人類文明引向崩潰。這本書的核心觀點可一言以蔽之:「地球是有限的」,因此不可能無限增長。

系統動力學之父Jay Forrester預測世界毀滅模型1,計算因素包括環境污染、人口增長,自然資源消耗等。推測2020年是人類文明毀滅的加速年,生存環境會變得極端惡劣。

這本來是一個常識,但不幸觸犯了資本的利益和人類無止境的貪婪,無法阻擋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近五十年過去,大瘟疫降臨,彷彿千年盛世的全球化被迫止步。人類應該停下來認真想想了。

8年前,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的學者們對羅馬俱樂部的不詳預言進行了驗證。他們收集了《增長的極限》出版後近40年間的大量權威統計數據,與書中的預測進行對比。最後的結論是:在該書1972年出版之後的40年間,全球的各項數據基本沿著作者當年在該書中所做的預測路徑運行。比如人口、經濟、環境主要指標,其預測曲線與實際曲線無不高度契合。也就是說,墨爾本大學的研究證明,《增長的極限》所做的預測是相當準確的。如果我們繼續沿著該書中所描述的軌跡前進,那麼一場全球性的崩潰或許真的為期不遠。確切地說,要想保持目前這種永無止境的經濟增長一直持續百年並且不造成嚴重災難是不太可能的,並且某種災難到來的時間可能會比我們原先設想的更早。——羅馬俱樂部和墨爾本大學的學者們都說對了,一場意想不到的瘟疫突然爆發,乘著高速增長的翅膀重創人類。

大資本、高科技與自我毀滅

幾天前(4月26日),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了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詹姆斯•克拉布特里的一篇文章,標題很醒目:《人類如何擺脫滅絕的宿命》。

文章介紹了四部新書,首先介紹《懸崖:生存危機與人類的未來》,作者是哲學家托比•奧德(Toby Ord)。《懸崖》所關注的是「人類能否存續」的問題,奧德計算出人類在本世紀完全滅亡的可能性為六分之一。他加以說明:「這並不是一個我們必須費點勁才能時刻記在腦中的小概率事件,像死於車禍那樣的概率,而是像擲骰子或俄羅斯輪盤賭那樣很容易就會發生的事情。」奧德是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員,他在《懸崖》裡匯總了各種世界末日的可能,從小行星撞地球,到概率只有十億分之一的鄰近宇宙「大爆炸」。他認為,更令人驚恐的是人為的、「人類活動導致的」威脅,特別是氣候變化、整體環境災難、核戰爭、生物技術及人工智慧。這些新出現的人為的概率極大的風險,共同創造了一個「懸崖」的時代。他寫道:「哪怕我對這些風險規模的估計只是大致準確,面對這樣的風險,我們也生存不了許多個世紀了。要麼人類將自身命運掌握到自己手中,將風險降低到可持續的水平,要麼我們就自我毀滅。」

「懸崖」這個詞用得很準確,《增長的極限》也用了一個形象的詞彙:「斷崖」。可惜認真對待的人還是太少了。「懸崖」、「斷崖」的意思就是說,一失足成千古恨,到了那步田地,說什麼做什麼都晚了。還值得一提的是,在各種風險中,他最擔心的是「失控的人工智慧」,他估計人類未來毀於智能機器的可能性有十分之一。其次才是大規模滅絕的流行病。

在《金融時報》的這篇文章裡,除了《懸崖》還介紹了其他三本書,看一看書名就可以了:《末日來臨時?科技與災難的威脅》、《一切都將崩潰》、《末日啟示錄:一場世界末日的個人之旅》。詹姆斯•克拉布特里教授在文章中小結道:「所有這些距今更近的潛在災難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即在某種程度上,它們是全球化與科技進步共同作用的結果。新冠病毒的爆發即是如此,其在全球的迅速蔓延在很大程度上是全球運輸更加一體化的結果,這種一體化比本世紀初爆發‘非典’(SARS)時更深了。全球化帶來了巨大的好處,但同時也讓人類的互聯程度與環境壓力空前提高,這讓真正的全球性災難如今變得更容易想像。」

——我認為,這些著作和預測,都是對半個世紀前《增長的極限》之追認和補充。只不過遣詞造句更直白、強烈。因為災難如此臨近,如此令人絕望。

大概率事件:俄羅斯輪盤賭

據報導,8年前,也就是2012年,荷蘭病毒學家羅恩•富希耶(Ron Fouchier)的實驗室中,就用一種極其致命的禽流感病毒毒株做了一項實驗,使病毒經過十幾代變異,擁有了通過空氣在人類之間傳染的能力。類似的實驗也在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河岡義裕教授的實驗室中進行。即使排除被用於生物武器的風險,富希耶的實驗也引發了強烈反彈。美國國家生物安全科學顧問委員會(NSABB)認為這是「當前世界無法承受的難以想像的災難」。中國微生物學家、禽流感病毒國際權威管軼認為:「如果哪天(這個)病毒突然殺向人群,能夠在人與人之間傳染,那就是世界末日的到來。」聯想到本次瘟疫,不少科學家和情報人員都認為病毒是武漢P4實驗室不慎泄露的。全世界有多少所P4?30多所。P3實驗室呢,光中國就有30多所,全世界數以千計。科學家和承包商都信誓旦旦,擔保不會發生任何意外。但事實上已經發生過多次嚴重事故。2005年美國某實驗室玩了次大烏龍,把強烈傳染性的流感病毒H2N2樣品分發到全世界,五個月後才被加拿大一家實驗室發現。世界衛生組織隨即發出警報,全球收到H2N2病毒樣本的18個國家幾千個實驗室迅速銷毀。1967年德國馬爾堡、法蘭克福和南斯拉夫貝爾格萊德三家病毒實驗室感染從烏干達猴子身上感染了一種怪病,這種比埃博拉厲害得多的病毒會造成惡性傳染病,後來就以馬爾堡命名。1979年前蘇聯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生物武器地下實驗場發生意外,炭疽菌泄漏,不僅大面積消毒,連路面都用推土機鏟掉重鋪。此外,新加坡、臺灣、中國大陸實驗室都發生過SARS病毒感染事件。

受疫情重創的義大利米蘭。新冠危機難以承受之痛敲響全球化喪鐘?

認真想一想吧,全世界數千所實驗室,不泄露是偶然的,泄露是必然的。除了操作失誤,還有種種難以預測的意外,如地震、火災、洪水、颶風、斷電、電腦失誤等等都可能造成病毒泄露。假若再加上幾個想得諾貝爾獎的科學狂人、想得十二個處女的恐怖份子或自我崇拜的黑客,人類在本世紀之內自我毀滅的希望實在太大了。奧德在《懸崖》中說是擲骰子、俄羅斯輪盤賭——六分之一。

早就有不少的科學家、政治家、思想家對大資本、高科技的無限擴張表示憂慮,更不斷有人發出嚴厲警訊,但這個世界充耳不聞。一方面在於「天塌眾人死」的僥倖、麻木心態,另一方面在於人類的貪婪本性。這種貪婪最集中的表現就是無限自我擴張的跨國公司。

史所未見的壓倒性統治:跨國公司

跨國公司的飛速擴張無疑是全球化背後一個最基本最重要的事實。

英國「東印度公司」——對,就是那個中國人痛恨的賣鴉片的「東印度公司」應該是跨國公司之鼻祖。該公司因獲得英國王室給予的貿易專利特許,在遠洋貿易中迅速做大,擊敗了荷蘭、葡萄牙、法國的競爭對手,後來甚至可以鑄造錢幣、組織軍隊、參與外交,儼然成了一個國家。在中國,東印度公司大量輸入鴉片,造成龐大貿易逆差,引起林則徐禁菸、鴉片戰爭。在美國,這個東印度公司壟斷茶葉貿易,造成波士頓茶葉事件,引發了美國獨立戰爭。百多年前,《泰晤士報》在評價東印度公司274年歷史時曾這樣說:「在人類歷史上它完成了任何一個公司從未肩負過,並在今後歷史中可能也不會肩負的任務。」——不一定!《泰晤士報》說得太肯定了。在今天,大型跨國公司對世界的影響和控制力遠遠超過了當年的東印度公司。

2018年,零售業巨頭沃爾瑪的總收入達到了5144億美元,這比以色列、泰國、比利時等國的GDP還要多。

2019年,蘋果公司市值達到6684億美元,已接近整個拉丁美洲以及EMEA(歐洲、中東以及非洲三個地區的合稱)上市公司之和。這一市值比阿富汗和伊拉克GDP之和的兩倍還多。此外,據USTrust數據統計,截至2014年4月,蘋果坐擁950億英鎊現金儲備,是英國國庫2倍,德國政府4倍。

有人驚訝地發現:全球最大的30個經濟體,17個是跨國公司,13個是國家。2004年統計,全球前100個經濟體,53個是跨國公司,47個是國家。——了不起啊,超級資本!

一切關於全球化的話題,必須承認這一基本事實:數量很少的大型跨國公司對世界的生產、貿易和金融的壓倒性統治。全世界資本集中於這些超國家的財團或公司,它們決定性地改變了或正在改變一切,諸如經濟、社會、政治、科技、文化、教育、習俗,甚至道德倫理。有學者指出:全球200家最大的跨國公司才是世界的真正的主人。它們的權力如此強大、集中,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我看,他們只差沒有軍隊了。如果放任目前的這個世界市場的規律繼續運轉下去,它們遲早會有軍隊的。

是誰賦予了這些超級資本可以凌駕於國家的權力?——全球市場、全球化。

經濟巨獸不需要關進籠子嗎?

最近發生的趣聞:美國有民眾舉行集會,高呼「逮捕比爾蓋茨!」聲稱「新冠疫情是一場騙局」。事因多年前比爾蓋茨曾警告:人類最大的風險可能是威脅數百萬人生命的傳染病。現在就成了製造新冠病毒以控制人類的證據。這顯然是欲加之罪,毫無邏輯。但其背後是否反映出民眾對世界首富、對微軟公司的仇恨呢?這是需要思索的。

微軟和比爾蓋茨早就飽受指責,陷入「壟斷和不正當競爭「的訴訟。美國司法部和歐盟委員會根據反托拉斯法都對微軟做出過不利裁定,最後以和解告終。這一反壟斷訴訟案名叫「美國訴微軟案」,起訴者陣營空前強大,是美國聯邦政府聯合19個州以及首都華盛頓共同起訴。微軟毫不畏懼,不過稍作讓步,達成和解。首都華盛頓和加州、康州、艾奧瓦州、佛州、堪薩斯州、明尼蘇達州、維州、麻州、猶他州對這樣的和解結果很不滿意,認為這只不過是」一個巴掌打在手腕上」,而PC行業權威人士羅伯特·X·克林格利則表示:拆分是不可能的了,「現在唯一可以讓微軟倒臺的可能只有自殺」。但微軟不僅沒倒臺,不自殺,反而日益壯大。比爾蓋茨成為全球首富,微軟公司始終據全球跨國公司榜首,與蘋果、谷歌、亞馬遜、美孚石油、通用電氣等超級資本共享繁榮。川普(特朗普)總統剛宣布停止資助世界衛生組織,比爾蓋茨不僅公開強烈反對,而且立即宣布追加捐贈1。5億美元,加上兩個多月前已經捐出的1億美元,共2.5億美元。他當然可以這樣幹,他擁有能與國家抗衡的實力。川普是美國人投票選出來的,比爾蓋茨也是選出來的,選票是錢,而且是全球投票。

20年前(1999年11月),在美國西雅圖召開的世界貿易組織第三屆部長會議期間發生的「西雅圖風暴」拉開了全球範圍內反全球化運動的序幕。由此以降,包括歷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在內的幾乎各種事關國際經濟貿易的國際會議,都發生了反全球化運動者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跨國公司的傳奇,在開頭部分都是自由而平等的競爭。可惜用不了多久,一進入高潮就是叢林中血腥的殺戮,最後的勝出者必然是達爾文主義的狂熱信徒——最聰明最奸詐最具活力最具控制能力最貪婪最缺乏道德感的那極少數。有人統計過,225個富翁擁有的個人財產超過世界上最貧窮的25億人口一年收入的總和。不僅僅是財富,他們的權力遠超國家領袖,而且是終身制甚至家族制。這個超級資本一旦出現,世界性壟斷一旦確立,自由市場、平等競爭便再無立足之地。跨國公司就像一頭有生命的巨獸,以無止境的製造、傾軋、發展、前進、創新來迎合貪慾,甚至製造貪慾,無情地吞噬資源、環境,使地球資源與環境不勝重負,使人性加速墮落,最終不成其為人。但這頭巨獸不是從叢林中忽然跑出來的,而是消費者一點點養大的,一人一票選擇出來的。國家權力也是一人一票,但與跨國公司不同,公民投出的每一票中除了個人利益,還有自由平等博愛等基本價值。投給跨國公司的那一票中,只有貪婪的物慾。

制止跨國壟斷必須修法,這是本次瘟疫給我們的具體直接的啟示。事實證明,原有的反壟斷法軟弱無力。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總裁格林斯潘早在1967年就說過:「這個國家的整套反壟斷法規,是混亂和無知的大雜燴。」微軟公司躲避了拆分,而要求拆分谷歌、臉書、亞馬遜、蘋果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是大幅度修法的時間了。既然必須把政治權力關進籠子,那麼這些微軟式的大跨國公司呢?不要忘了,正是它們,以無限增長的瘋狂正把人類引向滅亡。如果這次瘟疫之後還限制不住跨國公司,我們這種的人類就不配擁有自我毀滅之外更好的命運。

回到「五月花號」,「創建心靈深處的種植園」

本次瘟疫帶給我們的最重要的啟示是:回到傳統價值、信仰,保持精神與物質的平衡。所謂精神與物質的平衡,其最經典的象徵就是美鈔:既體現了世俗的價值——財富,也不妥協的態度宣示著世俗生活不可悖離的神聖來源。在每一張美國紙幣、硬幣上都印有經美國國會正式確認的「國家格言」:「我們信仰上帝(神)」。在一元紙幣上還印有一句「上帝賜予我們一切」(拉丁文)。很顯然,這是在強調美國立國的基督教精神來源。


(圖片來源:公用領域/維基百科/CC0)

儘管世俗化迅猛席捲全球,但美國至今還有70%的人自稱信仰基督教(2014年數字)。歷史證明,惟有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相對平衡時期,人類幸福的理想才能成為社會現實。一切關於民主、自由、憲政、人權、法制的理念全都來源於基督教。

最具代表性的文本就是美國獨立宣言,其中被稱為「世界近現代史上最有持久影響力的單一短句」——「人人被造而平等」提煉出美國立國精神之核心:信仰。獨立宣言第一自然段宣告了美國獨立的依據:「自然法則和上帝的旨意」;第二自然段宣告建立政府的依據:「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讓渡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中間建立政府……」。——開篇名義,起草者們在篇首即兩次引稱上帝,從而把整個文本穩妥地建立在神聖磐石之上。對於美國來說,回到傳統價值、信仰,保持精神與物質的平衡,就是回到「五月花號」,回到美國先民「建立一座山巔之城」、「創建心靈深處的種植園」的輝煌理想,回到獨立宣言,回到創建這個國家的偉大奠基者那裡。

只有在一個相信神的世界裡,貪慾才可能受到制約,金錢、市場、科學才不會變成偶像,過度生產、過度消費、無限增長、破壞性發展才不致把人類引向毀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