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習欲追責三峽?周濱利益輸送鏈黑幕被揭(圖)

2016-01-13 17:58 作者:苗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當今長江兩岸出現的諸多環節生態惡化問題,由江澤民強推上馬的三峽工程為禍最深。(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1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據中共官網1月12日消息,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胡保林被免職。此前習近平在重慶與11省負責人的座談會上說,今後對長江「不搞大開發」更是引起社會極大關注。輿論認為,近年長江兩岸生態環境的嚴重惡化與三峽工程有關,本次的習講話或釋放追責三峽工程的信號。

江澤民強行上馬 罪責難逃

1月5日,習近平在重慶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說,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要用改革創新的辦法抓長江生態保護。

有輿論認為,習近平強勢表態「長江不搞大開發」,實際上也間接印證當年上馬三峽工程,這個重大錯誤已經對長江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傷害。在長江開發項目中,遺禍最深的就是當年江澤民強推上馬的「三峽工程」。

三峽工程在上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專家的質疑、反對。但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一意孤行,強行上馬。此後,中國大陸自然災害不斷。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頻發。早先許多專家預言的三峽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兌現。

財經網《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文章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尤其引人關注的是,三峽工程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三峽工程耗資超過220億美元,移民人數約為130萬人。這樣大的項目中共高層沒有一個人出席完工典禮,說明沒有一個人願意對江所做的禍事負責。

最早反對三峽工程的著名水利專家金永堂稱:「現在三峽出現的問題比早前估計的問題還要嚴重。很快重慶就進不了輪船了,這是泥沙淤積的問題導致河床抬高了、水淺了,輪船進不去了。反正問題多得很……」

三峽大壩上游正面臨著山體滑坡和水污染等始料未及的問題,大面積山體落入江中。如果大壩遭到恐怖襲擊,或者因為質量問題而導致潰堤,專家認為,大壩下游數省瞬間就會被淹沒,其破壞的嚴重程度難以想像。單單對下游民眾生命和財產的威脅,就構成了一顆巨大的定時炸彈。

周永康之子插手水電年撈9億

2014年大年三十,《財新網》以《周濱的三隻「白手套」》為標題報導,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之子周濱就有三隻「白手套」:其岳父母(黃渝生、詹敏利)、「中旭系」實際控制人吳兵、米曉東以及四川匯日電力公司法人代表陳煒民。

周濱和他的「白手套」們頻頻出手,攫取了巨額的利益。文章指,大渡河水電站的開發,按照規劃應該歸五大電力公司之一的國電來做,但是,周濱白手套之一、吳兵的中旭系卻拿下了這個水電站。

這個水電站每年的發電量大概是在31億千瓦時。四川的發改委定的電價是每度電0.288元。這樣算下來的話,這個水電站每年賣電的收入是9個億。《財新網》評論說:「想一想,9個億,每天從大渡河那裡流過的水,那真的就不是水,那是錢呢。這麼令人眼紅的生意,卻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

2014年3月,三峽集團總經理、並轉任三峽辦副主任的陳飛被免職。從2003年開始,陳飛任國電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但是在其任職期間,本來屬於國電的大渡河項目卻到了周濱的手上。

周濱倒賣兩座水電站淨掙22億

《新京報》報導稱,2001年,四川商人劉漢為討有關領導歡心,劉在阿壩州投資建設兩座水電站;2005年,劉漢把經濟效益良好的天龍湖電站和金龍潭電站以5億元賣給四川匯日電力公司。2個月後,匯日電力公司將這兩座電站以27億元賣給大唐電力集團旗下桂冠電力公司,轉手淨掙22億元。

資料顯示,四川匯日電力公司由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匯日電力公司全資設立,法人代表叫陳煒民,是一名香港商人。匯日電力公司的幕後老闆就是周濱,陳煒民的作用就是替周濱把「黑錢」漂白,為其打掩護。

《新京報》援引熟悉劉漢之人的話稱:「以劉漢的精明和不會吃虧的性格,他會把營利的水電站轉手給人,背後一定有很複雜的關係,也許是為了討好某位高層,也許是洗錢,很難說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