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大學生籌款百萬救父 父親去世後餘款悉數捐出(圖)

2015-12-20 03: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5年12月20日訊】兩個月前,廣東肇慶學院大二女生瀋霞妹在微信朋友圈籌款救病父,三天籌到近百萬。12月3日凌晨3點半,瀋霞妹父親不幸去世。隨後,霞妹承諾將剩餘的48.6萬餘元善款捐出。

「我爸爸的醫療費會從這些錢中支出,生活費、學習費我會自己去掙,不會花裡面的一分錢。」12月16日下午,瀋霞妹公布善款來源及去向,並現場簽訂相關捐贈協議。

據悉,通過微信紅包、支付寳轉賬、銀行卡匯款等渠道籌到的善款共1062105.23元(含霞妹原有生活費3777.7元和稿費450元),截至12月13日,仍有人向瀋霞妹通過支付寳捐款。霞妹父親在縣城醫院和廣州中山一院的醫療費加上喪葬費共支出573545.5元,剩餘善款另加後續零碎捐款以及銀行存款利息,實為486234.77元。

扣除手續費後,善款將悉數捐出。這些捐款將分別捐給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肇慶學院教育發展基金會、揭陽市揭西縣棉湖鎮慈善機構、揭西縣兩戶因家人患尿毒症急需手術的農村貧困家庭、其母患有宮頸癌的某同校同學、茂名市30歲的白血病媽媽龐雪梅等。

瀋霞妹決定將餘款捐出的消息公布後,再次引發了社會各界的關注。


瀋霞妹於父親生病期間籌集到大量善款,父親去世後悉數捐出。(網路圖片)

當有人問她,為何會想到通過微信等網路平臺籌集病款時,瀋霞妹表示:「微信籌款,其實更多是走投無路下最後的嘗試……」瀋霞妹還稱,當初做這決定時,也考慮過個人信息會被曝光等可能出現的種種問題。但當時家人想讓父親終止治療回家,她有些不甘心,於是決定一試……

當被問及微信上充斥著虛假內容,而她為什麼覺得大家會相信她、給她捐款時,瀋霞妹表示:「一開始發求助信息僅限於自己的朋友圈,但我覺得是我的為人,讓我手機裡一百多位微信好友相信我,他們轉了我的信息。」

「後來,棉湖當地的微信公眾號對醫院進行了採訪,核實了我們家的情況。」

當提起在募款過程中曾有騙子出現的情況時,瀋霞妹表示,這在當時對她的誠信也是一種考驗。

「曾經有人註冊和我個人名字相彷的支付寳賬號,騙取捐款。發現情況後,我第一時間在朋友圈發聲明,也找了媒體進行曝光。出現問題後,我自己也很著急,對每個找到我說捐款出現問題的人我都一一回覆,向他們解釋。我當時只是覺得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我沒有做錯事,事實會慢慢被大家清楚。」

瀋霞妹當初曾承諾會把父親治病的開銷都列出來、公開善款的去向、並盡快新開一個公眾號公布父親病情的詳細開支,這些諾言她都兌現了。

「父親治病的費用已經棉湖本地媒體公開過一次,隨後我們在學校公眾號內又把明細發了一次。」

「開始募款後,我就讓我的同學把所有收入款項一一記錄,同時自己也整理了父親的治療費用明細。從一開始想做募款這件事,我就做好準備把一切都透明,不願意辜負大家的善心。」瀋霞妹真誠地表示。

事實上,錢是捐給瀋霞妹個人的,而且她自己的經濟狀況目前還是比較困難,但究竟是什麼使她選擇了把餘款捐出呢?

「在一開始募集捐款的時候,我就曾經承諾將剩餘的治療費用捐贈。現在,父親走了,我更加確信不能和自己的初衷相悖。我接受過大家的幫助,我知道更多的人和我一樣,需要這些幫助他們的錢。」

「比如我捐贈的兩家貧困家庭,其中一家是我在學校做志願者時相識的,我體會過家裡有人生病時的困難。在我困難時他們也曾幫助過我,我打算用自己一點的力量,幫助他們。」瀋霞妹的語言平實而質樸。

「我始終對自己說,這件事既然以愛心和善意開始,就不要讓它以爭議和詬病結束。讓美好的事傳遞下去,才符合它的初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