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余英時:懷念趙復三(圖)

2015-09-14 09:54 作者:余英時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5/09/13/20150913221835326.jpg
趙復三先生

【看中國2015年09月14日訊】剛剛過世不久的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物就是今年7月15日在耶魯大學附近的紐黑文逝世的趙復三先生,他是當時在共產黨政權下非常重要的一個人物。他最早是愛國基督教領袖,跟其他的佛教領袖和其他的天主教的領袖是齊名的。此外,他的英文很好,他的學問也不錯,所以他又轉入學術界,最後是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做到副院長,在這以前他也是秘書長。

我認識趙復三先生是在1979年。那一年我們知道中共第一次派社會科學院的重要的學術領袖到美國來訪問,其中有社會學家費孝通、文學批評家錢鐘書、還有歷史學家研究民國史的李欣,還有其他幾位。這是一個重要的代表團, 第一次訪問美國,在美國各大學重要的地方都停留了十天八天,引起了很大的重視,領導這個代表團的就是趙復三先生。

這個代表團是由我負責招待的,我在招待中才知道趙復三先生。我是第一次認識他,原來是黨的領導,我何以知道呢?因為在耶魯大學校長召集的一次大會上要開始致辭,這個致辭人就是共產黨的領導,可是這個時候趙復三先生說希望錢鐘書先生出來說話,錢鐘書一再謙讓,說應該是你說話不該我說。 由此可見,代表黨的領導人在這個集團中間趙復三先生在暗中是領袖。但是,他很尊重錢鐘書的學問,尤其是他的英文特別好,在這個場合之下,他就推讓給錢鐘書先生了。從這件事情和他們兩人的談話之間和後來跟他們的交往跟對話我知道他是整個代表團實際的領袖,雖然表面上他沒有什麼特別的名義,換句話說不管到什麼地方該做什麼事都是由他決定的,所以他的重要性可以不言而喻。

1989年的六四使他整個改變了,他那時候已經64歲的人了。 那時候他是代表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會議,他以中國代表團團長的身份在羅馬開會的時候當眾譴責中國政府開槍殺學生,這一舉動當時震驚了整個歐洲。當然他自己從此就不能兼容於共產黨 ,他就一個人留在歐洲到處流亡。所以他說那個事件是他重新做人的一個開端,早年我們知道他的背景其實是一個共產黨所謂受過資本主義教育,就是現代文明教育的一種知識人,而這種知識人多半是尊重一些普世價值,比如說人權、自由、平等、民主,這都是他非常尊重的東西。

共產黨領導人一度要他回中國,他堅決地拒絕。他的答覆是非常有意思的,他說‘絕不再整人,也不要別人整’ 。同時,最重要的是他要重新做人,他要真真實實地做一個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的 一種知識人。這樣的一種知識人的風格可以說是從中西文化兩個最精華的部分結合起來的。他在流亡的時候,在歐洲一兩年然後又到美國來。雖然流亡,他從來不放棄工作,所以他在流亡期間不但寫了很多的文章, 而且到處做演講,也到過臺灣也到過歐洲各地還到過加拿大,到處做演講。 演講的時候別人問他跑出來以後後悔不後悔?他說他絕不後悔,他覺得他真正地像一個人了。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話‘愛國不只是眷戀桂林的山水,或者德州的燒雞,而根本上是愛中國的廣大的人民,愛中國文化的精髓’,就是道德價值,比如仁義禮智慧信這些道德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從小就受這種教育在心裏,直到89歲過世。在這個二十多年中他受盡了一切苦難,但是他完全不在乎,完全心安理得。現在又有他的新文集在臺灣出版,很重要。大家可以從這裡面看出他的為人。我覺得像他這樣的人在中國是非常少有的, 趙復三先生是我們的一個特別的榜樣。我希望中國年青的知識人還有更多的人能夠向他學習。

(根據作者錄音整理,未經本人審校)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