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習近平會不會廢止「國保」?(圖)

2015-09-07 10:07 作者:吳祚來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15/09/06/20150906220511883.jpg
鐵西區國保大隊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演示(明慧網)

【看中國2015年09月07日訊】「國保」就是國家政治安全保衛,由於「國保」與「國寶」熊貓諧音,所以,網路上人們將「國保」警察戲稱為熊貓或大熊貓。國家政治安全保衛部門並不歸屬於國家安全部,而是公安部的一個局,但進入國家公安部官方網站查詢國家政治安全保衛局,並無此項內容,公安部職責中,也沒有保衛國家政治安全這樣條文,。大陸相關知識百科類網站,與國保相關的條目多被刪除,但網路上一些零散的史料與報導,仍然能見出國保的端倪。

很少曝光

譬如知名的左派網站「鐵血社區」上,關於公安部有多少局這樣的話題下,就有說明:公安部一局:國內政治安全保衛。而這樣的說明文字,在國家公安部網站上,卻不見一字。

關於「國保」的新聞線索,檢索大陸百度網站關鍵詞「國保」,第一頁只出現二則相關消息(2015年度),一則來自江西:

江西網路廣播電視臺8月13日靖安訊(周業義 舒勝)為進一步夯實國保基礎工作,促進國保基礎臺賬的動態管理,8月10日至11日,靖安縣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大隊按照縣局要求。

第二則也是地方「國保」消息:湖北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分局,會同「610」辦公室,成功轉化一名「全能神」教信仰者,並獲得錦旗。

第一則消息發布後,被屏蔽無法顯示,但我們從百度快照顯示出來的有限文字,仍然可以看出,「國保」作為政治保衛機構,一直設置到了縣級公安,現在正在進行動態的臺賬管理,這些海外媒體報導有相呼應的內容,即,有關部門在加強對「國保」賬務管理,因為以前他們濫用「國保」經費,僅憑白條就可以報銷,致使維穩經費巨增。

第二則消息來自中國警察網,他們對「國保」一詞的出現也沒有避諱,甚至出現了「國保」與「610」辦公室協同處理「全能神教」信仰者的新聞,這樣的新聞消息在國內網站其實是罕見的,因為「國保」不願意暴露身份,他們許多所謂政治維穩類工作,都是不公開的狀態下非法進行的。

不光彩的歷史

而關於「國保」的來源,通過網路也有史料可資查證:中共最早的政治安全保衛部門設立於1931年,是工農民主政權設立的司法機構。負責偵查、壓制和消滅政治上、經濟上一切反革命組織活動和清除盜匪。其組織機構是中央人民委員會下設國家政治保衛局;省、縣設政治保衛分局;區設特派員。實行垂直領導,地方政府無權停止和改變國家政治保衛局的命令。政治安全保衛局在行政權力上,首先擺脫了各級政府的控制,同時,擺脫了法律上的公開監督與制約。

為什麼中共政權會設立這樣一個以司法名義出現的法外機構?

1931年中共成立的(中國)工農民主政權,是蘇維埃紅色政權,是國際共運組織的一部分,準確地說,接受蘇聯蘇維埃的領導或指導,國家安全保衛局,也源自蘇聯。它在蘇聯的名字就是臭名昭著的「契卡」,它成立了於蘇聯十月革命之後(1917年12月),為了鎮壓所謂的反革命分子和間諜,甚至怠工者、投機商也是他們打擊之列,他們不經公開審判就可以逮捕甚至處決一切反革命分子。

「國保」的擴張,在周永康時代達到巔峰狀態,無論在打擊迫害民間信仰組織與信仰者,還是在打擊公民組織與公民維權,他們都採用了令人髮指的手段,不僅超越法律,甚至是滅絕人倫的方式,2011年國內曾爆發茉莉花運動,這場和平的、象徵性的公民街頭運動,不僅使「國保」、公安如臨大敵,更是挖地三尺,窮盡一切打擊手段,草木皆兵:街上為母親生日買花的女孩子被國保盤問,郊區種植茉莉花的花農不僅不允許上街賣花苗,一些苗圃也被廢棄,網路上不允許有茉莉花的歌曲出現,不允許博客或微博中出現茉莉花字眼。

為了保護所謂的國家政治安全,或者以國家政治安全的上方寶劍,「國保」可以動用一切手段與方式,窮盡一切可能,來展示他們的超越法律的權力。我本人也是直接受害者:僅僅因為在微博上發表了關於敏感詞的文字(將茉莉花諧音為抹泥花),以及思考革命與反革命罪行(茉莉花革命是一場革命,而反革命則是政治罪行,暗示,中共到底是喜歡革命,還是反革命),這樣的擦邊文字,也不允許,北京朝陽警方在國保的指使下,直接抓人,甚至抄走電腦,對家人與單位領導也進行問罪或問話。

後來看到徐友漁與華澤編著的《遭遇警察》一書,才知道,我是「國保」打擊受害群體中,受傷害最輕微的,許多人因為轉發關於茉莉花消息的文字而遭到長達半個月以上的刑拘,加之以暴力虐待與侮辱,現在流亡海外的作家與學者滕彪、余傑等,都蒙受非人的屈辱折磨。

國內外敵對勢力的概念,國家政治安全形勢危急,被「國保」一步步做大,做成黨國領導人的一塊心病,要治這塊心病,就得動用巨資,就得更多的非法授權,就得加大對不穩定因素的打擊、監控。於是,就有了坊間流傳的活埋名單,有了新五類分子,一些政治見分子被列入所謂的「活埋名單」裡,而新五類分子,則是指民運人士(包括六四受難者家屬)、公共知識份子、宗教信仰者、維權或上訪者、律師等,許多人因此被列入黑名單,被監控,敏感時間被旅遊、被喝茶,被上崗,甚至被戴黑頭套拘禁,相比茉莉花時期的不給一個說法,現在「進步」到安裝一個口袋罪名:尋釁滋事罪。著名律師浦志強因為參加一個家庭紀念六四活動,居然被裝進「尋釁滋事罪」的口袋裡,至今沒有放出來。

被國保以所謂政治安全或維穩的名義非法抓捕的人士,可以開列一個長長的名單,包括今年新近拘捕的著名維權律師周世鋒,還有積極推進社會政治改良的教育家信力建。

會撤「國保」?

和平時代,「國保」仍然像戰爭年代那樣,保留自己的陰暗身份,在幾個方面,突破底線。其一是中共體制內的行政許可權的底線:在中共體制下,一般警察要處置體制內的官員或學者教授,是要通過相關機構的協調,譬如北京一般的警察,是無權直接干預中央直屬機關人員的言行,如果涉及到相關問題,要通過「組織協調」,但秘密國家警察特權就不同了,它可以直接拘審任何人,先拘後審,不經過任何法律與行政程序,這與國家安全部的特工享有一樣的特權;

其二,在經濟上,也不需要任何手續或收據,就可以直接報銷開支,不什麼國家維穩經費會超出軍費,不僅是因為維穩人員與機構在增加,更重要的原因是「國保」類人員綁架了國家穩定,製造越來越不穩定的因素,虛擬更多的敵對勢力,以謀取部門與個人巨大的利益;

其三,在法律上底線上的突破,羅列口袋罪,任意打擊異見者、維權者,每一個政治犯良心犯後面,都有「國保」造惡的身影;其四是突破人倫底線,對自己拘審的異已者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並延伸到他們家人,像著名維權律師王宇的孩子在機場被截回,劉曉波的妻子劉霞一直被軟禁,邪惡的古代誅連方式,正被國保死灰復燃。

「國保」正在以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的名義,做大自己的權益空間,並製造人權災難,給黨國與習近平也帶來不光彩,在國際社會蒙羞,那麼,習近平會不會真的解散「國保」?

習近平當局解散國保的理由當然非常充分:

其一,從歷史看,「國保」是革命戰爭時代的產物,當時的法律不健全,其非法存在現在難以深究,但在和平之時,特別是強調依法治國的時代,卻仍然沿用臭名昭著的契卡、克格勃方式對付維權與異見人士,只會做大非法的體制內黑暗力量,最終可能會危害始作俑者或危及高層,引發社會不可測的衝突或政治危機。

第二,做大做濫「國保」,是周永康時代的非法政治遺產,這些國保力量魚蟲混雜,他們仍然信奉周永康法則,某種意義上,是周永康餵大了他們胃口,現在開始清理其財務或限制其非法權力,他們必然用自己的暗中特權,進行對抗,甚至通過加大迫害力度,來製造動亂。習近平不徹底廢棄「國保」,遺患無窮。

第三,「國保」一方面與專業的國家安全部門爭功奪利,另一方面在公安系統內,凌駕於其它警察,一般警察權力接受公開監督,受到制約,但「國保」卻可以為所欲為,他們可以借這些特權參與一些權貴利益集團打擊對手,危害正常的法治社會秩序。

國際社會正在考量習近平依法治國的政治決心、意志,「國保」的設立,本身就是對法治社會的嘲諷,它意味著中國的仍然通過一個非法的警察組織,來製造政治犯,也即反革命罪,只要「國保」一日存在,習近平當局就要一日為其埋單、揹黑鍋,他們暗自製造的政治冤獄,在國際社會與國人眼中,都會記在習近平的賬上,法西斯、克格勃、契卡的惡名,也會如影隨形,讓習近平蒙恥受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