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吳祚來:花瓶裡外的風波與風暴(圖)

2014-03-18 08:01 作者:吳祚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會開幕前,工作人員拉開一根長長的白線,規範每一個茶杯擺放的位置

【看中國2014年03月18日訊】三月人大政協兩會召開前夕,人們只聽得中南海裡不時傳出打虎的聲音,但總是見不到被打死的老虎被抬出來。

全國政協發言人呂新華在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提問周永康案時,先是說了一句官話:無論什麼人,不論其職位多高,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都要受到嚴肅追查和嚴厲懲處。接著,他又說了一句網路流行語:「你懂的」,引來哄堂大笑,也引髮網路上的語言狂歡。

暗箱政治,必生暗示性政治語言,人們只能通過消費這樣的暗示語言,獲得某種快感,或者隱約獲得相關信息。

發言人說自己也是通過網路媒體才得到一些信息,並不知內情,但人們通過其輕鬆的調侃,完全可以看到打虎案的既定結局。只是,誰也不能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

兩會政治成為政治藝術,它所傳達的一切都需要人們心領神會。政治文明需要把公權力關進籠子,現在我們看到的卻是,公權力把人民的意志關在籠子裡,政協與人大因此成為政治花瓶、成為權力的橡皮圖章。

花瓶與圖章

據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秦前紅統計,官員、黨員和企業老闆在全國人大代表中的比率佔約80%,他們大部分為權貴集團發聲,所以草根階層的確缺乏表達自己聲音的渠道。

而兩會前曝光的湖南衡陽人大代表賄購案,以及美女政協委員劉迎霞案,都只是暴露了人大政協賄選的冰山一角,由於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均由上級組織部門與統戰部門遴選內定,所以各級代表、委員名單完全是暗箱操作的結果,為公權腐敗預留了巨大的空間。

人大與政協本應該是共和國的兩大支柱,而這兩大支柱已被置換成權貴的花瓶,如此這般,共和國的大廈焉有不傾覆之理?

兩年前人大換屆之時,多地公民獨立參選人大代表,遭到嚴厲打壓,被視同顛覆國家政權行為。典型的案例是江西的劉萍,至今仍然身陷囹圄,沒有最終判決,而北外教師喬木也因為獨立參選人大代表,而成為被內控人員,許多國際性學術活動無法參加。

如果不根本性扭轉權貴把持人大政協的局面,公權腐敗就不可能得到根本性的遏制,民主共和遭遇假人大偽政協,連帝制時代都不如。

無責任的人大、政協,不僅無法制約無責任的政府,還會權貴合謀,衍生腐敗、製造冤誹、掏空國家。

花瓶成暗箱

人們都知道人大政協的本質,是作為政府合法性的一種存在,政府供養兩會,就是要通過他們的舉手錶決,使政權看起來具有合法性。但,人們仍然希望花瓶裡能起一些風暴,使表演性的兩會,能出點彩,或者使花瓶出現裂縫。

人民日報的微博「人民微評」故作天真地發表感言:「代表委員沉默,就是人民失語」。

沒想到的是,假天真遇到了真較真,原央視實話實說主持人崔永元是政協委員中的一個例外,他通過微博回應道:「說得很中聽。我們敢發言你敢發布嗎?」

崔永元的話把人民微評頂進了牆角,每年都會有敢言的委員,但,並不是委員的真話,都可以得到媒體發布,得到媒體發布的,也可能石沉大海,譬如有委員每年都提案領導人公布財產,而領導財產永遠都是國家秘密。

每年成百上千的人大議案與政協提案,都不能公布,他們如何發言,代表誰發言與提案,都無法公諸於眾。納稅人用於兩會的錢,購買的是一堆自己永遠無法知情的國家秘密。

更具反諷意味的是,政協主席俞振聲鼓勵委員們,說真話,保證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但政協主席應該想一想,這些委員們為什麼要說真話?為誰說真話?他們為誰當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是一個購買來的政治身份,還是一個上級內定的政治角色?一個身份來歷不明、代表角色不明的會議,說真話只不過是一種食品調味劑,使外界看來,這個會議裡還有人說真話,不完全是無聲的沉默。

去年不能談霧霾,今年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更早前的時間呢?三年前潘石屹在微博裡公布美國使館裡測得的污染數據,卻要被刪除、被警告。宣傳管制部門極盡掩蓋之能事,河流被污染了,不允許報導,土地被污染了,不允許公布數據,最終呢,霧霾起來了,掩蓋不住了,開始動用一切力量來改變,變成一場全民政治運動,用更大的成本來消除危害。

花瓶外的風暴

新疆民族等邊地民族問題難道不一樣嗎?

新疆的自然資源被權貴們以國家名義掠奪,新疆本地百姓無法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出現矛盾與問題時,有關當局一味用高壓政策。這樣的背景下,出現暴力恐怖事件,我們在譴責暴力恐怖的同時,最應該反思的是政府在新疆的政策失敗。

而兩會上,新疆書記張春賢卻說:「現在新疆的暴恐,90%是翻牆,根據網路上一些視頻,不斷形成暴恐」,如何反恐呢,他號召打一場全民戰爭,壓住暴力事件發生。

與此同時,首都網警也貼出李承鵬等知名大V網路發言截圖,認為他們發言過當,傷害了人民的感情。李承鵬等網路知名人士只不過在反思制度深層次原因而已。

當局並不願意直面真相與問題,而是一意高壓,對自己的控制力與打壓能力充滿自信,似乎控制住了言論,就等於沒有相關的社會問題,打壓住了對抗勢力,就證明自己的政策措施是正確的,仍然不改政制,按老套路繼承自己的統治。

新疆問題專家、中央民族大學教授伊力哈木在兩會之前就被拘捕,新疆沒有了有份量的專家學者,而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中,又有誰能為新疆或邊地民族代言,並提出有價值的提案議案?

無論是一句網路流行語「你懂的」,還是崔永元與人民日報微博較真,都是花瓶裡的風暴,而這尊花瓶由宣傳部門統一封口,它在社會上掀不起波浪,而新疆問題或更多的社會矛盾衝突,擁有三個自信的中共當政者,相信自己有實力把一切社會不穩定因素收入自己的魔瓶中,也要讓它起不了波浪。

前者是靠長期形成的體制的封閉性達到,後者呢,則完全靠維穩經費加上鐵腕手段布控與打壓,高壓統治能圓中國美夢呢,還是會產生中國噩夢?

(有刪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BBC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