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習近平時代的軟戰爭

2014-03-16 21:03 作者:吳祚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3月16日訊】中國在精神上已是一個分裂的國家,我們不僅看到邊疆分裂勢力在抬頭,更為嚴重的是,中央、權貴利益集團與公民社會也呈分裂之態,形成了精神完全不一致的三個王國:中央王國、權貴王國與公民或人民王國。中央王國不僅與邊疆分離勢力要進行日趨艱難的軟戰爭,還要與權貴王國、公民王國進行軟戰博弈。習最明智的方式是聯合公民王國,通過憲政民主,使公民王國有制約權貴王國的力量。如果四面為敵,習時代將一敗塗地。

習近平挑破「軟戰爭」窗戶紙

習近平上臺一年,以強人形象示人,在與俄總統普京交談時,他說自己與普京性格相像。與前幾任領導人韜光養晦的對外國策不同,習無論在東海、南海還是中越、中印邊界,都有所動作,儘管並沒有收歸一寸領土,但卻在軟戰爭中,讓對方感受到軍事壓力,並引發廣泛的國際關注與焦慮。

什麽是軟戰爭?它不同於冷戰,也不同於熱戰,它是一種戰爭的糾纏狀態。由於領土或利益之爭,國家間通過硬實力的軟化或軟實力的外化,向另一個國家發起挑戰,這種挑戰是對沉睡已久的國家權利的扞衛,也是對原有國際秩序的重新定位。軟戰爭以國家硬實力為後盾,通過外交或非戰爭性衝突,在有爭議區域爭奪國家權益,並以此激發民粹愛國情感,擺脫國內政治危機。這種軟戰爭某種意義上是對外製造國家間的緊張感,來消解國內的政治經濟危機與緊張感。

習現在真正面對的是國內的軟戰爭。近期昆明發生的暴力事件,完全可以視同一場軟戰爭行為,其動機看起來是殺人,但其目的卻完全是在製造恐怖,而藏族信仰者的自焚事件,自焚不是目的,宣誓精神獨立信仰自由才真。這些事件都不是習時代突然產生的,而是過去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裏中共對宗教與民族高壓政策種下的惡果。

這個國家在大陸上的領土是統一的,在精神上,已是一個分崩離析的國家。族群間的仇殺與宗教人士自焚,無疑是一種精神戰爭或軟戰爭,中共如果一意高壓強力控制,也許可以一時表面穩定,但最終的結果是更可怕的暴力事件與族群分裂。

毛澤東致力於消滅權貴王國

毛時代口頭上致力於統一祖國,而實際上卻終生致力於分裂人民。

毛將人民分成階級,人為製造了人民的分裂。我曾撰文說過,毛沒有分裂國家,他的最大罪惡是分裂了人民,讓人民內鬥,他坐觀風雲。毛分裂人民,人民為什麽還崇拜與擁護他呢?因為毛帶領人民消滅了直接寄生在人民頭上的權貴王國,給人民以平等與民主的假象。毛從井岡山開始,就鼓動人民暴民化,以消滅權貴王國為己任,通過戰爭,毀滅了地主與資產、中產階級,建立了一個號稱為人民服務的黨國。建政後從三反五反到反右、文革,毛又通過軟戰爭方式,發動人民與紅衛兵,以權貴與知識精英為鬥爭對象。某種程度上,文革之時毛廢棄了中共政體,以領袖一人之力,組建革命委員會,直接領導人民,使革命的狂歡登峰造極。人民沒有得到財富與幸福,但人民看到了比他們更不幸更苦難的權貴們,因此獲得了相對幸福感與精神上的主人身份。

毛澤東充分利用了人民王國,帶領人民王國先是推翻國民黨民國政府,後來又推翻了共和國政體,把人民共和國變成黨國。毛澤東與人民王國做了幾筆交易,一次是用地主的土地換取數千萬農民為黨國獻身,推翻了中華民國,又用虛擬的共產主義牛肉土豆,換取農民土地,顛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最後用口號:「人民萬歲!」換取紅衛兵們炮打權貴王國,毛直接成為黨的領袖與人民的領袖,權貴王國與知識精英完全被毛澤東消滅了。毛廢除大學教育,是在根本上要摧毀權貴王國的培養基地。

為什麽大量的人民仍然懷念毛澤東,因為毛澤東摧毀了權貴王國,而這個王國現在仍罩在人民的頭上。

毛澤東去世的時候,人民也同時死亡了,沒有領袖的人民,沒有了靈魂與方向,因為人民的思想與靈魂都被朦昧。領袖與人民構建了革命與暴力的共同體,摧毀社會秩序與法治,摧毀文化與道德,權貴王國是被消滅了,但正常社會也被摧毀了。

鄧小平重建權貴王國

鄧小平說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一部分人是誰?這一部分人開始是小商販萬元戶,但很快,這一部分人已轉化為利益集團權貴,有錢人只有與公權力相勾兌,才能成為可持續的富人。中共與國內外權貴聯合起來,發動經濟戰爭,剝奪百姓權益,又一個三十多年的時間,使百姓基本處於准奴隸狀態。江時代的三個代表理論,讓權貴成為人大政協的主要力量,權貴與中共成為共同體,權貴們成為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控制了中國政治經濟文化宗教命脈。

胡時代,權貴成功綁架中央,中央九總統分權,沒有形成有效的中央集權,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中央無法為國民主持正義,地方政府樓堂館所豪華蓋世,中央無法糾正,強拆與侵犯人權事件造成每年上百萬起衝突事件。

中央被權貴分權,無論是國企內企,還是地方政府、單位領導,都是集權獨權霸權,他們是政治經濟承包人,他們既非法地製造社會不穩定,又非法地幫助中央維護社會穩定。民族宗教問題根源一樣,地方權貴為了一己利益,剝奪公民信仰自由,掠奪地方自然資源,使邊地民族陷入窮困之境,政府對邊地民族與對大陸維權人士一樣,動用高壓政策,製造社會仇恨,遍種分裂與復仇的種子。當出現暴力衝突之時,政府又動用更強大的暴力機器,實施更殘酷的手法,把所有的人都置於敵對勢力範圍中。這個時候,中央與權貴利益集團,又表現出精神上的高度一致性,他們成為聯盟者,與公民王國進行持久的軟戰爭。

鄧江之後,中國成為一個分裂的國家,政治精神文化都是分裂的。

中央王國(黨國),權貴王國,公民王國。這三個王國是立體的,民國之上是權貴王國,權貴之上是中央王國。

三個王國有共同點,一是都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二是共同沒有信仰也沒有道德底線,只信仰金錢,三是都只考慮自己的利益,只追求利益而不追求價值。

鄧小平及其後的江時代與胡溫時代,都在經濟領域一路狂奔,權貴們共享經濟泡沫化的盛宴,既沒有重建社會,也沒有重建民主憲政共和政體,中央王國被權貴王國裹脅,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公民成為敏感詞,公民社會或公民王國被嚴加打壓,成為權貴魚肉掠奪的對象。

紅二代官二代們由於權力無法繼承,所以多在經濟領域裡巧取豪奪,成為權貴王國的主體力量。其它經濟新貴,多與權力部門勾兌,以獲得利益。他們在獲取經濟利益的同時,又通過賄賂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身份,躋身國家權力主流社會,以謀取更大利益,並獲得政治庇護。

權貴王國沒有國王,但卻有無數驕奢淫逸的王子。

習時代與權貴王國的軟戰爭

鄧時代中央王國與權貴王國初戀,江時代熱戀,胡時代開始離異反目,習時代已然成仇。

為什麽權貴王國與中央王國反目成仇?因為中央王國被權貴王國掏空了,權貴王國為了自己王國的利益,上綁架中央,下剝奪百姓,某種意義上,他們才是國內外敵對勢力的化身。而權貴王國完全是中央王國養大的,中央王國的領導人,就是權貴王國的衣食父母。無論是周永康之子,還是其他元老子弟後代,多富可敵國,他們左右國民經濟。

習要重樹全民領袖形象,要通過收歸中央集權,甚至重建個人極權,與權貴王國發動一次軟戰爭,以樹立中央王國的權威。

習時代,以國家復興中國夢來說服人民,以胡溫時代發明的三個自信來自我迷信。

中共沒有任何東西與人民交易了,只有一個徒有虛名的中國夢,以此喚起人民對未來的希望。但人民不僅已是亡國之民,在精神上也是無信仰無道德無政治權利的被奴役之民。肉已經被權貴吃光了,留下了骨頭,由中央王國與人民王國來啃。習的夢想,能換取人民的什麽呢?習被迫與權貴王國進行一場慘烈的戰爭,只有通過這場軟戰爭,來維護中央王國權益,並試圖取信於民。

自從共和國被毛顛覆,共產黨成為共產主義殖民者,強行用外來思想,對人民強行洗腦,任何政治異己者,都要被改造或被邊緣化、被列為打擊對象。沒有選票的人民,就是沒有公民權利的人民,也就是被征服被殖民的人民。中國人民除了改變身份,成為權貴王國居民,或中央王權黨民,不可能有任何政治權利。因為沒有公民權,所以生育權、居住權、選舉權等等,一切權利都被剝奪。殖民者是誰?某種意義上可以稱他們為「紅色人種」。資本帝國主義時代,白色人種殖民是資本主義殖民,以謀取經濟利益或市場為宗旨,紅色人種殖民,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殖民,以暴力方式謀取天下為目的。紅色殖民在全球實驗已告失敗,只有中國,因輸進了資本主義市場血液,而苟活。

鄧時代與貧困之戰,與左之戰,用的是鈔票,是改革中共,開放中國,讓中國人恢復經濟與社會生活秩序,鄧因此贏得了民心,在中國歷史上擁有一席之地,習靠一己之力還是靠人民社會之力?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習並沒有開始尊重人民的政治意志,歸還人民的政治權利。如果不聯合人民的王國,僅靠中南海反腐,靠自己信得過的人來掌控核心權力機構,最後結果必然是失敗的。

習如何成為中共惡政的終結者

習近平應該為自己與家族的榮譽而戰,這一點將完全不同於前幾任中共領導人,因為他們為自己為家族財富而戰,或為權貴利益集團服務,習有機會成為中國歷史轉折的領袖人物,把中國帶入民主憲政之國,而不是權貴之國,也不應該是一黨之國。

我們可以把許志永被拘看成是過去政法維穩思維的慣性,也可以視近期恐怖襲擊事件是過去維穩暴力方式積累的產物,甚至打擊大V與公民社會、「七不許」,都是保守力量仍然固守陣地,與公民王國為敵,但,習應該成為中共惡政的終結者,要聯合公民王國,使公民社會成為中央王國或自己的神聖同盟者。

毛澤東用非法的方式,使用了人民,愚昧了人民,用暴力或軟暴力鬥爭方式,摧毀了權貴王國或中間社會。習如果站在人民一邊,應該復活公民力量,讓公民社會與開放的媒體,來制約權貴利益集團的一步步坐大。

中央王國是一個非常弱小的王國,如果沒有強大的公民王國支持,中央王國必然會陷入周王朝模式,諸侯紛起,王室衰微,而有強大的公民社會支撐,就會形成對權貴利益集團強大的制約力量。而強大公民社會,需要政治改革,開放民間社會組織,自由結社、自由信仰、保障言論自由,特別是,讓人大與政協坐實,讓憲法賦予公民的選舉與被選舉權得到落實,司法獨立,等等。

習近平只有一手抓反腐敗,一手抓政治改革,才能應對日趨複雜的社會亂象,使國家文明進步。習李倡導國家治理的現代化,離開民主憲政、依憲治國,任何治理都會以失敗而告終。

(作者為大陸獨立學者,現旅居洛杉磯。)

来源:動向雜誌2014年3月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