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市場經緯】美國的催命符和俄羅斯的魚餌

2015-05-14 11:57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5年05月14日訊】2015年4月底,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低跌至0.08%,幾乎接近零利率,但最近幾個交易日大幅飆升,截至上週三(5月6日)漲至0.59%,5月12日,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漲6個基點至0.67%,德國國債的上行將帶動歐豬五國的國債上行,對於這些國家來說,意味著殺豬刀。

任何國家執行QE都是有極大風險的,美國QE期間,中國同時進行四萬億經濟刺激,加上中國的資本投資收益率在高位,美元流入中國,美聯儲將QE帶來的副作用(通脹)引入了中國,中國需要吹大資產價格泡沫,一唱一和,各取所需;日本自從安倍晉三上臺之後,一直在量化寬鬆,但去年的量化寬鬆正好在國際原油價格暴跌的期間,一樣抑制了通脹。歐洲QE起始,原油價格一樣處於下跌期間;但是,當美元開啟盤整之後,原油價格反彈,立即給歐洲帶來了麻煩,通脹預期開始升溫,國債價格暴跌。

國債價格暴跌,就會給歐洲弱國的國債滾動造成麻煩,很容易導致債務危機,此時,歐洲央行只能加大國債購買力度,可是這樣一來,通脹預期將繼續升溫,國債被私人和機構繼續拋售,歐洲央行就會陷入尷尬的境地。這樣下去,歐洲央行就面臨能否可以生存下去的大麻煩。

這可以說是美國人給歐洲人使臉色,既然歐洲東向,那就給你們出個難題,看歐洲如何回覆。

同樣是QE,美聯儲處理副作用的迴旋餘地比較大,當時中國和美國打的火熱,可以將通脹向外引,同時,美國、日本都是一個整體的國家,很多問題容易控制;可歐元區是十幾個國家組成,各國經濟發展水平不同,債務水平不同,QE的風險大很多,而通脹預期上升,國債收益率的上漲,就會立即讓那些弱國置於風險之下。

鸚鵡學舌,任何時期都是最差的選擇。

這邊廂,美國人試探歐洲;另一邊,俄羅斯向希臘拋出魚餌,既然一個團結的歐洲(歐盟),俄羅斯在烏克蘭事情上無可奈何,那就用魚餌勾引希臘。今天,希臘現在處於無奈的境地,債務高企,如果按IMF和歐洲央行的要求進行財政緊縮,在經濟增長不振的情況下,社會矛盾將越來越激烈,失業高企,希臘政府就會面臨燙手的山芋,這點他們很清楚,所以,一直不願意緊縮;可是,不緊縮就得不到三駕馬車的援助,債務也會很快出現危機。如果這時退出歐元區哪?在沒有外部援助的情況下,發行新貨幣,必定造成歐元擠兌,新貨幣暴跌伴隨通脹,希臘新政府只能倒臺。所以,希臘政府進退維谷。

此時,俄羅斯開始拋魚餌,告訴希臘說:我可以給你援助。潛在的意思是說,你退出歐元區發行新貨幣,我可以支持你。俄羅斯知道自己也比較困難,難以取得希臘的信任,就拿出金磚銀行來誘惑。希臘在歐洲三駕馬車面前,腰桿一下直了很多,甚至會想,實在不行,我可以自己發行新貨幣了,談判自然就可以硬氣一點。

如果希臘真的脫離了歐元區,就給那些債務高企的國家開闢了一條新路,歐元區的狀況可就慘不忍睹了。

5月13日,一則不辨真假的消息見諸與眾,「消息人士表示,財政部、央行、銀監會統一發文指出,將允許地方債納入商業銀行抵押品範圍,並可按規定在交易場所展開回購交易。上述人士表示,地方債利率低,對商業銀行、保險公司等債券市場主力吸引力不足,為鼓勵銀行買債和放貸,央行、財政部等監管層發文允許銀行以地方債抵押,則銀行直接從財政部、央行等獲得低成本資金。不過報導該消息的媒體未能聯絡到財政部、央行和銀監會對上述消息給予評論。」

這依舊屬於央行購債,商業銀行購買地方債,然後,將地方債抵押給央行取得資金,商業銀行唯一需要控制的是地方債的收益率水平和從央行獲取資金的利率水平和將地方債抵押給央行的槓桿率。無論面目怎麼變來變去,本質就是央行購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